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们分手吧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在讲述完母亲的死亡之后,谈静有长久的沉默。过了很久之后,她才说:“如果早一点知道这些事情,我希望自己从来都不认识聂宇晟。”

    盛方庭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劝慰她,他只是说:“因为这些事,离开聂宇晟,其实对他并不公平。”

    “我那个时候很年轻,才二十岁,遇上这种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聂东远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要求我离开聂宇晟。我想,我也不愿意跟聂宇晟再在一起,不然的话,我妈妈的亡灵在地下也不会安宁的。”

    谈静眼神凄苦:“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我已经到了医院,打算不要那个孩子,可是躺到手术台上,我又逃跑了。聂宇晟什么都不知道,我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他身上,多么不公平。可是父母双亲的死,都跟聂东远脱离不了关系,若不是他,我妈妈不会死的。”

    盛方庭沉默良久,才问:“那么现在呢?现在你真的打算,跟聂家争监护权吗?”

    “我一定要争,我不能失去平平。孩子是我的命,在最开始的时候,在最难的那几年,我常常都想一死了之。死了就不用受这么多的苦了。可是我舍不得平平,我死了,世上再没有人像我一样疼他,他还有病,我要给他治病,让他好好活着,他还小……”

    “你能面对聂宇晟吗?”盛方庭问,“或许他会希望庭外和解,也可能他会撇开律师,跟你私下交涉。”

    “我不会再见他。”谈静很快说,“如果你能帮我请律师,一切都交给律师去谈。”

    “OK。”盛方庭说,“那么我介绍律师给你,只要你态度坚决,这场官司,有得打。”

    东远集团的法律顾问,办事情当然特别的干净利落,没费什么周折,只交了一笔治安罚款,就很快把孙志军从派出所里保出来了。依着聂东远的意思,谈静开的条件他们已经办到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律师去办,但聂宇晟坚持要见一见孙志军。在聂东远眼里,这当然是多此一举。但他向来拗不过儿子的意思,况且现在聂宇晟心神大乱,身心交瘁,他也不忍心再给儿子施加压力了。他只是坚持在见面的时候,要让律师同时在场。

    “你心肠软,人家要是漫天要价,没准你心一软就答应了。律师跟着你,省得我不放心。”

    聂宇晟也没心思计较这些,事情发生之后,他的心里一直空落落的,就像是在梦游一样。谈静跟他说了些什么,他几乎都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当时非常伤心,也非常绝望。事隔多年,她仍旧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已经可以粉碎他的一颗心。聂宇晟压根就不愿意去回想,现在父亲坚持,那么就让律师陪着吧。

    那天在医院走廊里,聂宇晟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孙志军,今天见到孙志军,他不由得很认真地注视着他。大约刚从派出所里放出来,孙志军身上的衣服不怎么洁净,好几天没刮胡子,显得蓬头垢面的,乍一看,跟街头的流浪汉差不多。

    见到聂宇晟,孙志军也没什么意外似的,就问:“有烟么?”

    聂宇晟摸了摸口袋,他虽然偶尔会躲起来抽两支,但是身上从来不带烟。还是律师递了盒烟给他,他给孙志军,孙志军老实不客气,拿了支出来,又问:“有打火机么?”

    律师看了聂宇晟一眼,直接把打火机给了孙志军。孙志军点上香烟,狠狠抽了好几口,这才说:“瞧这阵仗,你是什么都知道了?”

    聂宇晟不愿意多说话,他只是默默打量着孙志军。孙志军掸了掸烟灰,突然“哧”地一笑,说:“看什么呢?难道从我脸上能看出来,谈静当初为什么肯嫁给我?”

