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血缘关系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最后摔门的声音一震,谈静眼睛里的泪水被震得溢出来,悄无声息地摔落在地毯上,没有任何痕迹。她嘴角上扬,竟然笑了笑。是啊,还笑得出来,多么不要脸。

    其实洗澡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想,只想快快躺到床上睡觉。但洗完澡出来,看到聂宇晟的时候,她突然就做出了决定。

    瘾君子为什么难以戒掉毒瘾,因为他尝试过吸毒的快感。那么真心爱过的人呢?因为知道真爱的滋味,所以那个人永远有一种毒品似的魔力。她已经买不起这种毒品,又没有别的办法得到,只好彻底地拒绝,强制自己戒毒。

    聂宇晟就是毒品,她再也碰不起。

    只要他对她温柔一点点,只要他对她关心一点点,她就觉得,七年前的一切卷土重来,只是,她再也要不起了。

    要让他绝望,方式有很多种,要让自己绝望,方式只有一种。

    伤害他,这样他不会再正眼看你,他拒绝再与你有任何往来,他和你的世界,原本就是两个。从此之后,再不相干。

    只是他最后掉头而去的时候,她又想起在他家里,窗台上的那碟豆芽。曾经有无数次,他满怀希望的,将豆子放进碟子里,搁上清水,因为她说过,豆子发芽的时候,自己会回来。这么多年,他还在窗台上放一碟豆子,慢慢地等着它发芽,是盼着她回去吗?

    七年前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打算把自己的一生都埋葬了。

    看到窗台上那碟发芽的豆子,她却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她不是傻瓜,知道他为什么动手打孙志军;她不是傻瓜,知道他尖酸刻薄之后那近乎虚弱的挣扎;她不是傻瓜,知道他为什么在停车场里开着车狂奔而去。他仍旧爱她,直到此时此刻,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像条暴龙似的,摔门而去。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聂宇晟竟然又回来了。有人按门铃,她还以为是酒店的人,从猫眼看到竟然是他,她几乎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她还是打开门,他站在门口,没有任何进来的意思,只是简短地问:“你会去找别人吗?”

    “什么?”

    “为了十万块钱——为了你儿子的手术费,你还会去找别人吗?”

    她愣了一下,说:“没什么别人……没人会帮我的。”

    他咄咄逼人地问了一句:“那么盛方庭呢?”

    谈静没想到他会提到盛方庭,她说:“你管不着。”说完就打算关上房门,他一伸手就挡住了:“我给你。”

    她又愣了一下。

    “我给你十万,让你儿子动手术,但我有条件,你必须跟你丈夫离婚。”

    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她说:“要我跟他离婚也可以,多加十万,我要二十万。你也知道,离婚也是需要钱的。”她说得流畅而自然,仿佛早就跟人经历过这样的讨价还价。她已经麻木了,他最讨厌她要钱,那她就要钱好了。

    他突然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他挥手的起初很用力,但落到她脸颊上的时候,其实已经很轻了。那一耳光把她打怔住了,而他却像真正挨打的那个人,他身子摇晃得似乎站不住,极力地在压抑着什么,胸膛剧烈起伏。她脸上湿乎乎的,伸手摸了摸,才发现有血,但不是她的血,她这才看到他右手在滴血,一滴滴正落在走廊的地毯上。

    她听到他说:“我给你二十万。”

    然后他转身就走了,步子很快,他的右手似乎受伤了,血滴了一路,一直滴进了电梯。

    聂宇晟在凌晨四点左右回到了急诊中心,外科的值班大夫替他做的创口清理,刚见着他掌心的伤口时,值班的医生吓了一跳,问:“这是怎么弄的?”

