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堪提及的过往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在谈静幼年的印象里,父亲只是一个模糊的名词。在她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天家里没有人来接她,幼儿园的老师陪她在教室里坐了很久,邻居孙婷婷的妈妈才慌慌张张地来了。谈静只看到婷婷妈妈小声跟幼儿园老师说了些什么,幼儿园老师就把她交给了婷婷妈妈,那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教室里开着灯,老师摸摸她的头发,非常温和地对她说:“乖,跟齐阿姨回去,你妈妈有事不能来接你。”

    那天婷婷妈妈用自行车把她驮回了家,谈静还记得一路上风很大,婷婷妈妈用自己的纱巾围在她的脖子里,一边吃力地蹬自行车,一边还问她晚上吃蛤蜊炖蛋可不可以。婷婷比她大两岁,已经上小学了,趴在灯下写作业。婷婷妈妈进门就忙着做饭,找给谈静一本小人书,让她打发时间。谈静喜欢看小人书,所以就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吃饭的时候,婷婷妈妈把一碗炖蛋都舀进了她的碗里,都没有分给婷婷。吃完饭后是婷婷妈妈给她洗澡,那天她就在婷婷家里睡。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妈妈才来接她,她看到妈妈红肿的双眼和散乱的头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爸爸走了,不是走了,是死掉了。

    从此老师们看她的眼神,永远带着一丝怜悯。同学们倒没有人欺负她,也没有电影电视中常见的狗血情节,她和其他学生也没有太多不同。那个时代,大家经济条件都差不多,她家里或许比普通的双职工家庭困难一点儿,但左邻右舍都肯帮忙,日子过得并不算举步维艰。

    她妈妈是音乐老师,还能挣些外快,到聂宇晟家里教钢琴,也是为了挣外快。在遇上聂宇晟的起初,谈静从来没有想过,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在她的想像里,自己应该和班上所有的女生一样,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然后,过着平凡而普通的生活。那时候的喜欢与依恋,是一种很纯粹的事情。直到她妈妈表示反对,她才觉得遇上了人生的第一个困难。

    妈妈反对她的理由很简单:她年纪太小。谈静也觉得妈妈说的有道理,起初妈妈是很鼓励她跟聂宇晟通信的,因为他们谈的全是学习,或许妈妈觉得聂宇晟只是一个兄长,一个值得学习的楷模。等她进了大学一年级,鼓起勇气向母亲坦陈自己与聂宇晟不是普通的同学往来时,妈妈表示了最激烈的反对。

    “你年纪太小了,还不懂谈恋爱是怎么回事。再说,聂家跟咱们家不是一回事,像他们那样的有钱人,太复杂了。”

    谈静没有为这事烦恼很久,母亲不让她与聂宇晟往来,那就偷偷地写信打电话好了。在她年轻单纯的心里,只觉得妈妈是杞人忧天。不过她和聂宇晟确实都太年轻,那么等一等吧,等到毕业或许就足够年龄,让大人们正视他们的恋情了。

    聂东远太忙了,压根不知道儿子在谈恋爱。有一次他出国去了,聂宇晟趁机让谈静去他们家玩,谈静不肯去。

    “为什么不来啊?”聂宇晟在电话里十分不满,热恋中的人,总是希望时时刻刻都能看到恋人。

    “我妈妈知道会不高兴的。”

    “你妈妈不是挺喜欢我吗?”

    “她喜欢教你弹钢琴,她觉得你学习好……她又不喜欢你跟我谈恋爱。”谈静小声说,“反正我到你家去,不太好。”

    聂宇晟也没有生气,反正两个人可以去的地方很多。在河边散步,放风筝,看划小船的人偷偷用电网打鱼。遇上贩卖莲蓬的小贩,聂宇晟就买一束莲蓬给她吃。通常小贩会送一张荷叶,他们坐在河边榕树阴下,看远处鹭鸶蹚水寻觅着小鱼,然后剥开莲子,边吃边聊。谈静会把莲子壳放在荷叶上,聂宇晟偶尔拿起莲子壳,套在手指头上,用笔给莲子壳画上弯弯的眼睛和嘴巴,装成木偶戏的样子,用几根手指扮演好几个角色,逗她玩。夕阳透过榕树的枝叶洒下来,晚风里有蜻蜓三三两两地飞过,时光清澈如同水晶。

    后来呢?后来?

