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聂宇晟完蛋了!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谈静接到王雨玲的电话,说孙志军找到她了,问谈静的手机号码。原来孙志军到医院看孙平,结果扑了个空,护士告诉他孙平已经出院了,他回家去也没见着孙平母子,最后还是找到王雨玲和谈静从前工作过的蛋糕店,才问到王雨玲新店的地址。

    王雨玲不给他谈静的电话,还特意打电话来问谈静,谈静心想自己也不应该避着孙志军,于是说:“没事,把我电话号码给他吧。”

    孙志军打电话给谈静,倒也没说别的,也没问她和孙平现在到底在哪儿,就说有事,让谈静回家一趟。

    谈静还以为他是要钱,但她手头也没钱,虽然那天签署补偿协议的时候,按盛方庭替她开出的条件,聂东远除了赠与孙平股权,还另外补偿了一大笔现金给她。虽然用她的名字存在银行里,但她觉得那不是她的钱,那是平平将来的生活费和学费。

    她辞职之后一直在医院陪护孙平,虽然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但是她本来就没什么积蓄。这次孙志军找她,她咬咬牙,跑到银行去,把以前攒的所有钱都取出来了,又回家拿一个大纸袋装起来,这才出门去见孙志军。

    李阿姨看她要出门,连忙问:“要不要让司机送一下?”

    “不用,我去替平平买点东西。搭地铁挺快的。”

    李阿姨听她这样说,又追出来给她一个信封:“小晟交代过的,说给平平买东西的时候不要省着,用他的卡。”

    那天出院后,聂宇晟心细,想着虽然母子俩都住在了家里,但谈静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她很多个人用品都没有,于是想给谈静一张附卡,又怕她不要,所以就交给李阿姨了,让她看机会给谈静。李阿姨是个机灵人,怕谈静真的不要,于是追出来把信封塞在她手里,又强调一句:“一分钱一分货,给孩子买东西,价钱贵的总是质量好些。”

    谈静知道这是聂宇晟的意思,但她当着李阿姨,也不好说什么,接过卡就装在包里,反正也不打算用。她跟李阿姨说:“要是平平醒了问我,就说我上街去给他买衣服了,一会儿就回来。”

    “唉,好。”

    谈静带着几万块钱,倒怕挤地铁给挤丢了,上次她在公交车上被偷过一次,实在是心有余悸,所以拦了个出租车。孙志军倒没在家,而是在小区门外那条窄街上的小馆子里吃饭。这条窄街两边的小馆子,门脸都不大,从落地玻璃窗子里,就可以看到外头的情形。窄街两边又临时摆了些小摊在卖杂货,出租车开不进去。谈静就在街头下了车,孙志军一抬头就看见她从出租车上下来,于是把筷子一搁,就从馆子里走出来,说:“哟,改打车了,真是阔了啊!”

    谈静没理会他,见他满面通红,知道他又喝酒了,于是说:“你不是说找我有要紧事?到底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

    孙志军站在小馆子门口,里面的老板早就追出来了,一看到谈静,忙不迭说:“平平妈回来了?平平妈回来就好,志军这几天都在我们这儿吃,一共记账是三百六十七块……”

    谈静忍住一口气,把钱给了老板,老板连声道谢,说:“平平呢?这两天怎么没看见他?”

    谈静还没说话,孙志军倒说:“送人了!”

    老板一脸错愕,孙志军倒满不在乎:“我的儿子,我想送人就送人!”

    谈静见他说的不是什么好话,连忙对那老板说:“他喝醉了,您别理他。平平刚做完手术,这两天在亲戚家里。谢谢您,孩子恢复得不错,挺好的。”

    “噢,做手术了啊?这下子可好了!”老板衷心地说,“可好了。”

    “是啊,谢谢您。”谈静笑了笑,又对孙志军说,“走吧,有事回家说。”

    孙志军一声不吭,跟着她走回家。谈静好多天没有回来,见家里乱糟糟的,脏衣服臭袜子扔得到处都是,桌上还放着一堆用脏的锅碗,瞧这情形,孙志军是回家住了好几天了,不然也不能乱成这样。她也顾不上收拾了,先把钱拿出来,给孙志军:“我只有这么多了……”

    孙志军看她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倒愣了一下,旋即冷笑:“这么点钱就想打发我?”