    “体温计断了。”他只这样简单地说了五个字。

    值班医生还是挺紧张,因为伤口深,里头有玻璃碎片,而且还担心有残留水银,所以花了好长时间清洗伤口,反复确认水银都已经被清理干净,因为汞是剧毒。

    “小聂你真是太不小心了。”值班医生埋怨说,“怎么戳得这么深?疼吧?再深一点可要戳断肌腱了,又是右手,你可是心外科未来的新星,你要是不能拿手术刀了,你们方主任非跟我拼命不可……”

    聂宇晟神色恍惚,完全没有听到同事在说什么,好像在问自己疼不疼,当然疼,可是再疼也不会有心口那个地方疼,在离开酒店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心绞痛。几乎临床上描述的症状都有:胸口剧痛,透不过来气,还有,呼吸困难。

    他还能平安把车开到医院,还能记得到急诊外科清理手上的伤口,真是一个奇迹。

    同事已经给他包扎好伤口,再三叮嘱他准时来换药,然后说:“你打车回去吧,这样子没法开车,你一捏方向盘肯定就疼。对了,你怎么来的?”

    “开车来的。”

    同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今天晚上的聂宇晟有点异样,他平常也很少说话,但平常的那种寡言少语,跟今晚的惜字如金并不是一回事,今天晚上他的脸色苍白,神色疲倦,像害过一场大病似的。问他什么,他也答,但是精神恍惚,完全心不在焉。

    要不是心不在焉,怎么会弄断体温计?还不小心把体温计戳得这么深?

    “要不你去你们值班室睡一觉吧,都快天亮了。对了你明天……不,你今天上什么班?”

    “白班。”

    “那就别回去了,去值班室打个盹,回头该交接班了。”

    聂宇晟很顺从地点点头,乖得像个孩子一样,梦游似的走出急诊中心,然后去心外科的病房。值班室的门开着,高低床上都没有人,他筋疲力尽,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似乎睡了没多大一会儿,就有人怒气冲冲狠狠拍了他一巴掌,用劲很大,打得他很疼,他揉着眼睛坐起来,一看,竟然是方主任。

    天早已经大亮,他吓得一身冷汗,交接班结束了?自己误了接班?查房也结束了?方主任一脸怒气:“昨天不是叫你滚回去休息,你怎么又睡在这儿了?”

    方主任身后有人小声解释说昨天晚上十点急诊那边临时有个病人,叫聂宇晟来医院,所以他才会睡在这儿。

    方主任却仍旧怒气冲冲:“急诊的人都死绝了?值班的人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叫聂宇晟急诊?”

    说话的人很尴尬,科室的几位主任都不年轻了,虽然权威,急诊在半夜的时候还是尽量不去打扰他们。所以一般碰见棘手的病人,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打电话叫聂宇晟,有他在,医疗方案处置得当,即使是难度高的手术,他主刀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聂宇晟知道这时候不能解释,越解释方主任会越生气,可是偏偏不凑巧,方主任看到了他手上的纱布,问:“手怎么回事?”

    聂宇晟知道要糟,只好硬着头皮答:“不小心弄伤了,没什么大碍,同事硬要替我包上,说包上好得快……”

    “怎么弄伤的?什么叫不小心?难道自己拿手术刀割的?”方主任一脸的挖苦,“能耐啊,左手拿刀割自己右手?昨晚外科谁值大夜班?谁替聂宇晟做的包扎?叫他上来见我!”

    大外科是一家,急诊的值班医生正打算下班回家,听说心外的方主任叫他,一猜就知道怎么回事。战战兢兢地上来,见方主任沉着脸,更加觉得不妙,先恭恭敬敬叫了声主任,方主任“哼”了一声,指了指聂宇晟:“他的手怎么回事?”

    “体温计断了,戳在手心里,好在不深,没缝针,就清创消毒,包上是怕感染。”

    “戳得不深你会包上吗?”方主任咆哮,“你以为我第一天在外科?这种季节这种气温,若是戳得不深,为了防止捂出感染,最好的办法是不包扎。聂宇晟糊弄我,连你也糊弄我!你们倒是齐了心是不是?”