    聂宇晟不愿意问的也就是这样一句话,他仍旧没说什么,只是默默注视着孙志军。孙志军又抽了几口烟,把烟屁股就着桌子按熄了,也不管那烟头在桌上烫出个白印。他说:“要不是你丫的刚把我从牢房里捞出来,我这会儿就想再给你一拳。有什么好装的?要问就问!谈静为什么会嫁我?她不愿意孩子生下来是个黑户!她打听到孩子出生后,要有出生证明才能上户口,但是出生证明要有准生证医院才给开。你知道么?当时我看她一个人挺个大肚子挺难的,我就跟她说,在我们乡下,找熟人就能开到准生证,还可以把准生证的日子往前挪,不过得先领结婚证。谈静起初是不愿意的,可是没准生证,孩子上不了户口,以后幼儿园、小学,哪样不要户口?就算是交借读费,也得有个户口证明他不是黑户。谈静想了好几天,她这个人,最心软了,唯恐将来孩子受半点委屈,于是就跟我回乡下拿了结婚证。”

    聂宇晟仍旧没说话,只是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慢慢又捏紧了拳头。

    “那会儿她怀着平平都七八个月了吧,记得回乡下的车上,路不好走,一路颠来颠去,我还真担心她把孩子生在长途汽车上了。回乡里领了证,还办了几桌酒席,都是她出的钱,她说她已经欠了我人情了,可不愿意再欠我钱。你说矫情不矫情?”

    孙志军还在满不在乎地笑,聂宇晟只觉得心如刀割。他仿佛能看到谈静,那种小心翼翼委曲求全的样子。他曾经恨过谈静,甚至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也是恨谈静的,但是孙志军越是这样满不在乎地讲述,他越是觉得难受。谈静曾经吃过什么样的苦,他想都想得到。那时候她还非常年轻,刚刚失去唯一的亲人后不久,又舍弃了她原有的一切,她到底是怎么熬下来的呢?

    “后来你都知道了,孩子生下来就有病,谈静把钱全花在孩子身上了,到现在也没治好。”孙志军突然咧嘴笑了笑,“不过现在你不都知道了?好了,这下子她可不用愁了,有你这样有钱的亲爹,还愁什么?”

    聂宇晟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说:“是她要求把你保出来的。”

    孙志军又是咧嘴一笑,话语里尽是挑衅:“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老婆对我,没话说。”

    聂宇晟用尽全身的力气,才遏制住自己想要一拳打上孙志军那张脸的冲动。他不愿意再多说,只说:“那你劝一劝谈静,她提的要求我们都满足了,她不愿意要孩子,我也答应给她一百万,请她放弃监护权吧。”

    “什么?一百万?”孙志军似乎没想明白,过了好半晌,才冷笑了一声,“姓聂的,你也忒小气了吧,才一百万就想把孩子买走?我们费了多少心血才把这孩子养大,一百万?谁稀罕!”

    “是谈小姐要求的一百万。”律师及时地插了句话,“再说聂先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他有权要求监护权。”

    “我跟你说话了吗?”孙志军恶狠狠的,“姓聂的,我不管你那有钱的爹怎么有钱有势,可是有一条,谈静不愿意的事,我也不愿意。你是平平的亲爹没错,可是谈静是平平的亲妈!她一把屎一把尿把这孩子拉扯到这么大,她费了多少心血你知道吗?她为了这孩子,连头发都愁白了。现在你突然就冒出来,给钱?给钱就能把孩子给买了去?行,你有权有势,打官司就打官司好了,看到了法庭上,问一问孩子,他到底愿意跟着谁?”

    他这样胡搅蛮缠,律师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刚要说话,就被聂宇晟阻止了,他说:“是谈静亲口告诉我,她不要孩子了,她问我要一百万。”

    “我才不相信呢!这孩子她看得比她自己的命还重,把孩子交给你,除非她自己不想活了!”

    说完这句话,孙志军突然脸色大变,站起来就往外走。律师想要拦阻,也被他推了一趔趄。聂宇晟缓了两秒钟才想明白,他也变了脸色,快步走出去。没想到刚一出门,就被孙志军一把拽住:“谈静在哪儿?”