    谈静茫然地想,后来应该就是不久之后的事吧,那时候两个人都从不曾想过,命运的阴影早已经悄悄接近。

    直到母亲去世,谈静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变得有什么不同。谢知云的心脏衰弱,各种治疗也只是延缓而已,在医院进进出出了几次,最后一次病发的时候,是在课堂上。上音乐课的时候她突然昏迷,学生们惊惶失措,找到班主任把她送进医院,然后,她再也没有醒来。

    谈静当时还在外地的大学校园里,接到电话后连夜赶回去,连哭都忘了,只急着四处筹集医药费。那时候学校还没有改制,教育经费最困难的时候,老师们连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何况她母亲又不是什么主课的老师,更不受重视。谈静借遍了亲友,才交上第一笔住院押金。后来聂宇晟知道了,又给她汇了两万块钱救急,可是最后还是没能挽留住母亲的生命,在医院拖了十几天,还是走了。学校派了两个老师来帮谈静处理后事,因为谢知云是在课堂上发病,被认为是殉职,教育局一层层复杂的手续办下来,艰难地补偿了一笔钱,金额正好让谈静把亲戚借债都还清了。谈静那时候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备受打击造成免疫力低下,得了带状疱疹高烧不退,疼得没有办法,还是聂宇晟翘课赶回来,把她也送进了医院,出院已经是半个多月后了,谈静这才鼓起勇气回到家里,收拾母亲的遗物。

    母亲留下的财产不多,这么多年来,母女相依为命,谈静也知道母亲独力供养自己上大学,殊为不易,不可能攒下什么钱来。她把寥寥几张存折整理好,拿着母亲的死亡证明,一家家银行去跑,把钱转存出来。每办一笔,几乎都要掉一遍眼泪。余下的钱不够她继续上大学的费用,聂宇晟说:“以后我养你。”

    那样自信满满,她情绪低迷,只说:“你自己还是学生,拿什么养我?”

    “太小看我了!”

    聂宇晟被她这么一激,放暑假的时候就跑去做饮料促销。那时候饮料竞争还不十分激烈,街头促销这种方式并不多见,他搞了一个街头展点,雇了些同学打工,忙了一个夏天,除去物料人工成本等种种开销,竟然挣了将近一万块钱。除了给她买了枚胸针,还把余下的钱存进她的户头,给她当下学期的生活费。

    “为什么买胸针送给我?”

    “因为我希望最靠近你心脏位置的那样东西,是我送的。”

    情人间的甜言蜜语,再多再浓也不嫌腻吧?

    就是因为这次的暑期打工,聂东远才发现儿子在谈恋爱。推广经理觉得这种街头促销方式效果很好,当成经典案例一层层报上去,负责快消业务营销的副总,终于认出了照片里的促销负责人是老板的宝贝儿子。聂东远这才知道儿子顶着酷暑卖了一夏天的饮料,成绩斐然。

    聂宇晟在大学期间,除了每个月有五千块的固定零花钱,其他购物如电脑衣服这种东西,都可以刷聂东远的附卡。聂东远就诧异了,为什么儿子要去顶着烈日晒两个月,站在街头做促销?他缺钱吗?他当然不应该缺钱。那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这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保姆叫他早早起床上学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什么事能够让他肯放下架子去吃苦?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很重要,一定要查出来。

    等知道谈静其人之后,聂东远没有见谈静,他觉得犯不着。他直接叫人送了张十万块的支票去给谈静,那人客客气气地说:“谈小姐是聪明人,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谈静虽然内向,却也有自尊,更兼年轻气盛,反问了一句:“那么在聂先生眼里,我和聂宇晟的交往是一种灾难吗?”

    倒把来人问得怔住,回去告诉聂东远。他哈哈大笑,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姑娘伶牙俐齿的,不用和她一般见识。”

    聂东远确实没把谈静放在眼里,一个刚念大学的小姑娘,除了长得漂亮,能有多大的杀伤力?这种事情越是打压越是反弹,聂宇晟的性格他十分清楚,他不打算再尝试棒打鸳鸯,省得真把儿子跟这小姑娘逼成了一对鸳鸯。在他看来,这种年纪的恋情都是一时痴迷,聂宇晟正在迷恋这姑娘的劲头上,自己做什么都只会适得其反,不如静观其变。

    聂东远第一次真正觉得谈静是一种威胁,是聂宇晟坚持要换专业的时候。当初聂宇晟高考选择第一志愿生物工程的时候,聂东远已经非常失望了,但多少还算跟自己的公司产业沾边,所以他隐忍着没说什么。没想到聂宇晟竟然申请换到临床医学,因为跨学院换专业需要校长签字,所以最后惊动了聂东远,他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他飞到儿子的学校所在地,跟聂宇晟一席长谈,聂宇晟还是那样子,不愿意跟他说的话,就半个字也不肯说。但他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信息,终于明白了儿子为什么鬼迷心窍要学医,当初他反对聂宇晟跟谈静在一起有一个理由:谈静的妈妈有心脏病,不知道会不会遗传,对下一代风险太高。当时他拿这个理由反对的时候,聂宇晟也没有说什么,可是竟然为了这个理由去学医,聂东远终于不再轻视那个姓谈的小姑娘,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了。

    “她不适合你。”他苦口婆心地劝儿子,“你跟她不是一个环境长大的,现在是没有什么问题,将来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学医就能保证什么吗?医生能救人,可是也不是万能。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想不明白呢?”