    最后方主任气咻咻地叫聂宇晟滚回家睡觉去,说看着他就生气,科室手术那么多,排期排得满满当当,他还弄伤右手,真是活腻了。

    这个时候老董才大着胆子插了句话:“老师,三十九床原本是定的今天手术……”因为原定方案里他是二助,现在主刀打发一助回家,他当然要提醒一下主刀,不然这手术没法做了。

    “三十九床的家属不是来闹事被派出所带走了吗?”方主任不耐烦地说,“还做什么手术,万一手术台上再出点什么意外,那个无赖还不把责任全推到医院身上?不做了,无限期推迟。CM公司的项目另外选人!”他又指了指聂宇晟,“你这两天做不了手术,正好,就干这事,好好重新挑个合适的病人,要是再出什么妖蛾子,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聂宇晟再次被赶回了家,他是打车回去的,因为手疼开不了车,也因为实在是精神疲劳。他回家就睡觉,睡得昏天黑地才被门铃声吵醒,一看显示屏,竟然是舒琴。

    他把门打开,问:“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周二,舒琴应该是在上班。她说:“我陪上司去医院看同事,就是那位盛经理,顺便去看了看伯父,说你两天都没有过去了,伯父怕你出什么事,我就打了个电话去你们病房,结果人家告诉我说,你被人打了。”她仔细看了看聂宇晟的脸,“真被人打了?下巴还青着呢!现在的病人家属怎么都这个德性,动不动就打医护人员?”

    聂宇晟撇开话题,问:“我爸怎么样?”

    “放心吧,没把你光荣负伤的事告诉他。他状态不错,就是担心你。说下礼拜要去香港开会,希望你一起过去。”

    “我走不开,医院事情多。”

    “肿瘤的曹主任说,伯父这种情况,最好在飞机上有医护人员随行,说就叫你去得了,肿瘤那边也忙,抽不出人手来。”

    “那叫他跟我主任说。”

    舒琴又气又好笑:“跟谁赌气呢?大少爷,那是你亲爹!”

    聂宇晟叹了口气,舒琴这才看到他手上的纱布,问:“这也是病人家属打的?拿什么东西打的?”

    “没什么,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舒琴看了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问:“都快两点了,你吃饭了没有?”

    吃饭?好像他连昨天都没有吃饭……怪不得什么精神都没有,但是真的没有胃口。昨天谈静走后,他枯坐了半晌,又正好遇上黄昏时分雷阵雨,他懒得出去,连晚饭都没有吃。后来半夜去医院,又遇上谈静,折腾了大半夜,今天早上从医院回来,倒头就睡,吃饭,他真的忘记了。

    “没吃过?怪不得你脸色这么难看。”舒琴站起来走到开放式厨房,“我给你弄点吃的,冰箱里有什么?”

    冰箱里还有鸡蛋和牛奶,舒琴看了看牛奶已经过期,随手扔进垃圾桶,说:“给你煮碗面得了,对了,你窗台上那碟豆芽呢?”

    “干什么?”

    “跟鸡蛋炒炒,当哨子,哨子面。”

    聂宇晟一动不动,脸色阴沉:“那豆芽不是吃的。”

    “那你天天在窗台上放一碟豆子生芽,净化空气?”

    “反正不是吃的。”

    舒琴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诧异地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冲啊?被人打了心情不好?你们医院不是见惯了大阵仗,收拾医闹很有一套么?再说有你们那方主任在,他比医闹还狠呢,谁敢给你气受?”

    聂宇晟却没有做声,舒琴看他皱着眉头坐在那里,似乎很发愁的样子,于是问:“你到底怎么了?”

    聂宇晟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看了她一眼,突然问:“能借我点钱吗?”

    “哟,我是说你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么为难事似的,原来是问我借钱。”舒琴开了个玩笑,“又跟你爹赌气呢,一分钱都不愿意拿他的?找我借钱可以啊,我也要收利息的。你要多少?”

    “十二万。”聂宇晟算了算手头的活期,前阵子取了三万给谈静,现在就只有八万了,要给谈静二十万,还差十二万。他说:“等过阵子我股票套现就还给你。”

    “怎么突然急着用钱?”

