当前位置:

第二十七章 离婚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谈静这件事情虽然没有完全办成,但她知道孙志军没别的办法,她手头的协议拿出来,婚姻关系几乎可以自然解除,孙志军对孙平的监护权,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她回到家里,舒琴已经来了,而且明显已经跟聂宇晟谈过话,两个人面色沉重地坐在客厅沙发里,连孙平也不闹腾了,乖乖坐在一边玩平板电脑。看到她进门,孙平很高兴地叫了声“妈妈”,客厅里的两个人都回头看了她一眼,舒琴站起来跟她打了个招呼,聂宇晟却坐在那里没有动。

    谈静说:“我去找过孙志军了,也打电话问过乔律师了。我可以跟孙志军离婚,当初我们签有分居协议,即使上法庭,也会判决我们离婚的。”

    舒琴这才松了口气:“好,我们用投票权否掉庆生的提案。”

    聂宇晟一直没有做声,舒琴说:“我没想到盛方庭会做得这么绝,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对东远集团有些想法,我也一直挺注意,但总觉得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收手。之前我犹豫过,但最后选择相信他不会做过分的事。他进入东远工作之后,也确实挺替你和东远考虑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反正这事算我对不起你,毕竟是我介绍盛方庭到东远工作的。”

    聂宇晟这才说:“不怪你。”

    “可我怪我自己。”舒琴说,“我先走了,你跟谈静也好好谈谈吧。之前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一下。”

    谈静不知道舒琴说过什么,但是聂宇晟并没有吭声,谈静送舒琴出门,舒琴突然转过身来,握住谈静的手,说:“等一个人一年,很容易,甚至等一个人十年,我也曾经试过。但聂宇晟跟我不一样,他一等,就是一生一世。我自问我自己做不到。谈静,你很幸运,所以请不要再辜负,有些人错过一次,就是错过一辈子,不要一错再错,更不要等没有退路的时候,才想到后悔。”

    谈静或许永远也不会忘记,舒琴说这番话时,眼中粼粼的泪光。她的手指微凉,在放开谈静的手时,谈静突然有种顿悟,她说:“你……”

    舒琴什么都没有说,她已经走下台阶,驾着她那部红色的汽车,飞快地驶离。

    谈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满天的星斗,在城市的灯光下显得黯淡而平凡,没有月亮的晚上,风里已经有了些微凉意。这十年她从天真无邪的少女,到满面沧桑,站在风中,她甚至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像是梦境中一般,门廊旁的扶郎花开了,在晚风中摇曳,她听到孩子在唤她:“妈妈,你怎么还不进来?”

    那天晚上聂宇晟仍旧什么话都没跟她说,一连几天他都异常忙碌,谈静从新闻里知道,医疗事故那件事越闹越大,卫生部甚至成立了一个小组,派下来重新进行调查。聂宇晟把所有责任都扛下来,虽然他已经辞职,但舆论对他非常不利,被煽动的网民甚至叫嚣要判他重罪,说他辞职是烟雾弹,妄想逃避惩处。公安局开始立案调查,但没有证据显示聂宇晟收受贿赂。就在这个时候,庆生集团一个医药代表突然主动承认曾经向普仁医院的心外科有关人员行贿,这下子网上更是火上浇油,网上说什么的都有,整个医院都面临了更大的压力。

    方主任摔了一次眼镜,他说:“这是诬陷!听证会是我主持的,参加会议的专家全是国内一流的心外科教授,每个人都是学术权威,我们这些人,是区区几十万可以收买的?我们这些人几乎都是科室主任,每天经手的医药费都是百万甚至千万!一个医药代表,行贿几十万,就能收买我们这些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公安局却不能不引为证据,因为那位医药代表说送的全是现金,所以没有收据,只有他自己能作为人证。

    方主任在配合公安局调查的时候,都气得笑了:“他说送我们心外科几十万,你们就相信他真送了几十万?那他要是说送我们心外科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现金呢?你们当警察的,就任他这么空口无凭,血口喷人?”