    聂宇晟完全无动于衷:“您已经这么有钱了,还需要我娶一位有钱的大小姐,以便增加您的财富吗?”

    聂东远的公司那时候刚刚在香港上市,顺风顺水,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哪里容得下儿子这样忤逆。不过他没动声色,从儿子这边着手,不会有太大效果,那么就从谈静那边着手吧。

    聂东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谈静,谈静仍旧能够清楚地记得。聂东远为了这次谈话,特意约在一间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里。咖啡厅里人很少,空调的冷气很足,他也没多说什么,见到谈静就说:“你不能和聂宇晟在一起,你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你妈妈活着的话,也会坚决反对的。”

    那时候谈静很单纯,于是傻乎乎地问:“这跟我妈妈有什么关系?”

    聂东远没说话,只将一张照片轻轻推到她面前。谈静看到照片里的人是自己的妈妈和聂东远,背景是香港山顶,万家灯火星星点点,无数摩天高楼似琼楼玉宇,美得像个梦。谈静没去过香港,但看过很多的TVB电视剧,这样浪漫的地方,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谈静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去过香港,有一段时间妈妈倒是去过外地培训,那时候谈静已经住校了,妈妈真实的行踪她一无所知。

    谈静简单的思维一下子没法接受这么复杂的事情,她要想一想才能明白,为什么妈妈会跟聂东远在香港拍这张照片。

    “你妈妈很喜欢维港,说这世上她能想像最美好的事情,大约就是在香港的半山有一套房子,可以天天看见蔚蓝的海。晚上的时候有许多灯,像是天上所有的星星都掉下来。”聂东远不紧不歉,不曾帮助过你什么。不管你怎么想,我打算把香港半山那套房子过户给你,只要你答应不和聂宇晟来往。你们不合适,在一起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

    谈静没了分寸,只说:“我要想一想。”

    “你妈妈是个好女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花过我什么钱,她跟别人不一样,她不是为了钱跟我在一起。她常常提到你,希望你可以快快乐乐地长大,幸福安宁地生活。聂宇晟的脾气或许你不知道,很多年前我想过再婚,但他以死相逼,就从家里阳台上跳下去,幸好摔在草坪上,只是把胳膊摔折了,把我吓坏了。他不让我结婚,我就不结婚了。这孩子从小没有母亲,特别敏感,他不希望有任何外人来打扰我们父子。我跟你妈妈的交往,都是瞒住他的。他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让他知道。如果你要让他知道,你自己选择吧。”

    谈静的心里乱糟糟的,一个人搭公交回校园,包里还有一个纸袋,是聂东远给的香港那套房子的房契。他说:“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妈妈的。”谈静想到母亲最后躺在医院的情形,就忍不住想要流眼泪。父亲去世十几年,她对爸爸的印象已经淡化得若有若无,只是家里墙上挂的一张全家福,还是她周岁的时候拍的。照片里的父亲是个眉目清俊的年轻人,她对父亲的全部印象,也就永远定格在照片的那个影像上。十几年过去了,妈妈没有再嫁,她习惯了和母亲一起生活,从来没有想过,母亲会不会有再结婚的想法。

    或许是因为她的自私,所以母亲从来没有跟她谈过这方面的问题。母亲就像个真正的未亡人,孤零零独自拉扯着她长大。

    那几年社会风气已经渐渐开化,离婚与再婚都不再是被人指指点点的事情。可是妈妈从来没有提过,她也就习惯了。她从来没想到聂东远会以那样的口气提起她的母亲,妈妈确实是个好女人,安静,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左邻右舍可怜她们母女俩,什么事都惦记着帮她们一把,还在烧蜂窝煤的时候,邻居不论谁家买煤,都会帮她们买一百个,码得整整齐齐在楼道里。妈妈很少求人帮忙,而且很努力地回报邻居们的各种关照。

    如果不是为了考虑她的感受,或许妈妈会再嫁。谈静非常内疚地回到校园里,她需要冷静地想一想,她与聂宇晟的问题。她把聂东远的话想了又想,想起去年的时候,聂宇晟失魂落魄地来找她,当时他什么都不肯说,发了一场高烧,吓得她提心吊胆,最后聂宇晟才告诉她,自己的父亲曾经有过一个情人,还有一个孩子。这件事给聂宇晟的打击很大,他几乎觉得父亲背叛了,要离开自己,重新再建立一个家。