    谈静不愿意再跟他吵架,于是心平气和地说:“我只有这么多。你也知道这几年我工资才多少,平平平常要花多少钱,还要替你还赌债,这些钱全是这几年我从牙缝里攒下来的,你要嫌少,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孙志军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沙发上全堆着他换下的脏衣服袜子,他也不在乎,把那些衣服往旁边一推,腾出点地方来,破旧的沙发“咯吱”一声,谈静真怕沙发就这样塌了。孙志军倒显得挺惬意,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皱皱巴巴的香烟,拿出一支来捋捋,又找到打火机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对谈静说:“你自己不愿意发财,可不要拦着我发财。”

    谈静见他这种做派,早就抱着几分警惕,只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从前那个经理,就是那个姓盛的,昨天找过我了,说愿意买咱们手里的股权。”

    “什么股权?”

    “别装傻了,我都知道了,原来聂家老头子给了平平一大笔股权,据说值好多钱!”

    谈静又惊又怒,她惊的是盛方庭怎么会跟孙志军打交道?怒的是孙志军这种讹诈的口气。她说:“那是平平的,不是我的,更不是你的,你别想打主意。”

    孙志军叼着烟,瞥了她一眼:“姓盛的告诉我了,现在我和你都是孙平的监护人,只要我们俩愿意,他可以出高价买。现在东远的股票跌得一文钱不值,市面上只有他会开那个价,要是我们不卖,拿在手里迟早是一张废纸。而且姓聂的翻不了身了,聂东远快死了,聂宇晟也要完蛋了。”

    谈静说:“盛经理不会这样说的,少在这里骗人了。”

    孙志军轻蔑地瞥了她一眼:“不信你去问那个姓盛的,你才是天字第一号傻瓜,你知道姓盛的是什么来头?他开出来的价码,吓死你!”

    谈静半信半疑,但她还是相信盛方庭,而不愿意相信孙志军。她说:“我是绝不会卖掉这个股票的,你死心吧!”

    孙志军一听她这种口气就火了,“腾”地站起来,大声说:“你他妈的能不能死心?聂宇晟完蛋了!姓盛的告诉我,他的法子一万个顶用,他有本事让聂宇晟连医生都干不了了!聂宇晟,聂宇晟!你以为他能有多厉害,多有本事?他就是个仗势欺人的公子哥,没了他老子,没了钱,他什么也不是!你还是听我的,卖了股权,拿了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别掺和聂家的那些破事了!你以为聂家还能跟从前一样风光?你忙不迭带着孩子住到聂家去,难道还想着跟姓聂的那小白脸破镜重圆?谈静,我告诉你,你别在这里做他娘的春梦了!”

    “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谈静气得浑身发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看着自己的手,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出手打孙志军一耳光。孙志军也没想到,他只是咧了咧嘴,反倒笑了笑:“行啊,谈静!你倒是跟姓聂的一样,学会出手打人了!”

    谈静定了定神,说:“我不想再跟你谈这件事了,股权是平平的,他长大了由他做主,卖不卖,都是平平自己的事。聂家的事我不会去掺和,但你也别想卖掉平平的股权。我不会把这股票卖给任何人,你也别妄想把这股票卖给谁!哪怕是一张废纸,那也是平平的废纸,不是我的,更不是你的。”

    孙志军只是扔掉了手中的烟头,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说:“傻!”

    谈静也知道自己有些傻,但她从家里出来,首先打了个电话给聂宇晟,他的手机关机,谈静想起来今天他是有什么听证会,于是马上又打电话给盛方庭。盛方庭倒是非常痛快地答应见面,而且就在东远公司他的办公室。

    谈静听他这样说,心里稍微觉得平静了些。既然盛方庭答应见面,而且就约在东远,那么孙志军说的话,或许全是谎言。如果盛方庭真想对聂宇晟不利,行事肯定会有所隐瞒,起码不会约她在东远公司见面。

    她没料到另一个可能,那就是盛方庭已经掌控全局,所以肆无忌惮。

    谈静到东远盛方庭的办公室外,正好遇见舒琴,她气冲冲从盛方庭的办公室走出来,谈静跟她打招呼,她都没有听见似的。谈静满腹疑惑,但舒琴已经像一阵旋风似的,进了电梯。

    在盛方庭的办公室,面对谈静的一堆疑问,盛方庭只是笑了笑,说:“是的,我跟孙志军谈过,也建议他和你沟通一下,不过看起来他和你沟通的效果并不好。”