    “我不知道。”

    孙志军挥手就给了他一拳,打得聂宇晟一个踉跄。律师冲过来推开他,大声道:“住手!”一边说一边就掏手机报警。孙志军满不在乎,说:“行啊,再把我关起来啊!姓聂的,我早就想揍你了,你再把我关起来啊!你他妈这时候冒出来逞能,跟谈静说要监护权!谈静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差点就没命了,那时候你在哪里?孩子一落地就是先天性心脏病,谈静哭晕过去好几次,央求我借钱给孩子治病,她生平都不肯求人的,何况是开口求我,她连命都不要了,没出月子就想出去打工挣钱,那时候你在哪里?这么多年来,她跟亲戚朋友都断了往来,就因为借了他们的钱还不上,她觉得没脸见人。她那么要强的一个人,那时候你在哪里?姓聂的,今天你冒出来说要监护权,行啊你!有能耐你就再把我关起来,你看谈静会不会把孩子给你!一百万?你不就仗着有钱吗?你不就欺负谈静没钱给孩子治病吗?要是谈静有钱,能给孩子治病,你看她理不理你!你把她往死里逼是不是?她欠了你的是不是?把她给逼死了,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的了。聂宇晟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尽皆失去了,连指尖都发凉。谈静吃过的苦,遭过的罪,从别人的嘴里听到,是他觉得最不堪忍受的一件事情。他其实没有办法想像,谈静是怎么过了这些年。连孙志军都知道她的辛苦,而在她的心里,自己竟然不堪到了如此的地步,她宁可忍受一切世俗的苦难,也不愿意向他开口求救。

    不,在真的绝望的时候,她其实也开过口,比如那次问他要五万块钱,他却只给了三万,还把所有的钞票砸到了她的脸上。当时她蹲在地上,一张张拾着钞票的时候,他就那样走了,连头都没有回。谈静早已经心碎了吧,在命运步步逼迫的时候。最后她在酒店里,问他要十万块钱的时候,她眼里其实都已经空了,连眼泪都没有了。

    在谈静心里,到底要如何恨他,才会在问他要钱的时候,都如此地不甘不愿?她甚至同意让孩子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做那样一台手术,也不愿意对他说出实情。

    她到底有多恨,才不愿意他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每次他都不愿意去想,只要一想到,心里就觉得痛不可抑。但是孙志军的话就像子弹一样,一颗颗打在他的身上,打碎他的五脏六腑。孙志军这一拳头揍在他脸上,可是心里却更痛,痛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聂宇晟把律师的胳膊拉住了,示意律师不要报警,他什么也没说,眼睁睁看着孙志军怒气冲冲地走了。谈静在哪里呢?他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谈静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谈静恨他,这种认知让他彻底地灰心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觉得自己是恨谈静的。恨她无情地离开自己,恨她可以若无其事地嫁人生子。在知道真相的刹那,他恨的却是自己。现在,谈静成了一道伤口,按一按会痛,不按也会痛。她为什么把孩子生下来呢?就为了今天问他要一百万吗?

    他已经不再对谈静抱有任何希冀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想,如果谈静回来,告诉他,她是骗他的,她从来不想离开他,他都会相信,然后马上抱住她,告诉她,自己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告诉她,自己一生一世再也不要她离开自己。如今谈静真的回来了,而他和她之间,却似乎再也回不去了。

    年少无知的时候,似乎总觉得一切都是唾手可得。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自己,两情相悦他也没觉得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他喜欢谈静,爱谈静,似乎只是本能的一件事情。而谈静对他呢?她在伤透了他的心之后,就离开了他。直到回来,她仍旧是个谜一样。在得知孩子跟自己血缘关系的那一刹那,他心底曾经掠过最后一丝希望。而如今,这丝希望也破灭掉了。

    谈静说过,她从来没有爱过他。

    不管他如何不肯承认,到了今时今日,他也不能不面对这个现实。

    她是真的,从来没有爱过他。

    孙志军虽然怒气冲冲的,但也没有失去理智。他想了一想就跑到心外科的病房去了,护士站的护士认出他就是那天打架闹事的家属,怎么都不愿意理他。孙志军忘了孙平住哪间病房,最后一间间去找,还是找着了。果然也在这里,看到了谈静。

    看到谈静的一刹那,孙志军松了口气。在聂宇晟说谈静要放弃监护权的时候,孙志军真的认为谈静可能会想不开。这个孩子她从来看得比自己命还重,她怎么会舍得给别人呢?

    谈静坐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孩子熟睡的脸,直到他走近,她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什么诧异的表情,就是像往常一样心平气和,说:“我们出去说吧。”

    是怕吵到病房里的病人,谈静素来知道孙志军的性子,害怕他又一言不合,跟自己大吵起来,幸好这次没有。孙志军跟她一直走到安全楼梯那里,才瓮声瓮气地问了问:“平平怎么样了?”