    谈静想到这件事情,就知道聂东远没有说谎,聂宇晟不愿意父亲再婚,聂家的事情太复杂了,就像妈妈说的那样。这样的有钱人家,她不应该掺和进去。可是她爱聂宇晟,聂宇晟也爱她,这种爱恋单纯而简单,她从来没觉得,聂宇晟的家庭环境,会给这段恋情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得知自己妈妈与聂东远的交往之后,她真的觉得不安了,妈妈生前的激烈反对,似乎正印证了聂东远的话。如果她和聂宇晟交往,妈妈是不会赞成的。

    谈静说到这里,不知不觉就沉默了,盛方庭也沉默了,寂静的病房里,甚至听得见远处走廊上护士推动小车的声音。咯咯吱吱的,是橡胶轮划过地面的声音。过了不知多久,盛方庭才问:“你就是因为这件事,离开聂宇晟?”

    “不是。”谈静的目光似乎更迷茫了,“这件事情让我犹豫不决,可是真正让我觉得,不可以跟聂宇晟在一起,是因为另一件事。”

    “是什么样的事情?”

    谈静又沉默了片刻,似乎并不愿意提起,可是最后她还是说了:“聂东远当初白手起家,是把一家集体所有制的饮料厂,变成自己的私营工厂。”

    盛方庭点了点头:“业内人士都知道,这家饮料厂有近百年的历史,原来是一位老华侨办的,解放后公私合营,文革后又改成集体所有制的工厂,最后被聂东远以很便宜的价格盘下来。从这一家工厂,他开始做保健饮料和矿泉水,四年内迅速扩张,做到市场占有率第一。一直到现在,东远的保健饮料、纯净水、果汁、软饮料……仍旧在市场中占有很大的优势,尤其是保健饮料,市场份额一直特别稳定,即使像可口可乐那样的公司,也都拿东远没有办法。”

    “东远起家的时候,就是靠这款保健饮料,据说是六十年老配方,是那位老华侨在公私合营之后,交给国家的。那家工厂,也就是靠这张配方才在计划经济时代存活了那么多年。我爸爸是技术科的,之前一直负责保管那张配方。他不是意外出车祸,是有人杀人灭口。”

    谈静说到这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仿佛第一次看到母亲的那本日记。谢知云心细,虽然写日记,却把日记放在一个特别的地方,谈静都不知道妈妈有写日记,母亲去世很久之后,她在收拾家里的卫生的时候,意外地从虾酱坛子里,发现了这本日记。

    说是日记,其实隔好几天才记一次,似乎更像是一本周记。在这本日记里,谢知云详细地描述了丈夫的死亡,那样突然,那样仓促,让她不敢相信,丈夫会因为一场车祸,就那样猝然地离开自己和女儿。车祸之后的几天,她的记载很零乱,但是后来的日记渐渐地有条理。肇事者一直没能找到,因为是在下班的路上,工厂按工伤计算了抚恤金,数额不多,因为谈少华的工龄不长。而且那个时候工厂已经濒临破产,正在打算拍卖,据说有港商想要买下工厂。八十年代末,招商引资还是特别稀罕的事情,所以当地的政府还有主管部门,都大力地推进此事。工厂里人心惶惶,没有太多人关心一个技术人员的意外身亡。谢知云总觉得车祸有蹊跷,因为现场种种证据显示,是一辆大卡车,而且有数次撞击的痕迹,这不像是意外事故。但交警说,可能是因为司机发现撞伤人之后,索性就再次肇事,把人撞死。因为那个年代,赔偿车祸对车主来说,亦是一个天文数字,撞残了的话,后续的赔偿更是没完没了,有些司机会选择铤而走险。谢知云当时心都碎了,一心想把肇事者找出来,可是凭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够去追查?跑了几趟交警大队之后,谢知云绝望了。

    后面很长一段时间的日记,都是记载生活琐事,字里行间,都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怜爱。谈静当时翻过这些文字,只觉得母亲不易,独自抚养一个孩子,家里的水龙头坏了,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四处喷水,等到邻居回来,才有人帮忙用铁丝拧上。老式的家属楼,有诸多的不便,好几家人合用厨房,液化气没了,谢知云也扛不动气坛子,都是请人帮忙送到液化气站去换气。明明是很辛酸的生活,母亲却努力把她打扮得干干净净,周日也带她去公园玩,从来没让她觉得,自己比同龄人缺少什么欢乐。