    谈静错愕:“盛经理……”

    “坦白来讲,你一定很困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是想取得东远的控制权。我其实是东远另一大股东庆生集团的代理人,管理层的大部分人都支持我,而且我还是新增选的董事。所以现在我希望拿到孙平名下的那5%的股权,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卖,对我或庆生集团而言,也只是更费周折一些。我们可以在特别股东大会上提议增发,稀释聂东远名下也就是聂宇晟可以掌控的持股,到时候你不论是什么态度,对我们而言,都不重要。”

    谈静完全愣住了,她做梦也没想过盛方庭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盛方庭说:“你曾经讲过很多年前的一个故事给我听,那么今天我也讲述一个很多年前的故事给你听吧。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比你母亲的故事要早很多。”他的声音平静无波,“你也知道,饮料三厂的前身,是华侨创办的‘乐生记’康乐汽水公司,当年‘乐生记’的康乐汽水行销东南亚,是鼎鼎大名的百年名牌。当初聂东远白手起家,也是靠生产这款保健饮料,而且还为了‘乐生记’这个注册商标,跟一家港商打过好几场官司。最后在政府的偏颇下,法庭将这个商标判给了聂东远的饮料厂。

    “‘乐生记’当初之所以以这三个字为商标,实质是因为那个创建汽水厂的老华侨,名字里有个‘生’字,所以给饮料取名为‘乐生记’。虽然到今天为止,东远集团仍旧是全球‘乐生记’商标的持有人,但这个商标在数十年前,事实上却是属于那个创立‘乐生记’的华侨家族。公私合营之后不久,这个华侨家族选择退股,并且举族搬迁去了香港,而后大部分家族成员,都辗转到了美国。家族第二代就在美国落地生根,重新创业。这次他们仍旧选择了父辈名字中的那个‘生’字,用作自己公司的名称,华侨家族第二代创立的是医药公司,经过数十年的努力,规模逐渐扩张,第二代的家族领袖非常有远见,早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回国投资,成立中外合资的医药公司,这家医药公司,名称里也有个‘生’字,就是今天著名的上市公司庆生集团。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吗?为什么庆生集团是东远的第二大股东,为什么庆生集团想要谋求东远的控股权。‘乐生记’本来就是属于他们的,他们只是想要来讨回,几十年前被迫放弃的东西。”他最后笑了笑,“谈静,其实你和聂东远之间,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你忘记你母亲的死了吗?你父亲的死,说不定聂东远也是幕后主谋。你难道这么轻易就原谅杀死自己父母的真凶?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肯和庆生集团合作,我们给出的价格,绝对合理。东远的资金链已经紧绷到了极点,他们没有实力来打这一场反击战。聂宇晟也没有那个本事,他是个外行。”

    谈静思索了片刻,才说:“盛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虽然你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我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的逻辑。没错,聂东远跟我之间,是有着不可逾越的恩怨,这也是当年我为什么离开聂宇晟的原因。但如果没有聂东远,饮料厂被港商收购,或许‘乐生记’会比今天还要红火,但也或许厂子早在好多年前就倒闭了。我记得妈妈说过,当初港商的那个饮料厂,竞争不过聂东远,后来就倒闭了。东远虽然是靠生产这款保健饮料起家,但后来它真正出名,是因为矿泉水和奶茶。我虽然是个外行,但也知道一点儿。如果东远的饮料不是卖得这么好,庆生集团会起心想要收购东远吗?你的话虽然听上去很打动人心,但是盛先生,我是不会选择跟你合作的。”

    “我早就猜到你会拒绝跟我们合作,但这不影响大局。人生就像是一盘棋,所有的伏笔都已经埋好,你这颗棋子并不能起到什么关键作用,我劝你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东远这么乱,股价一跌再跌,你拿着股权,也没有多少益处。不如顺水推舟,你即时套现走人,带着孩子拿着现金安稳度日。”

    谈静定定地看了盛方庭一眼,才慢慢地说:“盛经理,我很感谢你从前帮助过我。”

    盛方庭非常坦率:“不用谢,那时候我也不见得安什么好心。不过不论你说什么,我或庆生集团都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盛经理,我不是想要你改变主意,而是让你知道,我也是不会改变主意的。”谈静深深吸了一口气,“聂宇晟做任何决定,我都会支持他,因为做生意的事情,我不懂,但股权是孩子爷爷留给孩子的,我不会卖。虽然这股权是你替我争取得来,但是我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你或者庆生集团进行所谓的合作。”