    聂宇晟的律师则更是厉害:“只有人证这不形成证据链,我的当事人非常优秀,不仅在专业领域有非常高的造诣,而且家境优越,再说听证会当天他在做手术,没有出席,你们觉得,一位上市公司的继承人,连对继承自己父亲价值百亿的公司都没太大兴趣,按照证人的供词,行贿总金额才几十万,我的当事人事后顶多能分到几万块,他会被区区几万块收买?警察同志,我倒建议你们侦察一下这位证人,看看他为什么做伪证诬陷我的当事人。对了,庆生药业虽然是东远的第二大股东,但庆生集团一直试图控股东远,而我的当事人并不愿意将东远拱手相让,他和庆生药业有利益冲突,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庆生这是栽赃!”

    但对方引导舆论的能力非常厉害,每天都在各大论坛发帖,避重就轻,煽动网民的情绪。因为看病难确实是不少人遇到过的,所以人人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论官方说什么,都被认为是推卸责任,甚至还有人往医院寄带血的针管做威胁。

    聂宇晟十分沉着,他一边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一边还抽出时间,去见了方主任。方主任那脾气自然又大骂一通网上颠倒黑白,外行乱说话。但是又无可奈何,医院尤其心外科的正常工作几乎都无法开展,许多安装心脏起搏器的病人,都拒绝手术。

    “他们这不是害病人吗?心脏起搏器是绝对安全的,是可以挽救很多病人的,现在这些人都不肯做手术了,到时候延误病情,病人死了算谁的?”

    从医院回来,聂宇晟下了一个决心,他自己上网注册,就在最大的网络论坛里,公开自己在美国心理诊所的全部病历。他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说了一句:“请国内权威的精神科专家鉴定,我是否精神状态正常,是否有资格从事临床工作。”

    方主任知道这事之后,打了个电话来大骂他:“网上那些人都是疯子,你还招惹他们干什么?”

    果然,帖子发出去不久,起初还是很正常的回复,甚至也有精神科方面的医生出来,说看病历,他只是轻微的抑郁症。但不久就被水军给彻底地刷掉,无数回复都只是漫骂,说他就是神经病,发这个病历就是想逃避刑事处罚,因为医疗事故和受贿如果被证实是真的,他就应该被判刑。

    一连数日,聂宇晟的心情都是很沉郁的,没有人相信他,哪怕他说的是实话,哪怕网上也有一部分人相信他说的是事实。但理智的声音总是少数,更多的是所谓的网络暴民,除了漫骂,除了人肉搜索,什么也不相信。

    舒琴打来电话,劝他删帖,说:“你没有任何回应,反倒好些。你有回应,这些人该更起劲了。他们都是拿钱发帖的,何必跟他们较劲?你这样公开自己的病历,除了将自己的隐私曝光,没有任何用处。”

    聂宇晟说:“我一直以为公众有基本的道德观和底线,可是这几天我很失望。”

    “网络是匿名的,人人都有潜在的暴力因子,因为在网上,每个人说话都可以不负责任。而且很多上网的人,在现实社会处于弱势,所以他们才在网上肆无忌惮地发泄,获得一种心理满足。你是富二代,又是医生,仅此两点,足够让很多人对你戴有色眼镜了。”

    “我已经不是医生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身败名裂,还有人说最好中国恢复凌迟,可怕吧,这些人自以为是道德的法官,动不动审判别人,却不肯低头稍微审视一下自己。不过这些都是网络公关公司的煽动,我相信大部分人还是善良和理智的。”

    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方主任终于忍无可忍,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记者说:“我在手术室里站了三十年,从起初的月工资十几块,到现在月工资也不过几千块。这些年救活的心脏病人,没有几千人也不止几百人,我没有拿过病人的红包,没有收过药代的钱。临了到了今天,却因为一个病人的意外死亡,对我,对整个心外科,喊打喊杀。网上那些人这么能干,让他们来救人,让他们来拿刀子给病人做手术好了。”

    结果晚上的时候,这段采访被一个网民一句话噎回去了:“我批评一台冰箱不好,难道还要我自己学会制冷?”