    “还好。”谈静不怎么愿意跟他说孙平,大约是从前忌惮他惯了,只是问,“他们没为难你吧?”

    “为难什么?”孙志军满不在乎地说,“我揍了姓聂的一拳!旁边还有律师在呢,还不是连屁都不敢放!”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着意打量谈静的神色,果然她微微皱起眉头,但她也没有提到聂宇晟,她只是说:“你这样的脾气,迟早会吃亏的。”

    孙志军不由得也皱起眉头:“你也别兜圈子了。姓聂的什么都知道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离婚?”

    “我不想跟你离婚。”谈静顿了一下,说,“我打算跟聂家打监护权的官司,律师说,如果我们离婚,对争取监护权是非常不利的。”

    孙志军冷笑了一声,说:“你脑子坏掉了?姓聂的要儿子,你就把儿子给他好了。你自己把儿子攥在手里,有钱给他治病吗?”

    “有没有钱给他治病,那是我的事。”谈静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见他阴阳怪气地挖苦,也不当回事,只是说,“我欠你的人情很多,这最后一桩,你当帮帮我。你要离婚的话,过阵子也行,等我把孩子的监护权拿到。我一有钱,就会给你一笔补偿,你想要多少,我会去想办法。”

    孙志军仍旧冷笑了一声,说:“等你有钱了,再来说这种大话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他素来是这种脾气,谈静也没有放在心上,何况她满腔愁苦,都在别的地方。她回到病房,护士正给孙平换药水,见她进来,于是告诉她:“三十九床,你续交的钱收到了啊,护士长让我告诉你一声,一共二十万。这几天的费用明细你要是想打印,到楼下的收费处那里,刷卡就可以自动打印了。对了,护士长还让我问问你,你还打算给孩子做手术吗?要做手术的话就得排期,回头我再跟主治医生说,手术方案什么的,主治医生会来跟你谈。”她瞄了一眼床头的牌子,看了看主治医生的名字,嘀咕了一句,说,“聂医生今天没上班,明天吧。”

    谈静什么都没说,她只是坐下来,疲倦而困顿地看着孩子。孙平已经醒了,见到她很高兴,眯起眼睛冲她笑了一笑。

    “妈妈!”

    谈静轻轻握住孩子的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孩子听:“乖……手术费有了,咱们很快就可以做手术了……等做完手术,你的病就好了……”

    “妈妈……你怎么不高兴?”

    谈静却怔怔地流下眼泪:“妈妈高兴……”

    “妈妈,你不是说要跟我玩游戏?我要藏起来……我都还没有藏起来呢,你怎么就来了?”

    “我们不玩游戏了,妈妈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好!我也不想玩游戏。我要是藏起来,妈妈你找不着我,该多着急啊!”

    电话响起来,病房里手机都调到了震动,是聂宇晟的号码,她怕打扰到其他病人,走到走廊里,终究是没有勇气接电话。看着电话显示屏上,那个号码不停地震动,最后她还是挂断了。

    一转身,就看到了聂宇晟。他没有穿医生袍,神色非常憔悴,事实上就像早晨刚刚见到她的样子,她又有点想要临阵退缩,不过聂宇晟却正好挡住了去路。他说:“跟我谈一谈。”

    “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我刚把手术费转过来了。”

    “护士告诉我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的律师马上就到,有什么话,你直接对律师说吧。”

    谈静说完就走了,似乎怕多耽搁一秒。聂宇晟眼睁睁看着她走到病房门口,不过短短几步的距离,却像隔着千山万水,中间万重艰难险阻,他竟然没有办法逾越。他说:“谈静……”

    她在门前停了一停,却并没有回头,只是等着他说话。

    “这台手术,我自己没办法做,即使是传统方案,我也没办法拿起刀。从前实习的时候,老师说,医人者不能自医,当时我并不以为然。现在我才知道,我根本没办法进手术室做这台手术……”

    谈静仍旧没有回头,只是问:“你是想换主治医生吗?”