    袁家福的名字出现在日记的后半本里,那篇日记很长,谈静第一眼看到袁家福这个陌生的名字,心里有一种异样的不祥感。谢知云花了很大的篇幅来写袁家福这个人,他连续跟踪自己上下班,谢知云还以为是遇上了坏人——独自带女儿生活,她比常人警惕,家里的门窗永远锁得好好的,怕小偷,怕门前是非多。上下班的路上,她发现自己被陌生人跟踪,于是悄悄告诉同一个办公室的男同事,几个男老师试图截住袁家福,他却仓皇地逃跑了。

    谢知云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了,第二天她从酒店大堂弹琴回家的路上,又遇上了袁家福。她不由得觉得害怕,袁家福却主动说:“谢老师,您别害怕……我没什么恶意,我就是来看看您和您的女儿。”

    袁家福吞吞吐吐,谢知云已经几步冲到了路灯下,那里有个凉茶摊,有好几个人在喝凉茶下棋,她这才觉得稍微安心了些。袁家福看她这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走了。过了好几天,谢知云在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正是袁家福用公用电话打来的,他说自己要到南洋闯世界去了,所以才在临走前来看看“谈师傅”的爱人和女儿。谢知云敏感地觉察到了什么,再三追问,这个袁家福才承认,他就是当年的肇事司机。

    谢知云没有哭,也没有大骂,只是很冷静地说:“我和我的女儿,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你别想求个心安就跑得远远的,你就算跑到南洋去,我也会报警把你引渡回来。”

    袁家福说:“谢老师,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才做这样的事情。我老婆白血病,上海的医院说可以做手术,但我没有钱。人家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开车去撞谈师傅。我这辈子也不会心安啊……现在我老婆也死了,都是因为我拿了这昧良心的钱……我真不该做这种事……我老婆治病的钱没有花完,我已经从邮局汇给您了,我不求您原谅我,反正我是个罪人。”

    谢知云一再追问是谁让他开车故意去撞谈少华,袁家福说:“谢老师您别问了,我是不会说的,人家把钱也给我了,我也全都花在医院里了,我老婆病没治好,是我不该拿这钱。总之谈师傅是个好人,他就是被他管的那个配方给害死了。人家就想要那个配方,嫌他碍事呢!”

    没等谢知云再说什么,袁家福就把电话挂了。谢知云在当天的日记里写:“我一定要追查,少华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谢知云想过报警,但那个时候她连袁家福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走到派出所门口,又回来了。过了几天,果然收到了一笔汇款,汇款人是袁家福,汇款的地点是泉州的一个邮政所。谢知云去了交警大队,把这事都告诉了交警。几年前的交通肇事案,一直没找到肇事司机,交警也很重视,查了好久,还派人去了泉州,最后仍旧没找到袁家福这个人。警察告诉谢知云说,可能汇款的人用的是个假名字。

    那个年代,户籍管理很松散,在邮局汇款也不需要身份证,更没有摄像头之类的监控。这件案子于是又没了头绪,被搁置了下来。谢知云自己却没有放弃,她开始打听丈夫生前工作的饮料三厂的情况,现在这个饮料厂已经变成了时髦的饮料有限公司,据说在港商打算收购的前期,突然老三厂一个分管销售的副厂长筹集了所有的回笼资金,还发动一些工人集资,用集体集资买下了饮料三厂。

    港商已经花巨资拿到了老三厂的保密配方,收购工厂受阻后,港商索性另觅地方建了新的饮料厂,按配方开始生产保健饮料。领头集资买下老三厂的那个副厂长,利用老三厂的厂房和工人,也开始了新饮品的生产。双方的竞争很激烈,还为了饮料的注册商标打了好几场官司。

    那个带着人集资的副厂长,就叫聂东远。

    真正引起谢知云对聂东远怀疑的,就是聂东远跟港商的几场官司。港商觉得聂东远重新生产的保健饮料,无论从口味和功能上,都非常像他们花巨资买下的保密配方饮料,所以他们怀疑聂东远利用职权,获得了保密配方。但是原来的保密配方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只有厂长、书记、技术科的配方管理员三个人知道。书记已经退休,而且脑溢血中风,时日无多,在医院挨日子而已。原来老三厂的厂长早就被港商挖角,到港商公司任职,拿着当时很高的薪水,也不太可能泄密。配方管理员就是谈少华,他在收购前就车祸身亡,那之后保险柜的钥匙就只有书记和厂长有。

    港商还一度怀疑是病重的老书记泄密,但因为没有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聂东远的饮料公司继续使用华侨留下的商标,同时开始生产当年非常时髦的矿泉水,并逐步在迅速萌芽的饮料快消市场中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