    很多人都在底下拍手叫好,说这个回复精彩。方主任却心灰意懒,对聂宇晟说:“我学医十几年,国家委派我到西德,当时其实有机会留在国外不回来,却觉得自己不能没有良心,所以一拿到学位立刻就回国,想着把最先进的技术带回来,治病救人。我从普通的心外科医生,一直干到今天,原来在他们眼里,几十年勤勤恳恳,只以为我是一台冰箱。冰箱有血有肉有思维吗?我是个人,人就应该有自己的尊严,不能被视作没有尊严的机械。”

    “老师……”

    “我老了。”方主任说,“原本还打算干几年再退休,现在觉得,还是早早退了吧。实在忍不住,想要做手术过过瘾,就去私立医院,给有钱人治病好了。公立医院,挣得少,加班多,出点事还成天被人威胁,算了吧。”

    “老师,当年您教过我一句话,学医十年,病人最重。”聂宇晟说,“我离开医院,是迫于压力,我喜欢在临床工作,我觉得最高兴就是抢救病人成功。老师,您教过我,抢救没有其他捷径,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您现在这样放弃,跟放弃抢救有什么区别?我不会放弃,如果有机会,我会回到临床!老师,也请您别放弃!您救活过的病人,人人都感激您,这些病人的家属,也永远感激您。您做过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请您千万别放弃!您是我的老师,我希望终有一天,可以回到医院,回到心外科,我希望终有一天,可以再替您做助手上手术台,抢救更多的病人!”

    方主任沉默片刻,终于笑了一声:“臭小子,没有看错你!老师答应你,在心外等着你,你得回来,其他的一助跟我搭档,都没你顺手。”

    聂宇晟也难得笑了笑:“别提了,当年第一次替您做三助,我把拉钩递错了,被您骂得啊,背心里全是冷汗,下了手术台好久,腿肚子还在抖。”

    方主任已经完全忘记了:“还有这回事?不可能吧,我就记得你上完第一台手术之后,我跟别人说,聂宇晟真不错,手稳,心细,真是个好苗子。对了,明天平平复诊,你千万别忘了。你带孩子来,我给孩子看,伤口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恢复得很好,每天洗完澡,我给他搽碘酒的时候都观察过,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方主任嘀咕了一句,“还有,护士长叫你请吃饭,全科室的计划生育奖金,医院真给扣了。”

    听主任说了这句话,聂宇晟终于知道,方主任的心情算是缓过来了。他跟方主任又聊了一会儿,才去看孩子。孙平已经睡着了,这几天都是他带孩子睡,谈静虽然反对过几次,怕孩子闹得他睡不着,但孩子跟他亲热得很,就要跟他睡,谈静也只好由他去了。

    第二天下午,谈静本来是要跟聂宇晟一起带孩子去复诊的,但恰巧这时候孙志军打电话来,说:“你把离婚协议拿来吧,我签了。”

    谈静没想到他突然做出决定,于是问:“那你要多少钱?”

    “见面再说。”

    谈静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又担心他反悔,于是去跟聂宇晟说自己要去跟孙志军签离婚协议,只能他一个人带孩子去复诊了。

    聂宇晟一直不跟她说话,听到她这样说,也就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哄着孩子换衣服,因为孙平一听说要去医院,就不乐意。最后聂宇晟向他千保证万保证,只是去给方爷爷看看他伤口长得好不好,绝对不打针,孙平才高高兴兴,爬上汽车的后座,坐到自己那个儿童安全坐椅里面。

    谈静想想还是带了现金和支票去见孙志军,她担心孙志军再次狮子大开口,说一个自己没法接受的数字,又担心孙志军出尔反尔。一路上都担心,等回到从前租的房子里一看,房子里竟然收拾得整整齐齐,孙志军甚至还做了三菜一汤,见她回来,还跟她打了个招呼:“坐,电饭煲坏了,我用高压锅焖的饭,结果焖夹生了,刚才又重新弄,估计再有十几分钟就好了。”

    谈静看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怀疑,说:“不用了,我吃过了。”

    “咱们的分手饭,你也不吃一点?”

    谈静想了想,到底还是坐下来,却没有拿筷子。孙志军拿起筷子尝了一下炒鸡蛋,差点就吐出来:“呸呸!真咸!几年没炒菜,连盐多盐少都不知道了。”

    谈静把筷子放下,说:“要不我重新炒一盘去。”

    “好吧,你炒吧。”

    谈静炒了盘鸡蛋出来,看厨房的地下还搁着两个土豆,于是洗洗切成丝,又炒了个酸辣土豆丝,这才一起端出来。孙志军尝了一口,说:“还是你做饭好吃。”谈静静静地等着他吃完,今天孙志军也没喝酒,盛饭的时候还问她:“你真的不吃一点儿?”