    聂宇晟垂下眼睛,他不愿意对舒琴说谎,但是事情没解决之前,他也不愿意向舒琴说出实情,舒琴肯定要骂他疯了。他也确实是疯了,才会答应给谈静二十万。那天晚上他本来就应该驾车离去,可是想到她绝望空洞的眼神,一个病重的孩子给了她太多负担,他已经见识到她的丈夫是怎么样一个人,完全指望不上。也许她会在绝望之中另外找人去筹手术费,比如盛方庭。

    想到这里,嫉妒就像毒蛇一样盘踞了他的心,他马上上楼,跟她说,他愿意给她钱。

    那一句话太难堪,他不愿意她再对别的男人说出来。

    舒琴见他不肯说,也没追问,自顾自给他做面条。聂宇晟说:“我去洗个澡。”他的手不能沾水,舒琴帮他先用保鲜膜裹上,所以洗澡的时候特别不便,也特别慢,洗到一半,舒琴在外面叫他:“你手机在响。”

    “谁打电话?”

    “不知道,来电显示没名字,就一个号码。我报给你听?”

    医院同事、重要的朋友他都有把号码存在通讯录,估计是哪个病人家属,他才没存号码,报给他听他也不知道,于是说:“不用,帮我接一下,若是有急事,就告诉他我十五分钟后回给他。”

    “好。”

    他洗完澡出来,先把手上的保鲜膜撕了,来不及吹头发,随便拿毛巾擦一擦。看面条已经煮好,舒琴还在里面卧了两个荷包蛋,他左手拿筷子挑起面条,右手拿起手机,问舒琴:“刚才谁打电话?”

    “一个病人家属,说有急事找你,我就说你在洗澡,十五分钟后回给她。”

    聂宇晟调出通讯记录,最后一个通话果然显示是号码而不是人名,那个号码曾经给他打过电话,他不愿意也并没有存到通讯录,却已经记得——因为是谈静。

    “怎么啦?”舒琴看他脸色煞白,于是又问,“很重要的病人?那女人在电话里都快哭了,你赶紧给人家回过去吧。”

    聂宇晟搁下筷子,走到阳台上去回电话。谈静的手机没有用彩铃,是单调的“嘟嘟”声,让他觉得漫长而焦虑……他不安地踱着步子,阳台宽大,是开发商送的所谓空中花园。很多人家都将阳台封起来做阳光房,他因为一个人住,不需要那么大的地方,所以索性没有封,任由设计公司放手做成了空中花园。靠近栏杆的一侧种了竹子,不时的在风中摇曳,让他更加觉得心烦意乱。

    谈静终于接电话了,她的声音很平静,但舒琴刚刚还说她在哭。他问:“什么事?”

    “我到医院看平平,他们说手术无限期推迟……”

    “手术取消了。”

    “可是……”

    “我不是答应给你钱了吗?你拿钱做常规手术好了!风险更小保险系数更大,你还要怎么样?”

    听筒那端是长久的沉默,静得几乎连她的呼吸都听不到,过了好久,他终于听到她说:“对不起,聂医生,打扰您了。”

    她没有说再见,就把电话挂断了。

    聂宇晟合上手机,伏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蓝天白云,突然又想抽一支烟。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心浮气躁。刚刚舒琴接电话,谈静肯定会误会什么。但为什么他不愿意她误会?明明更没有资格谈到感情的是她。她还没有离婚,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她还想怎么样?难道她真的指望他跟她破镜重圆?

    聂宇晟一直没有想过给谈静二十万之后怎么办,他给她钱,也只是不愿意她问别的男人去要。她已经一无所有,也许把她逼急了,她真会出卖她自己。那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给她钱,还让她离婚。她的丈夫简直就是个火坑,他不愿意她再在火坑里待着。

    但是把她从火坑里捞出来之后呢?