    聂东远真正迈入富豪之路,是从他完成对所有集资工人的股权回购开始的。当时他要集资救厂,大部分人都以为是个笑谈,厂里有本事的人早就另谋出路,调到更好的单位去了,没本事的人也都纷纷出去打工,只有极少部分人参与了集资,每家凑了几千块钱。在当时,几千块对一个家庭来说,也是一笔巨款了。能拿出这笔钱的家庭不多,但厂里的效益越来越好,这些集资的人分红也越来越多,都不愿意退股,据说当时聂东远的手段非常不入流,动用了黑白两道的势力,终于只付给那些集资者很少的利息,就退掉了所有集资,把饮料公司正式更名为“东远饮料责任有限公司”。原来参与过集资的工人差不多全被辞退,因为聂东远大刀阔斧,换了更高级的生产线,更换了大批的操作工人,退休工人也被他当包袱甩掉,只给了很少的钱买断工龄。所以原来老三厂的工人,只要一提到聂东远,就要狠狠往地上啐一口唾沫,说他花了很少的钱就买了集体的厂,心狠手辣,把所有老厂的人都赶尽杀绝。

    这是聂东远的第一家公司,也是他挣得的第一桶金。后来的聂东远一发不可收拾,在快消尤其是饮品行业大杀四方,成为著名的民营企业家。

    谢知云打听到聂东远想给儿子找个钢琴老师,就托人介绍,前去面试。聂东远对钢琴是一窍不通,而且他生意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忙得很少顾到家里。只看到谢知云温柔敦厚,对儿子挺好的,儿子也似乎挺喜欢这个钢琴老师,所以就长期聘用了她。

    谢知云到聂家教钢琴,动机并不纯粹,在那以后的每一篇日记里,她几乎都要提到聂东远。她想尽办法想探知聂东远是否就是当年买凶杀人的背后主谋,但是聂东远很忙,她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他。

    在有限的几次接触中,谢知云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聂东远:深不可测。谢知云在聂家处处小心,唯恐露出什么破绽来,好在跟她接触最多的聂宇晟挺喜欢她的。聂东远又特别宝贝这个儿子,所以连带着对她也格外客气,逢年过节的就会额外给个红包什么的,唯恐她不尽心尽力教儿子学琴。

    时间长了,谢知云对追查这件事也失去了信心。她对聂东远提出来,聂宇晟的钢琴已经学得不错,若要再进步,就需要名师指点,最好是请省城的音乐系教授来教他,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谢知云第一次打了退堂鼓,是因为聂宇晟善良可爱,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自私地耽搁这孩子学琴。

    聂东远正好在德国谈判,引进新的设备,正忙得焦头烂额,听到儿子打来国际长途说谢老师不想干了,对于聂东远而言,有个靠谱的做饭保姆让儿子乖乖吃饭,和有个靠谱的钢琴老师让儿子乖乖学琴,是保持家庭稳定最重要的事情。他连忙从德国飞回来,连时差都没来得及倒,就约了谢知云一席长谈。

    谢知云在日记里对这天的谈话内容记录寥寥,只写道聂东远谈到一半,就困得睡着了。

    谢知云继续教聂宇晟钢琴,每周三节课。这个时候学校已经改成双休了,她每周五晚上会陪聂宇晟去一趟省城,她帮忙联络到音乐学院的一位教授,教授每个双休都一对一地给聂宇晟辅导讲课,然后她负责复习和巩固。聂东远除了费用不操心别的,为了感谢她,聂东远送了她第一样礼物。

    谢知云没有提到这件礼物是什么,但她把礼物退掉了,聂东远重新给她封了一个红包,她收下了。

    过了大约三个月,聂东远第一次单独约她出去吃饭,谢知云犹豫不决,最后还是赴约了。

    两个人的交往并不密切,谢知云对聂东远抱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态。聂东远无疑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事业的成功让他有一种自信,他觉得对万事万物都应该手到擒来。谢知云的犹豫和拒绝似乎激起了他的挑战欲,他频频制造一些独处的机会,让谢知云觉得很难堪。一方面,谢知云想保持这种交往,丈夫的死仍旧是个难解的谜团,或许答案就在聂东远心里;另一方面,谢知云觉得聂东远非常危险,她用了“危险”这个词形容聂东远,而不是别的。

    谢知云继续在矛盾中拖延,聂东远突然换了一种策略,他交往了一位新的女朋友,谢知云在矛盾中松了口气。她本能地觉得聂东远的追求是种危险的行径,现在这种致命的危险已经远离了。不过聂宇晟知道了聂东远新女朋友的事情,他整整一个星期板着脸,没给父亲好脸色看。

    在周五的时候,谢知云到聂家,聂宇晟却不见了。他告诉保姆要去同学家拿作业,司机送他去的,在同学家楼下等了半天,却不见聂宇晟下来。司机急了,上楼一看,才知道聂宇晟根本没上去,这个单元楼还有个后门,他可能径直就从后门走了。