    谈静摇摇头,孙志军稀里呼噜吃完了饭,尤其谈静炒的那两个菜,吃得干干净净,连汤都倒在碗里,拌饭吃掉了。把筷子一搁,拿手擦了擦嘴上的油,对谈静说:“拿来吧,我签。”

    谈静问:“你要多少钱?”

    “不要钱。”

    孙志军很爽快地说:“当初我帮你,又不是图钱。再说了,这几年你伺候我吃,伺候我喝,还帮我还了不少债,我再问你要钱,也太不爷们了。”

    谈静愣了一下,孙志军看了看那个离婚协议,问:“有笔没有?”

    谈静掏出笔来给他,他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又说:“今天日子不错,我们去街道,把离婚证也给办了吧。”

    谈静没想到他这么爽快,于是跟着他到了民政部门,领结婚证的人很多,拿离婚证的人一个也没有。谈静没想到离婚这么容易,就是问了几个问题,双方把字一签,交手续费,就给他们一人一个离婚证。

    走出民政局,谈静还有点恍惚。大太阳底下,街上的人和车都挺多,孙志军说:“幸好你把户口给迁到本地来了,不然咱们还离不成。”

    谈静没有说话,她的户籍从大学退学之后,一直搁在学校里,是最近聂宇晟替她落户本市的,为了方便将来孩子上学。孙平做完手术之后,马上就得报名上小学了。聂宇晟在这种细节的地方,总是格外周到,怕孩子在户籍上跟着自己她觉得不乐意,于是就找人帮忙,替她办了落户。没想到今天到民政一问,如果不是本地户口,还得回原户籍所在地办理,所以孙志军有这么一说。

    谈静下决心,把包里的几万块钱掏出来了,对孙志军说:“这钱还是你拿着吧,孙大哥,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我们。还有,谢谢你给了平平一个家。”

    孙志军说:“我不要!”

    谈静硬塞到他手里,说:“当时我刚生完平平,你替孩子借了不少钱治病,我也一直没还给你,这钱你拿着吧。”她顿了顿,说,“你以后少喝点酒,总归是伤身体。还有,找份好工作,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那份叉车的工作,工资其实挺不错,又给交保险养老金,丢得太可惜了。这几年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为什么跟冯竞辉打架了,其实你挺照顾我的……”她说到这里,突然就语无伦次了,孙志军挠了挠头,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嗨,过去的事,都别提了。其实要找工作也不是找不到,你也知道我其实挺能干的。”

    谈静轻轻地点点头,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她突然鼓起勇气,踮起脚来,在孙志军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大哥,再找个好姑娘过日子吧,你是个好人。”

    孙志军被她这一下子都亲蒙了,直愣愣地看着她。谈静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转身就打算走,孙志军突然叫住她:“谈静!”

    谈静回头看他,他几步追上来,说:“你得提防那个姓盛的,他不知道在搞什么花头。是他给了我钱,让我今天跟你离婚……”他说不下去了,把手里的钱往谈静手里一塞,“其实我喜欢你,喜欢你却对你不好,我真是个浑球!你以后跟聂医生好好过,我走了!”

    没等谈静再说什么,他已经逃也似的跑掉了。谈静拿着钱直发愣,想为什么盛方庭非要让孙志军今天跟自己办离婚,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离股东大会还有两天,今天办离婚其实对盛方庭和他背后的庆生集团是没有明显好处的,那么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今天到底有什么事,盛方庭宁可收买孙志军,也得让他们离婚?

    谈静突然想起今天有什么特别——今天聂宇晟带孩子回医院做复诊去了!

    复诊必须得到医院去,因为有些大型设备只有医院才有,而且检查结果得让方主任过目。谈静拔脚就走,在街边拦了个出租车,心急火燎地告诉司机:“普仁医院!快!”

    谈静赶到普仁的时候,远远就看到外科楼下停着无数警车,蓝白色的光闪成一片,还有警察穿着防弹背心,医院大楼外都拉上了警戒线。好些人远远围观,谈静下车的时候腿都软了,出租车司机找的钱她也忘了拿,却在外科楼外头就被警察拦下来:“不能进去!”

    “里面出什么事了?我孩子在里面!”