    他真的没有想过。

    舒琴隔着落地窗看着聂宇晟,他已经讲完电话了,但是伏在栏杆上没有动,从背影看,明明一个大男人,却孤独得像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似的。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这一刻,他肯定是又想起他那个前女友了,因为她知道,只有想到那个人的时候,他才会连背影都显得如此萧索,如此寂寥。

    谈静拿着手机回到病房,王雨玲问她:“聂医生怎么说?”

    “他说手术取消,让我们做常规手术。”

    “哎呀。”王雨玲紧紧皱着眉头,“肯定是昨天孙志军来闹事,所以医院生气了,不肯给平平做手术了。”

    “不是的。”谈静只说了这三个字,就闭上嘴,因为孙平已经醒了,昨天晚上谈静没有陪床,孙平却彻底地苏醒过来,今天早上她来探视,真是莫大的惊喜。孙平的精神已经好多了,还嚷嚷要吃鸡蛋羹。王雨玲就去食堂买了鸡蛋羹给他吃,查房的时候,护士长也说孙平恢复得不错,看来术前情况稳定,叫他们抓紧时间做手术。

    谈静感冒了,戴着口罩,只逗留到探视时间结束。王雨玲留下来陪孙平,孙平虽然舍不得谈静,但也没有哭闹。到了下午的时候,孙平终于忍不住了,问:“王阿姨,我想回家,我想回家跟妈妈一起。”

    到底是孩子,在病床上躺了几天,憋屈坏了。王雨玲安慰他:“乖,医生说,咱们现在还不能回家,还要住院观察一下。”

    “可是我想妈妈了……”

    孙平的脑袋耷拉下去,这时候隔壁床的老人插了句嘴,说:“孩子看着怪可怜的,要不带他去儿童活动室玩玩,那里都是小朋友,说不定他喜欢。”

    王雨玲一听,觉得这主意不错,马上就去问护士长,护士长说:“那你带他下去玩玩吧,不过就让他在一旁坐着,看看动画片什么的,千万别做任何运动,更不能跑不能跳。”

    “好。”

    王雨玲抱了孙平搭电梯去儿科,那里有医院最大的儿童活动室,儿科的小病人情况不严重的,都会在下午的时候去那里玩。还有一些骨折的小朋友在那里做复健,所以有十几个孩子,也很热闹。

    孙平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就认识了好几个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一个小男孩孟小圆是住在儿科的,他是玩轮滑把胳膊给摔断了,现在还打着石膏。一个小女孩琦琦是住在血液科的,家长很紧张,一直寸步不离地跟着。还有一个小男孩叫峰峰,大家都喜欢他,他前不久刚从ICU转到儿科普通病房,每次都是被轮椅推来的,医生说他还不能走路。

    “峰峰的爷爷可好了,每天都来看他,还给他带很多玩具。”

    “这里的小朋友,他爷爷都会送玩具,我们都喜欢他爷爷。”

    “那个不是他爷爷啦!是他的干爷爷!他自己的爷爷早就不在了,这个爷爷是救他命的爷爷。”琦琦毕竟是小姑娘,说起话来口齿伶俐,头头是道,跟绕口令似的。

    “看!峰峰的爷爷来了。”

    王雨玲压根就不认识聂东远,聂东远每天都会过来儿童活动室。今天照例带了好些玩具,很高兴地让自己的护工发给每个小朋友:“来,每人一个,最新的变形金刚。”

    小姑娘们都撅嘴:“爷爷偏心!我们不喜欢变形金刚!”

    聂东远笑眯眯的:“知道你们不喜欢,那是给小伙子们的,来,给你们小兔子。”雪白的毛绒玩具让女孩子们一阵欢呼,每人抱了一个,奔过去玩过家家了。

    聂东远坐下来,看男孩子们都拥过去拿变形金刚,每个人都兴高采烈,他跟峰峰说了会儿话,峰峰很高兴,要把自己吃的病号饭分给他一半。聂东远笑呵呵地拒绝了,说:“爷爷有病,医生不让我吃这个呢。”他一回头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孙平,于是说,“哟,今天又来新的小伙子啦?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孙平本来就不爱说话,瞪着乌黑的大眼睛看了聂东远一眼,又看了看王雨玲。王雨玲觉得聂东远这个人还挺和气的,一来就送孩子们玩具,看峰峰又叫他爷爷,估计他是这个小病人的家长,于是说:“平平,要有礼貌,爷爷问你话呢。”

    孙平这才怯怯地看了聂东远一眼,小声说:“我叫孙平,今年六岁。”

    聂东远听他细声细气的,斯文得跟个女孩子似的,于是笑着说:“去拿个玩具吧,大黄蜂,喜不喜欢?”