    盛方庭点点头,说:“真可惜,我真不愿意做你的敌人。”

    谈静困惑地看着他,他说:“有一种女人看上去孱弱,但在两种情况下她会变得格外坚强。一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二是为了保护自己爱着的人。很不幸,你正好是这种女人,我真心不愿意与你为敌,亦是因为此。”

    谈静说:“您太抬举我了。您也知道,我其实一无所知,也没什么本事。”

    盛方庭只是笑笑,他说:“话不投机半句多,谈女士,作为孙平的监护人,东远的大股东,我正式地通知您,由第二大股东庆生集团提议的特别股东大会,将在下周召开,我们的主要提案是增发,以便有效解决东远的资金缺口。预计增发是两千万股,按照公司章程,股东都有优先配股权,您或是聂宇晟先生,同样也享有优先配股权,只是预计调动的金额会超过数亿,庆生对此,志在必得。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可以联络董事会的董事秘书,他会详细向您解释。”

    谈静此时倒镇定下来,问:“我也可以代表孙平,否决这个提案?”

    “当然。您有投票权,不过以目前的力量对比来看,你和聂宇晟加起来,也否决不了这个提案。所有的股东基本上都同意增发,因为这是对公司有好处的。现金流缺口这么大,聂宇晟拆了东墙补西墙,也只是权益之计,而且分销商已经超级不满他的做法,大家都不介意,换个人当代理董事长。”他放重了语气,甚至还笑了一笑,“最重要的是,孙平的另一个监护人,是孙志军。他收了我的钱,已经答应在投票的时候,不同意你的意见。孙平的监护人,可不是你一个人。如果两个监护人意见不同,你们的投票,基本上在股东大会上就是废票。”

    谈静又定定地看了盛方庭片刻,她问:“当初你坚持要我向聂东远提出股权赠与,是不是早就算到了今天?”

    盛方庭语气平淡:“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早就应该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帮你,自有我的目的。”

    谈静点点头,说:“职场之中,您教给我的东西最多,今天我又学了一招,谢谢您。”

    盛方庭很客气地问:“需要让司机送你吗?”

    “不用,谢谢。”

    谈静站在电梯里的时候还很镇定,她迅速地思考了一遍对策,从前的律师是盛方庭介绍给她的,她也不敢咨询,左思右想,竟然想到了刚才怒气冲冲的舒琴。她从前上班的时候,公司通讯录里有舒琴的手机号码。试着一拨过去,没想到舒琴正在着急,一接电话听出是她的声音,就问她:“谈小姐,有没有见到聂宇晟?”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聂宇晟就再也没有跟谈静说过话,谈静听到有关他的事,都是李阿姨提到一句半句,只知道今天他有个听证会,却不知道这个听证会的具体内容和重要程度,因为聂宇晟很少跟家里人提起工作的事,李阿姨都是旁敲侧击,才知道一星半点儿。舒琴见她还蒙在鼓里,哪里还忍得住,于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给她听,当然还忍不住再添上两句:“谈静,事情都到这分上了,我不管你跟聂宇晟是什么关系,在闹什么别扭,刚才我打他的电话一直关机,他的主任从手术室出来,也找不到他,急得血压都高了,医院把电话都打到我这儿来了。聂宇晟是个死心眼儿,不让他当医生,比杀了他还难过。当初为了学临床,他跟他爸爸怄了多少气。谈静,你知道他为什么学临床吗?你知道他为什么学心外科吗?”

    谈静沉默了片刻,说:“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就好!那算我求你了行不行,公司这边也一摊事,秘书也找不着他的人,马上庆生集团要开特别股东大会,讨论增发的事,这件事非同小可,关系到东远的控股权。盛方庭是我介绍到东远去工作的,我当初……我没想到他会下这样的狠手……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谈静,你好好想想,聂宇晟到哪儿去了?”

    谈静犹豫了一下,说:“我不知道……”

    舒琴说:“算了,我自己去找!”“啪”一声就将电话挂了。

    谈静愣了两秒钟,拔腿就往外走,找到聂东远的司机。聂东远的司机也在四处打电话,一看见她,跟见着救星似的,问她:“您今天见过小聂先生没有?早上我说开车送他,他不让,非得自己开车去医院。现在他手机关了,公司的秘书都在找他。”

    谈静问:“听说聂太太的墓地后来挪过了,你知道地方吗?”