    警察以为她是病人家属,语气柔和了不少,安慰她说:“有歹徒劫持人质,放心吧,所有病人都已经紧急疏散,不能移动的病人也都有医护人员守候,每个楼道口都有警察,不会有事的。”

    那一天对谈静而言,是最漫长的一天。谈静拼命打聂宇晟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也不知过了多久,狙击手开了数枪,现场顿时一片大乱,围观的人都不知道在说什么,谈静终于看到了孙平,他是被一个警察抱出来的。谈静一看到孩子身上的血就急了,叫着孩子的名字跌跌撞撞冲上去,孙平看到她才“哇”一声哭起来:“妈妈!妈妈!”四周的警察看她是孩子的母亲,连忙拉着他们母子:“医生在这边!快来!”

    “怎么了?哪里疼?”谈静已经快要急疯了,两三个急诊医生围上来,迅速地将孩子放在担架上,拿着酒精棉一边擦拭血迹,一边飞快地剪开孩子的衣服,仔细检查四肢和躯干,几分钟后医生松了口气:“没事,没有外伤,没有骨折。”问孙平,“头疼吗?有没有撞到头?晕不晕?想不想吐?”

    孙平明显是被吓着了,紧紧攥着谈静的衣服,医生拿小手电照了照孙平的眼睛,告诉谈静:“应该没有脑震荡,如果不放心,赶紧到门诊再做个CT。”

    谈静却着急另一件事,她问孙平:“你爸爸呢?爸爸为什么不接电话?不是他带着你来复诊,他在哪儿?”

    孙平瞪着眼睛看着她,谈静这才明白过来,她吞了口口水,哄着孩子:“乖,不怕,妈妈是问聂叔叔呢?聂叔叔怎么样了?”

    孙平“哇”一声又哭了,用手指着那幢外科楼。很多警察都正往楼内冲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事后谈静才知道,聂宇晟除了头部被砸,还被捅了十四刀,孩子身上全是他的血,在歹徒举起小推车猛砸向他的头部之后,他艰难转身用脊背对着歹徒,护着孩子,所以孙平一点也没有受伤。其中有一刀从背后穿过,一直伤到了心脏。狙击手击毙了歹徒,整个外科的精英倾巢而出,每个科室的主任几乎都来了,集中在手术室。

    护士长亲自送聂宇晟进的手术室,看着麻醉师做了全麻才离开,护士长出来之后哭着说,她看到负责做心胸的方主任拿着电刀,手都在抖,做了三十多年的手术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方主任手抖。心外科很多护士和医生都哭了,谈静这才知道最后被警方击毙的那个人,就是CM项目那个病人的哥哥。

    心外科的走廊里到处是血,警察还在勘察现场。谈静抱着孙平,被几个医生半搀半扶,进了医生值班室里。谈静整个人都已经木了,孙平也吓坏了,母子俩都像是灵魂出窍,只余了躯壳,所以旁人叫他们坐,谈静就抱着孩子坐下。有人给她茶,她就木木地接过去,放在桌子上。孙平紧紧搂着她的脖子,隔一会儿就问:“妈妈,聂叔叔呢?”

    谈静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平平乖,爸爸在做手术。”

    问了十几遍之后,孙平隔一会儿就问:“妈妈,聂爸爸呢?”

    谈静的眼泪簌簌地落在孩子的头发顶上,却说不出话来。听证会之后,医院都知道这个孩子是聂宇晟的儿子,心外科的人看着他们母子俩这情形,更觉得心酸。护士长过了一会儿,拿了瓶牛奶来:“平平乖,你中午饭都没吃,饿不饿?喝牛奶好吗?”