    孙平却没有动,摇了摇头,轻声说:“妈妈说,不能要别人给的玩具。”

    “哟,还挺有骨气的。没事,这里小朋友都有,爷爷专门多买了几个,送给大家的。”

    孙平又看了王雨玲一眼,王雨玲点点头,他这才慢慢走过去,从护工手里接了一个玩具,说了“谢谢”,走回来又对聂东远说“谢谢”。

    “这孩子真乖。”聂东远伸手想摸一摸孙平的脑袋,没想到他却一偏头让过去了,让聂东远摸了一个空。他愣了一下,笑着缩回手,问王雨玲:“你是他妈妈?”

    “不是,我是他阿姨。他妈妈感冒了,怕传染,没在医院陪护。”

    “这孩子真跟我儿子小时候一样,连摸都不喜欢别人摸他。”聂东远很感伤似的,“那时候我儿子也才像他这么大,一副倔脾气,一转眼,二十多年都过去了。真是快……”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孙平,笑着说,“这孩子还长得真跟我儿子小时候挺像的,大眼睛,长睫毛。小时候我就说,处处都像我,唯独眼睛眉毛是像他妈妈,跟女孩子似的,睫毛长得能放下铅笔。我一说他长得像我,他就指着自己的睫毛反问我:‘你有这么长的睫毛吗?’我逗他说睫毛长有什么用,他就说,‘好看啊!能挡灰啊!’”

    王雨玲听着他絮絮地讲,心想这也是一个寂寞的老人。孙平却听得抿嘴笑起来,尤其讲到睫毛能挡灰的时候,他笑得眼睛都弯起来,越发显得稚气可爱。聂东远心里一阵温柔,想起聂宇晟这么大的时候,正是最依赖自己的时候。每天一回家,他就能扑到自己怀里来,搂着自己的脖子,软言软语地问:“爸爸,你能不能不上班啊?”

    那样全心全意的信任和依赖,父子之间那般亲密无间,也差不多快像上辈子的事情了吧。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天真无邪的孙平,问王雨玲:“我能抱抱他吗?”

    “可以啊。”

    聂东远抱起孙平,孙平瘦,所以也没费什么劲。孙平一手拿着那个大黄蜂玩具车,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当孙平软软嫩嫩的手指搂过来时,聂东远只觉得就像多年前的黄昏,幼年聂宇晟扑进自己怀里的那一刹那,简直让自己一颗心都快要融了。他看着孙平乌黑的大眼睛,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疼,问王雨玲:“这孩子什么病?”

    “先天性心脏病。”

    “哦?心脏?我儿子在心外科,让他给看看,他是他们心外科年轻医生里头技术最好的。这孩子主治大夫是谁?”

    “聂医生,聂宇晟聂医生。”

    “哎哟,那就是我儿子,你放心吧,他可能干了。”聂东远挺得意地说。

    正说着话,峰峰却不高兴了:“爷爷,我也要你抱。”

    “好好,都抱。”聂东远十分开心,恰巧这个时候聂宇晟来了。舒琴走后,他想还是应该来医院看看聂东远,谁知道到病房扑了个空,说是到儿科跟小朋友玩去了,于是他又找到这边儿童活动室来。

    远远他就看到聂东远被孩子们围在中间,笑得很开心似的,他心里明白,其实聂东远还是挺期望自己结婚,能让他看到孙子。不过这种事情,一年半载之间,他真没办法让老父实现这个愿望。他走过去,叫了声:“爸。”

    “哟,你来了。”