    司机愣了一下,说:“知道。”

    “开车送我去,快!”

    黄昏时分的墓园,太阳下山,满山的松柏郁郁沉沉,看着挺瘆人的,司机挺担心地要陪着谈静,却被她坚决拒绝了。她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墓园里,努力分辨着方位,最后终于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一直爬到山上去,等终于看到司机说的编号和墓碑之后,她已经是一身的汗。

    聂宇晟果然在这里,他沉默地坐在墓碑旁,像是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了。谈静很小心地走过去,蹲在他面前,问:“你怎么在这儿?”

    聂宇晟茫然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不认得她似的。谈静说:“家里人都担心坏了,公司的人也有事找你,说你手机没有开。”

    他的神色非常疲惫,将额头抵在墓碑的边缘,并不理睬她。谈静说:“盛方庭说,庆生集团要求增发,舒琴说这个事很紧急,你把手机打开吧,好多人都急坏了,你们医院也在找你。”

    聂宇晟仍旧没有理睬她,谈静看他外套就搁在旁边的草地上,于是大着胆子拿起来,果然在外套口袋里找到了电话,打开一看,原来没电了。

    “走吧,司机在底下等。回家吃晚饭好不好?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出来的时候平平在睡午觉,现在他该醒了,再不回去,他该闹着找我了。”

    提到孩子,聂宇晟这才站起来,很顺从地跟着她下山。谈静却非常担忧,她觉得聂宇晟的这种状况不太对,简直像梦游似的。她让他上车他就上车,她让他穿外套他就穿外套。谈静在车上给舒琴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聂宇晟了,问她要不要过来跟聂宇晟谈一下。舒琴迟疑了片刻,说:“你们现在在哪儿?”

    “回聂家大宅那边去。”

    “我过会儿过去。”

    回到家里,孙平果然早就醒了,一见聂宇晟跟谈静一块儿回来了,说不出的高兴,立刻就奔到玄关处,说:“聂叔叔抱!”聂宇晟把他抱起来,李阿姨说:“刚刚在花园里玩,看这一身沙子。”

    孙平却急着告诉聂宇晟:“花园里有蝴蝶,还有螳螂!”

    “你认得螳螂?”

    “当然认识,它是绿色的,还有两只长着锯齿的爪子!”

    “跟叔叔洗澡去好不好?”

    “好。”

    谈静看到聂宇晟开口跟孩子说话,这才觉得稍微放心了些,她问:“能洗澡吗?”出院之后怕伤口感染,都是拿热毛巾给孙平擦一擦,但聂宇晟没回答她,抱着孙平上楼去了。李阿姨忙着去找浴巾,谈静拿了孙平的衣服,搁在浴室外头,隔着门听见水声哗哗,聂宇晟跟孩子一句句在说话。说的都是些没要紧的事,孩子絮絮地告诉他,花园里有多少种昆虫,都有些什么花,哪朵花是早上开,哪朵花只有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开……聂宇晟对孩子总是挺耐心,不论孩子问什么,他都肯答。

    谈静在外边听了一会儿,蹑手蹑脚走出来,打了个电话咨询了一下乔律师,然后告诉李阿姨自己要出去一趟,待会儿舒琴会来,多做几个菜,留舒小姐吃晚饭。

    李阿姨都被闹糊涂了,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谈静却已经急着出门去了。

    她着急的是找孙志军,回家却发现屋子里空荡荡的,虽然还是一样的乱,但孙志军不在家。她又找到小馆子里去,老板说今天孙志军没有来。谈静急了一身汗,就想不出来上哪儿去找孙志军,最后还是小馆子的老板告诉她,街后的一条巷子里有个棋牌室,孙志军经常在那儿打扑克,让她去那里看一看。

    谈静找到棋牌室去,没见到孙志军,却见到了上次被孙志军打断鼻梁的那个冯竞辉。一见了是她,棋牌室里几个打牌的人似乎个个都认识,就有人起哄:“冯竞辉,快看!那不是孙志军的老婆!”

    “果然漂亮啊!”