    孙平紧紧搂着母亲的脖子,摇头:“我不要牛奶,我要聂爸爸。”

    一句话差点又让护士长掉了眼泪,她去张罗了一套干净衣服来给孙平,因为刚刚急诊大夫急着做检查,把孙平的衣袖裤管全剪开了。谈静很安静,护士长和几个护士接过孩子,她就松手,等她们帮孩子换好了衣服,孩子重新依偎进她怀里,她就抱紧。

    手术做了七个小时,她就在值班室里坐了七个小时,警察问她话,她也很顺从地回答。跟聂宇晟是什么关系?认识歹徒吗?警察极力地安慰孙平,但孙平吓坏了,只是搂着谈静的脖子,隔一会儿就说:“我要聂爸爸。”

    方主任出来之后,看到谈静抱着孩子还坐在那里,就像一尊雕像似的。他终于心软了,走过去跟谈静说:“你别着急,手术基本上做完了,心肺伤得不严重,我做的手术,我心里有数。就是脑外伤……脑外的黎主任做的开颅……天坛的陈清明主任是黎主任的师兄,他刚刚也赶过来会诊,这已经是国内最好的脑外科权威……”方主任摘下眼镜,对谈静说,“你别哭,你也别急,医院的同事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小聂是我的学生……”

    谈静没有哭,方主任倒忍不住掉了眼泪,他跟无数病患谈过话,安慰过无数焦虑的病人,在心外科,经历过无数次抢救,见过无数生离死别,可是今天谈静没有哭,他自己倒老泪纵横了。他擦了擦眼角,伸手摸摸孙平的头发,说:“孩子,乖,天都黑了,跟爷爷去吃饭,好不好?”

    “我不去,我跟妈妈在这里等聂爸爸。”

    方主任又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身出去,没一会儿进来,拿着一块巧克力,哄着孙平:“乖,把这个吃了,等会儿饿得血压低,对身体不好。”

    孙平听话地开始剥巧克力的锡纸,方主任又叫护士去食堂给谈静买饭,说:“人是铁,饭是钢,你自己不吃饭,怎么等得到他出来?”

    谈静还是吃不下,她咽了两口白饭,就觉得饱了。时间过得太慢了,值班室里的钟似乎一动也不动,谈静都怀疑它是不是坏掉了。可是医护人员交接班,一遍遍地查房。疏散后的病人又重新回到病房,所有的工作又渐渐恢复正常,时间像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飞快地逝去,可是她能看见的地方,却似乎永远就此凝固。

    方主任没有走,他一直等到聂宇晟手术结束,被送进ICU。谈静终于不再木讷,抱着孩子央求着他也要进ICU,ICU的主任为难地看着方主任,方主任叹了口气,让谈静去消毒换衣服,跟着自己进去。

    才短短大半天工夫,聂宇晟已经成了躺在病床上,毫无知觉的病人。开颅手术剃光了他的头发,他全身都插着各种管子和仪器,伤得太重,黎主任私下告诉方主任:“不太乐观。”

    方主任知道,他说不太乐观,就是指聂宇晟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他背着谈静又掉了一次眼泪,这次他擦完眼泪,告诉了谈静实情:“脑外的主任说,聂宇晟不太乐观,也就是说,颅脑创伤太严重,其他外伤都是次要,如果颅脑重伤,他也许就醒不过来了。也许醒过来,智力也会受影响。”

    谈静的反应很让方主任意外,她甚至很平静,只是“哦”了一声。方主任知道病人家属这种反应才是最可怕的,如果痛哭或者其他什么激烈反应,倒还能把情绪发泄出来。他起初对谈静印象并不好,但这个时候倒觉得谈静是真的对聂宇晟有感情,因为她整个眼神都空掉了,她甚至没有掉一滴眼泪,就说了三个字:“那我等。”

    方主任觉得这姑娘也挺傻的,他说:“谈静,你哭一哭吧,憋在心里要憋出毛病的,姑娘……你不哭……身体和精神都会承受不住的……聂宇晟还年轻,也许他会恢复过来,也许他明天就能醒……”

    谈静仍旧没有掉一滴眼泪,她重复了一遍那三个字:“我会等。”她慢慢地,一字一句地,似乎是毫不在乎地,说,“他一辈子不醒,我等一辈子。这辈子等不到,我就连下辈子也等他。他等了我这么多年,我就等他一辈子。”

    谈静其实非常非常难过,在此之前,她竟然还在跟聂宇晟闹别扭,他们甚至好长时间都没有再说过话,聂宇晟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谈静,我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所有来爱你,如果你不要,那就算了吧。”

    谈静或许终其一生也不会忘记,他说这句话时,那种平淡到近乎绝望的语气。

    她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她也是用尽了自己的所有来爱他,她不是不要他的爱,只是她觉得自己背负着母亲的死亡,太沉重,重得她被迫放弃,自己的感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