    “不是……我想请我们主任来做这台手术。”

    谈静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你不介意流言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因为这是你工作的医院。”

    “我不会因为介意会有流言,就让孩子……让病人……冒任何风险。”

    “那好吧。”谈静打开病房的门,说道,“聂医生,麻烦你帮忙排期手术。”

    她走进病房,随手关上了门。聂宇晟站在那里,谈静的最后一句话就像是颗又苦又涩的苦药,他却只能咽下去。他走到值班室去,问值班的小闵:“主任下班了吗?”

    “被院长办公室叫去了,说是有点什么事。”小闵猛地吃了一惊似的,上下打量他,“师兄,你怎么啦?就一晚上没见,你脸色怎么这样差?”

    “家里有点事。”聂宇晟小声说,“昨天没睡好。”

    小闵还以为他挂心他父亲的病,于是安慰了他几句,聂宇晟精神恍惚,听在耳里,压根就像是没听到一样,但同事一片好心,他于是点点头,表示感激。他在办公室里坐了没多大会儿,就听到走廊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还有护士打招呼的声音:“方主任!”

    他知道是主任回来了,于是去了主任办公室。果然方主任一看到是他,就说:“院长那边跟我说了,算是肝胆科室借你一星期,让你陪你爸爸去香港。对了,香港有个著名的肝胆外科医生,叫孟许时,自己开诊所的。这个人是我当初在德国留学时候的同学,到时候我跟他打个招呼,你带你爸去他那儿看看,瞧瞧他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他瞥了一眼聂宇晟的神色,说,“怎么啦,脸色差成这样?昨天不是叫你回家休息去了,你到底怎么休息的?今天你不是夜班吗?你这样子,怎么上夜班?”

    “三十九床的钱到账了,想做传统手术。”

    “那就给他们排期呗。”方主任又瞥了他一眼,“你想在去香港前把这手术做了?也好,我跟手术室那边打个招呼,插个队。”

    “主任,这手术我没法做……我想……请您主刀。”

    方主任这下子完全糊涂了,他说:“法洛四联症而已,你都做过多少台了?新生儿你都能做,这么大的病人了,你怎么没法做了?你手还没好?把纱布拆了我看看,你说你怎么就把手伤成那样了?”

    聂宇晟没吭声,方主任比较了解他,聂宇晟从来不吞吞吐吐,除非真遇上什么为难的事。方主任打量他半晌,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一遇上三十九床你就晕头转向似的,你说说,自打这三十九床的病人住进我们医院,你都出了多少事了?先是往我那特级手术室里打电话,然后又把人家家属给打了,再然后把自己右手给割了,现在倒好,干脆跑我这儿来,告诉我你连法洛四联症都没法下刀子了。这三十九床的病人难道是你亲生儿子还是怎么的……”最后一句话脱口而出,方主任其实也没想太多,直到说出了口,反倒有点顿悟似的,愣神似的看着聂宇晟,只见他垂头丧气站在那里,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既不分辩,也不解释。方主任倒有点傻了,试探地叫了声:“聂宇晟?”

    聂宇晟抬头看了这位素来爱护自己的长辈一眼,方主任只见他眼圈都红了,跟着自己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位心爱的弟子这副模样,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只是咕哝了一句:“活见鬼!”又说,“你一向老实本分的,怎么弄出这样的事来?”

    聂宇晟不吭声,方主任倒真的心疼了:“你说说这叫什么事!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糊涂!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也给那孩子安排个好点的病房什么的。你说说,法洛四联症都耽搁成这样了,你到底是怎么在……孩子妈不懂,难道你也不懂?”

    聂宇晟直到这时,才说了第一句话:“我一直不知道……”

    “你说你这事办的,怎么就跟拍电视剧似的。”方主任又气又好笑,“你还杵这儿干吗呢?贵宾病房不是还有两间空着吗?转进去啊!现在一个病房四五个人,孩子还睡加床呢,吃不好睡不好的,到时候怎么做手术?这手术我替他做,聂宇晟,你别愁了,我技术你信不过?”

    “不是的。”

    “那还站这儿干吗?给孩子换病房去!回头我去看看病历和检查报告,我给手术室打电话,明天让我们插个队,尽快把手术做了。家属谈话谁去?我去吧,跟你谈还是跟孩子妈谈?你们俩都在场比较好。”

    聂宇晟没想到主任会这样处理,他满怀感激,可是也说不出什么别的话来,只说:“谢谢您。”

    “谢什么!”方主任倒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我还以为全科室就你最老实,平常看到女人眼皮都不撩一下,结果倒好,你最丢人现眼!我几十年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万一医院要知道这事,扣全科室的计划生育奖金,护士长一准跟你没完!”