    保姆跟司机都急疯了,打电话给聂东远,他正在台湾谈新的合作项目,那时两岸还没有直航,都是要从香港转机,他即使赶回来也得第二天了。报案给警察,因为失踪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所以也没办法立案。家里的保姆给聂宇晟所有的同学打电话,谢知云却突然心里一动,拿着手电筒就去了公墓。

    最后果然是在聂宇晟妈妈的墓碑前找到的聂宇晟,谢知云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走在墓地里,既害怕又惶恐,找到聂宇晟的时候她就觉得心口发疼,一口气缓不上来,差点晕过去。聂宇晟窝在墓碑前睡着了,被她唤醒的时候,还睡得迷迷糊糊的,说:“妈妈,你怎么才来啊……”

    一句话让谢知云心酸得快要掉眼泪了,孩子孤零零地睡在母亲的墓碑前,这一幕谁看了都会觉得心疼。何况她自己一个人拉扯女儿,为人父母的心,总是一样的。不管大人们有什么恩怨,孩子总是无辜的。她带着聂宇晟回家,也没有责备他,让他好好洗澡,让保姆给他温了牛奶,看着他喝了睡下,才打电话给音乐学院的教授,取消第二天的课程。

    第二天才赶回来的聂东远非常感激谢知云,但是谢知云却坚决辞职不干了。她觉得哪怕聂东远真是杀害自己丈夫的背后主谋,自己一直利用聂宇晟的信任,也太不应当,所以她坚持要离开聂家。两个人彻底谈崩了,谢知云一个人走下山,聂东远开着车追上来。

    他说:“知云,我错了,不是我儿子离不开你,是我离不开你。”

    谢知云在日记里写:“我愣了好几分钟,说:‘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他说:‘我以为你会觉得嫉妒,会对我好一点儿,结果你反而要离开我。’我又愣了半天,最后没有理他,掉头就继续往山下走,他把车停在那里,跟在我后面,一直跟着我走到山下的公汽站。我上了公交车,还看到他站在公交站牌那里,绝望一样看着我。”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谢知云在日记里没有再提到聂东远,她记载着日常的柴米油盐,还有女儿的成长……谈静看到这里的时候,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当时的谢知云,可能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过了很久之后,聂东远央求谢知云回去教儿子学琴,因为聂宇晟难得信任一个人,而他信任谢知云。聂宇晟正好是叛逆期,家里的保姆都管不住他,只有谢知云的意见,他一向肯听。起初谢知云拒绝了,但是聂东远知道谈静很有希望考上重点中学十四中,那所学校是全寄宿制,费用特别高,而那时候谢知云工作的学校连工资都没法正常发放。他知道谢知云需要攒钱供女儿读书,所以一边开出了高价,一边向谢知云保证,自己绝对不再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是请她回去教聂宇晟。

    在聂东远的保证和游说之下,谢知云开始继续去聂家给聂宇晟上课。聂东远遵守诺言,跟谢知云保持距离,他工作很忙,刻意避开谢知云的话,谢知云就完全见不到他。聂宇晟生日的时候,两个人才重新见面。聂宇晟坚持要请谢老师吃大餐,所以他们三个人一起去当时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的旋转餐厅吃饭,聂东远喝的是红酒,谢知云跟聂宇晟喝的则是东远饮料公司出的那款知名保健饮料。

    谢知云喝这款饮料的时候,心情当然很复杂。聂东远兴致很高,儿子乖乖听话,谢知云又在身边,所以他喝了不少红酒。他开始讲述自己白手起家的过程,包括当年怎么样跟港商斗智斗勇,因为一开始当地政府和主管部门,是非常支持港商收购老三厂的。他突然站出来领着人集资救厂的时候,据说主管部门的领导是用“瞎胡闹”三个字来评价的。

    “可是你看,我把厂子办得红红火火的,饮料一天比一天好卖。新引进的生产线生产矿泉水,我们花了大价钱在电视台最好的时间做广告,最开始的时候,全厂的人都反对,说我拿那么多钱去电视台做广告,简直是疯了。连管生产的副厂长老徐也跟我唱反调,说我这样搞法,一个月内资金链就会断掉的。可是广告播出之后,男女老幼都能哼哼几句我们的广告歌……哇,那一年矿泉水卖得,大街小巷,全都是我们的产品。提货的大货车排队排得足足三条街,所有生产线全部开动,库存也永远是零,到处都是订单,根本就生产不过来。这时候就有太多人眼红了,厂子成了他们眼里的肥肉,谁都想要来咬一口……”

    聂宇晟不满意了,拿刀子一边切着牛排,一边嘀咕:“你就会说你的饮料……”

    “没饮料有你今天的好日子吗?”聂东远喝了酒,眼睛却亮得惊人,揉了揉儿子的短发,溺爱地说,“爸爸挣钱,都是为了你。”

    “你看谢老师都听烦了,谁耐烦听你的饮料……”

    聂东远觉得谢知云确实有点心不在焉,尤其是在喝饮料的时候,他怕儿子看出什么来,所以很客气地问谢知云:“谢老师喜欢喝这种饮料吗?”