    聂宇晟也看到了孙平,他像是小小的无尾熊,胆怯地趴在聂东远的肩上,于是他就说:“医生让您不能劳累,您还抱孩子。”

    “这孩子我刚抱起来,轻着呢。”聂东远很不高兴,“你小时候就喜欢我抱,现在又不生孩子给我抱,我只好抱别人家孩子。”

    聂宇晟不太喜欢孙平,很少正眼看他。孙平似乎也隐约知道什么似的,一见了他,就吓得紧紧搂住聂东远的脖子,把小脸都藏到聂东远耳朵后边去了。

    聂东远安抚似的拍了拍孙平的背:“不打针,你没看他连白大褂都没穿,他今天不上班,不是医生,他是叔叔,咱们不打针。”

    聂宇晟无动于衷:“您该回病房量血压了。”

    “好,就走。”聂东远却没舍得把孙平放下来,哄着他说,“你看这位叔叔,他小时候啊,就像你这样,怕打针,一见了医生就能哭得背过气去。嘿嘿,现在可出息了,自己当医生了。咱们长大了,也当医生好不好?拿针扎别人。”

    孙平这才怯生生地探出头来,笑了一笑。聂宇晟沉着脸,聂东远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看到你啊,爷爷就想起叔叔小时候……”他又看了看脸色难看的儿子,再看看孙平,说,“还真有点像……聂宇晟,回头我把你小时候的照片找出来给你瞧瞧,你小时候差不多就这模样。不过这孩子比你瘦,你小时候白胖白胖的,我一直担心你长成个大胖子……”

    聂宇晟看着聂东远抱着孙平,聂东远自从病后,格外喜欢孩子,还特意给那个摔在工地上的孩子捐了所有医药费。大约是人上了年纪,又病了,格外珍惜生命,喜欢活泼可爱的孩子,所以才会天天到儿童活动室来,陪孩子们玩,当圣诞老人大派礼物,以慰寂寥。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聂宇晟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好像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是是什么事情呢?他又想不出来。只是有种预感,就像是划船的时候驶进了桥下,阴影像铺天盖地似的,黑沉沉地压过来。

    他送聂东远回到病房,看护士量完体温血压,就到了吃饭时间。聂东远留他吃饭,他说:“我去病房看看。”

    “你今天不是休息吗?”聂东远忍了半天,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你的脸怎么了?还有手,怎么扎着纱布呢?跟人打架了?”

    “没有。”

    “那你下巴怎么青了?”

    “资料柜的柜门没关好,不小心磕的。”

    “手呢?”

    “拿温度计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戳伤了。”

    “多大人了,怎么跟孩子似的,不省心。”聂东远似乎相信了,批评他,“毛毛躁躁的,还成天治病救人,再这样下去,你们主任敢让你上手术台吗?”

    “所以主任叫我休息两天。”

    “那你还去病房干什么?”

    “病房里住着我的十几个病人,就算不值班,我也得过去看看。”

    “去吧去吧。”聂东远换了话题,“下星期陪我去香港。”

    “这需要我领导同意。”

    “我已经跟你们业务副院长打过招呼了,他说没什么问题,会跟你们主任说的。”

    聂宇晟还想说什么,但聂东远已经挥手示意,聂宇晟把话忍了回去。舒琴说得对,这是他父亲,而且需要医护人员在飞机上,他就陪他走一趟好了,是儿子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聂宇晟回到病房,两天两夜没有值班,昨天半夜又收了个急诊,积下大堆病程要写,还有病人明天早上要办出院。他正琢磨是不是加个班,护士长正好路过值班室,看到他:“小聂,怎么又来了?方主任看到,又该生气了。”

    聂宇晟说:“还有好多事没做。”

    “工作哪是做得完的。对了,老董的老婆生了,今天中午生的,全科室的人差不多都去妇产科看过了,你也去一趟吧。”

    “好啊,董师兄一定高兴坏了。”

    “可不是,七斤六两的大胖小子,老董笑得嘴都合不拢。连方主任下午都去看过了,还抱了小宝宝呢!”