    聂宇晟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心里觉得轻松了一些,可是并没有轻松太多。他知道为什么主任希望家属谈话的时候,他也在场,因为有些术语他可以向谈静解释。但是这个谈话,他要怎么样的勇气,才能够坚持到场。他并不是不相信方主任的技术,他只是恐惧。在父亲生病的时候,他觉得恐惧,但是父亲毕竟是个成年人,而且一直以来,是他倚靠父亲更多。治疗方案虽然他都仔细研究过,最后真正拍板的,却是父亲本人。

    现在让他去决定孩子的手术方案,他实在恐惧,觉得没有办法,连想一想这件事情,都觉得头皮发麻。那些手术同意书上的条款,就像密密匝匝的蚁群一样,已经在脑海中此起彼伏。手术意外,麻醉意外……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或许都会让孩子下不了手术台。每次他跟家属谈话的时候,其实都是非常冷静的,逐一向家属分析手术的利弊,向他们解释那些拗口的专用名词,手术就是手术,只是治疗手段的一种。在病人具备手术指征的时候,哪怕是冒着一定的风险,也得进行手术才是理智的选择。

    真正轮到自己,才明白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哪怕是万全的准备,也可能在手术台上发生各种意外情况。他越是懂得这些,就越是觉得恐惧。

    医人者不能自医,他觉得自己连今天的医嘱都没办法写了,更别提明天的手术谈话。从来他都觉得自己很冷静,尤其是在面对病人的时候,这种冷静不仅是职业的需要,而且让他可以完成更高难度的挑战。别人不敢做的手术,他敢做;别人放弃的抢救,他仍旧会坚持。这让他无数次,把濒临生命危险的病人救过来,从死神的手里,抢夺回来。

    可是今天,他才明白,什么叫关心则乱。

    晚上的时候舒琴来看聂东远,聂宇晟送她回家。经历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精神恍惚,到了晚间的时候,聂宇晟终于平静了一些,只是他觉得自己没办法值夜班,于是跟主任请假。方主任二话没说,很痛快地答应了。聂东远虽然对谈静突然表态将由律师来谈非常不满,但是事已至此,他倒沉得住气了。毕竟是沙场宿将,习惯了随时应付意外发生。他也没给聂宇晟施加压力,舒琴来病房探病的时候,他还笑呵呵地跟舒琴开玩笑,问:“那天你包的饺子真不错,下次包点馄饨吧,其实我就惦着老家的扁食,不过这里可真没得吃。”

    舒琴是北方人,不怎么会做南方菜,尤其聂东远说的家乡菜,她笑吟吟地说:“扁食我不会做,不过馄饨我倒是可以试一试。”

    聂东远就说:“叫小聂送你回家吧,正好,司机也在,让司机开车送你们。”

    他不太放心儿子开车,下午就把司机叫到医院来了,一直没让下班。舒琴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因为聂宇晟手受伤了,还包着纱布。在车上的时候,聂宇晟才低声说了句:“谢谢。”

    “噢?”舒琴想了想才明白他谢什么,有司机在,她也不好说什么,只笑着开玩笑,“记得还给我就行了。”

    下午她把十二万打给了聂宇晟,聂宇晟添上自己手头的款子,一共二十万,一股脑儿存进医院交了三十九床孙平的费用。舒琴还不知道他借钱是为什么,她只觉得聂宇晟有心事,尤其今天,似乎格外心事重重。

    司机把他们送到了舒琴住的小区,聂宇晟说:“我们出去喝杯咖啡吧。”然后就打发司机先下班。

    舒琴看出来聂宇晟是有话对自己说,她说:“行,附近有家咖啡馆还不错,我们正好散步走过去。”