    谢知云掩饰地说:“味道挺好的,有点像原来老三厂的那种。”

    聂东远很得意,他小声说:“告诉你个秘密,这个饮料的配方,就是原来老三厂的那种。”

    这句话对谢知云而言,不啻晴天霹雳,她当时完全愣住了,觉得所有的血都往头上涌,心跳得特别厉害,连手也发抖。

    因为谢知云突然的不舒服,这顿饭就只吃了一半。聂东远打电话让司机来把聂宇晟接回去,他自己开车送谢知云去医院。急诊的医生没诊断出什么异常,认为谢知云只是有些贫血,而谢知云自己担心聂东远发现什么,所以坚持不肯做全套检查,也坚持不肯留在观察室里。聂东远于是开车送她回家。

    回家的路上,经过海滩旁新修的一段公路,那里非常偏远冷僻,很少有经过的行人和车辆。聂东远或许是心血来潮,或许是蓄谋已久,他把车开下了公路,冲到了海滩上。

    谢知云在日记里关于海滩上发生的事情的记载是空白,过了一周后她才轻描淡写地写道聂东远为了向她道歉,在香港买了一套房子,据说是想要送给她,被她拒绝了。

    此后谢知云的日记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复仇。她想过很多方式,觉得都不太痛快。聂东远很喜欢她,她却拿不准这种喜欢是真心,还是觉得一时的征服欲得到了满足。所以她对聂东远永远是若即若离,她对聂东远的憎恶里夹杂着对自己奇怪的怨恨,这个人八成是杀害自己丈夫的真凶,她却跟他周旋,对一个思想传统的女性而言,这种负担太沉重了。

    她第一次心脏病发,是在聂家。聂宇晟把她送进了医院,那时候,也是谈静第一次见到聂宇晟。

    她有很多事情瞒着女儿,对于谈静跟聂宇晟的接近,她没有太过于阻止。聂东远生性狡诈多疑,而且谈静还小,谢知云觉得女儿与聂宇晟的相识是偶然,她压根都不曾想过,女儿会跟聂宇晟有什么特别的交往。再加上,她是真心喜欢聂宇晟这孩子,她觉得他聪明又懂事,而且幼年丧母,非常可怜。

    在矛盾中,聂东远带她去了一次香港,就在香港,他很坦白地对她说,他不太可能跟她结婚,但是物质上,他会尽量满足她。从香港回来后,谢知云就不接聂东远的电话,而且辞掉了聂家的那份兼职。

    很长一段时间里,聂东远都表现得不以为然,他认为谢知云这种做法可能是逼婚。他于是告诉谢知云,以前也有女人干过这种蠢事,下场就是他当机立断结束这段关系。谢知云没有理会他,甚至将他的所有联络视为骚扰,这才令聂东远困惑起来,或许是那习惯了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自尊心作祟,他频频地要求跟谢知云再谈一次,都被谢知云拒绝。有一次半夜,他甚至冒险到了谢家的楼下才给谢知云打电话,那天正好是周日,谈静没住校在家里,谢知云怕惊动女儿,找了个缘故下楼去,聂东远这才得到了一次跟谢知云谈话的机会。

    这次谈话仍旧是在空无一人的海滩上,谢知云不堪聂东远的纠缠,向他坦白。自己的丈夫是保管老三厂饮料配方的技术员,她之所以到聂家教钢琴,起初也没安什么好心,不管他是不是当年主使袁家福肇事的那个人,她都不打算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了。

    谢知云关于这次谈话的记录非常详细,连对聂东远的神态描写都栩栩如生。聂东远当时冷笑了一声,说:“是啊,我就是当年为了配方杀掉你丈夫的人。你没安什么好心,我就更没安什么好心了,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我就是玩玩你罢了。就你这么蠢的女人,丈夫被人害死,你自己还被我白玩这么久,你能奈我何?”

    说完这些话,聂东远就驾着车扬长而去,把谢知云一个人留在了深夜的海滩上。

    谢知云那天晚上是一个人走回去的,谁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公路上走了有多久。在最后一篇日记里,她写道:“我确实是一个愚蠢的女人,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我真的没有颜面再活在这个世上。”

    没过几个月,她就因为心脏病死在了课堂上。

    谈静后来发现,母亲没有按医嘱服用任何治疗的药物,也没有按医嘱随身携带任何急救药物,她几乎可以算是自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