    “嘿!你小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初竟然五千块钱就想睡别人老婆!怪不得孙志军把你鼻子都打歪了……”

    “你们胡说什么!”冯竞辉恼羞成怒,“别胡说!”一边说一边就往外走,但棋牌室只有一个门,他侧着身子从谈静旁边溜走了,似乎唯恐她叫住自己盘问。

    谈静没有理会他,只是问那些人:“孙志军在吗?”

    那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有个人告诉她:“孙志军早就不在这儿玩了,他天天在蓝梦网吧里玩游戏!”

    “谢谢!”

    谈静从乌烟瘴气的棋牌室出来,又在路边问人,才找到蓝梦网吧。网吧里同样乌烟瘴气,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抽烟,那气味也挺难闻的,谈静找了一遍,终于在角落里看到孙志军,他正在玩游戏,骂骂咧咧,桌子上还放着一盒吃了一半的盒饭。谈静在他旁边站了好一会儿,他才一回头看到她。

    孙志军大约很吃惊她会找到这里来,但他也没太在意,拿着盒饭就站起来:“老板,我老婆来了,让她给钱。”

    谈静不欲多事,掏出钱来算了上网的钱。孙志军一边走一边拨拉着吃盒饭,走出网吧把空饭盒往垃圾桶里一扔,才问:“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找我?”

    “你答应盛方庭什么了?”

    “哟,来兴师问罪啊!我答应他什么,关你屁事。”

    “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我就喜欢看着姓聂的倒霉!”

    谈静没有办法,从包里拿出一张纸:“你把这个签了,我给你十万。”

    孙志军接过去一看,是离婚协议,他阴沉沉地笑了一声,说:“谈静,十万块钱你就想打发我?”

    “那你要多少?”

    “五百万,少一分钱都不行。”

    谈静连眉毛都没动,很干脆地答应了:“行。支票我带来了,马上开给你,你把这签了。”

    孙志军愣了一下,谈静已经取出支票和私章,说:“钱存在银行里,你自己去取。现金支票,即付即兑。这是平平的钱,我原本是不愿意动的,但现在不动不行了。”她找到路灯下更亮一些的地方,认真地把包包垫在膝盖上,一笔一画把支票填好,然后站起来,伸手递给孙志军,“一手交钱,一手签协议。你说过的话,总会算数吧?”

    孙志军被她这么一挤对,愣了半天才说:“我不离婚。”

    “你不愿意签?行,我找律师来,你现在不愿意签字离婚也可以,我还是给你五百万,你放弃对平平的监护权。”

    孙志军这才明白她真正的目的,他冷笑一声:“谈静,你就这么想帮姓聂的?”

    谈静没有吭声,孙志军知道她的脾气,又挖苦了一句:“行啊,过河就拆桥,现在阔了,拿钱打发我!学得跟姓聂的一样了,你们除了有几个臭钱还有什么?你想一脚蹬开我,没那么容易!”

    谈静却丝毫没有被激怒,她说:“孙志军,我们当初是有过协议的,我不愿意把协议拿出来,就是觉得你帮过我的大忙。在协议里,我们约定从结婚即日就分居,今天我问过律师了,分居满三年就可以离婚,这是婚姻法有规定的。只要上了法庭,我把那份协议拿出来,自然会判我们离婚。正因为当初你帮过我,帮过平平,所以后来我一直替你还赌债,现在你要这么多钱,我也愿意给你。你为什么非要逼着我去找律师,把事情闹到法庭上去?”

    孙志军狠狠一脚踢在垃圾箱上,说:“臭娘们儿!你想就这样甩了老子,老子跟你没完!”

    听到他骂人,谈静反倒笑了笑,她说:“孙大哥,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并不是这个样子。从前你通情达理,又古道热肠,遇上谁有事,你都愿意帮一把。那天晚上我晕在街边上,也是你送我进的医院,帮我垫的医药费,还买了糖水煮鸡蛋给我吃。从前老乡们都说你是个好人,谁有事都愿意找你,因为你肯帮忙,你连上街买菜,都会替隔壁腿脚不便的大娘带一把葱回来……为什么你这几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为什么你非要把当初给我的那种印象,全都破坏掉?”

    孙志军愣了一下,谈静说:“你考虑一下吧,东远马上就要开股东大会,我希望在此之前解决问题,不要再找律师跟你打官司离婚。”

    她转身就走,走了很远忍不住回头一看,孙志军还站在路灯下,望着那个垃圾箱发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