    舒琴住的小区不错,地段很好,只是户型偏小。买这房子的时候,舒琴手头还没多少钱,于是就买了套小户型,等后来手头宽裕,又懒得换大房子了。一个人住,太大的房子总显得孤零零的。舒琴经常到聂宇晟那里去,聂宇晟倒是很少过来她这里。两个人沿着国槐夹道的马路往外走,没走多久就看到一间咖啡馆,灯光明亮。刚下过雨,地上还洼着水,露天的位置撑着巨大的遮阳伞,只坐了一对情侣在喁喁私语。

    舒琴喜欢露天的位置,尤其有一台桌椅后面就是花坛,里面种满了月季和玫瑰。借着咖啡馆里落地窗透出来的灯光,只显得花影幢幢,一团一团袭人而来,是雨后特有的淡淡芬芳。

    舒琴跟聂宇晟坐下来,一人点了一杯咖啡,舒琴才问:“怎么啦?遇上什么为难事了?”

    聂宇晟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们分手吧。”

    舒琴觉得挺好笑似的,拿勺子搅着咖啡,说:“你到底是怎么啦?就你这死心眼儿,也不会一夜之间就突然看上别人的,难道你那个前女友竟然回来了?”

    聂宇晟说:“没有,可是有件事情,我觉得对你非常不公平。”

    “公不公平你先说说看,你都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对我公不公平呢?”

    聂宇晟又犹豫了一会儿,可是他觉得不应该瞒着舒琴。他们是好朋友,舒琴照顾他很多年,也是他主动提出试着交往的,作为一个知己和女朋友,舒琴都是非常合格的。他只觉得对不起她。

    聂宇晟原原本本将事情告诉了舒琴,他的叙述凌乱而没有条理,可是大致的情况也断断续续说清楚了。舒琴听得几次瞪大了眼睛,一直到他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全都说完了,舒琴才惊叹似的说了句:“我的天啊!”

    聂宇晟低头,呷了一口咖啡,只觉得又苦又涩。

    “这孩子都七岁了,你从来不知道?”舒琴挺同情似的,“你这前女友,到底为什么要跟你分手,她一个人把孩子拉扯这么大,就问你要一百万?”

    “现在她说不要钱了,她要监护权。下午的时候变卦,说明天会有律师来跟我们谈。”

    “作为一个女人,我觉得她不舍得孩子是正常的。”舒琴说,“换了我我才不会向你要一百万呢,太便宜你们这些男人了,七年啊,七年的心血啊,这孩子还有心脏病,当妈的得操多少心?着多少急?受多少累?换成是我的话,我早就哭死了。一百万,太便宜了,要是我的话,我开口就问你要一半家产……不过你没钱,但是你那董事长爸爸有钱……”

    聂宇晟苦笑了一声,说:“我都快愁死了,你还是给点有用的建议吧。”

    “这种建议我可给不出来。”舒琴一脸幸灾乐祸,“人家现在把心肝宝贝攥在手里,人为刀俎,你为鱼肉,你就等着她漫天要价吧。”

    “她不是那样的人。”

    舒琴瞥了聂宇晟一眼:“你都为这事要跟我分手了,干吗还找我给建议?你真当我是好欺负的!这感情损失怎么算?你才要求我当你女朋友,还没半个月呢!”

    “这事是我对不起你……”

    “算了算了。”舒琴说,“你借钱也是为这事吧?那我可要收高息的,你借了十二万,不管你什么时候还,都得还我十五万。”

    “还你二十都可以。”聂宇晟完全心不在焉,“有个基金是T+2的,明天我就可以赎出来还给你。”

    “别价啊,既然你都欠我这么大个人情了,当然要欠得我久一点,我才比较划算。”舒琴说,“你那董事长爸爸呢,他是什么打算?”

    “他说一切交给律师去办,何况现在对方也打算请律师。”

    “这办法才是最冷静、最理智的处理。”舒琴说,“你别愁了,有你那董事长爸爸在,天都塌不下来。”

    “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舒琴同情地看着他,说:“这个我给不了你答案,你只能去问她。不过你也别纠结了,这种事也不是人人都遇得上。你遇上了,你认栽得了。不过我同意跟你分手了,你这前女友,一辈子算是扎在你心里了,我自问没那个本事把她从你心里拔出来,何况现在还加上一个孩子。”

    “舒琴,你也是女人,你说女人遇上这种事,到底是怎么想的?”

    舒琴斩钉截铁地说:“别问我,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