    聂宇晟想到这位师兄平常对自己照顾颇多,现在添丁,自己当然应该去看看。于是收拾了一下,去门口小店买了个红包,装了贺金,再到妇产科去看老董夫妇。

    老董正手忙脚乱给孩子喂奶,刚出生的小婴儿,袖珍得还没有普通热水瓶大,包在襁褓里,小脸只有食堂的包子那么大。聂宇晟把红包交给老董,又跟老董的太太说了会儿话。老董太太就埋怨老董:“你看他老把孩子给抱着,好像怕别人抢了去似的。护士都说了,孩子刚出生第一天,睡着是正常的,他愣是要四小时喂十五毫升的牛奶,孩子不醒,他就念叨个没完……”

    “我那不是希望他早点把胎便排完。”老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小聂,你坐呀!你看,我儿子长得像我吧?”

    聂宇晟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难得地笑了笑,看了看那小小的熟睡中的婴儿,说:“是挺像你的。”

    “哼!我老婆还说不像我。这孩子刚被助产士抱出来,我妈就说:‘嘿,这肯定是咱们家的孩子,一准没抱错,就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一个模子里出来似的!你看看这眼皮,你看看这睫毛……’”

    仿佛是电光石火,聂宇晟突然想起聂东远抱着孙平的时候,自己到底是哪里觉得不对了,某个可怕的念头突如其来地浮现在他的脑海,就像月亮从重重的乌云中露出一缕清冷的光芒,刺破夜幕的沉重。他被那个可怕的猜测击倒了,他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过,可是今天,就在刚刚那一刹那,他突然就想到了。他浑身发抖,慢慢地站起来,老董看他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似乎整个人都在发抖,不由得错愕:“小聂,你怎么啦?”

    聂宇晟迷惘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浑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老董又问了一遍:“你怎么啦?”他这才定了定神,说:“突然想起来,有个病人,我下错处方了。”

    老董一听,也急了:“哎哟,那赶紧去改啊!快!快!”

    聂宇晟顾不上再说什么,急匆匆离开了妇产科病房。他一路狂奔到电梯,焦虑地按着上行键,电梯终于来了,在电梯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煎熬似的。好不容易到了心外病房,他急匆匆走到病房外头,却又迟疑了。

    谈静不在,王雨玲在哄孙平吃饭,孙平很听话,自己拿勺子舀着汤泡饭。从病房门口,只能看到他大半张侧脸,还是像谈静。聂宇晟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谈静的丈夫长得什么样,这孩子到底像谁多一点儿。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一点勇气走近那个孩子。他折返到护士站,值班护士看到他,也非常意外:“聂医生,你不舒服呀?你脸色好难看,是不是伤口感染发烧?”

    聂宇晟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三十九床的血样,还有吗?”

    “有一份在化验处吧,不知道他们毁了没。”

    值班护士话音没落,聂宇晟拔腿就走。值班护士惊诧极了,平常聂医生不爱说话,可是为人特别有礼貌,问一点小事,都会向人道谢,今天他竟然连一个字都没说就走了,而且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像家里失了火似的。

    任何时候聂医生都沉得住气,手术室的护士们动不动就说,你们心外的聂宇晟真是太沉得住气了,什么阵仗他都应付得下来,哪怕天塌了,他似乎都能把镊子一竖,先把天撑在那儿,然后继续淡定地做完手术。可是今天,聂医生这是怎么啦?

    聂宇晟去化验中心找到个熟人,托她进去找血样,血样找到之后,他又去体检中心,只说有点低烧,查个血象看看,抽完血他说自己送到化验中心去。体检中心当然没意见,他拿着两份血样,却打车去了医学院,找到自己留美时的一位同学,那同学跟他研究方向不一样,所以回来后就在医学院主攻遗传学。

    “我父亲的朋友托我做一份DNA鉴定,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那位同学知道他父亲的朋友皆是非富则贵,富贵人家最重视隐私,这种事也屡见不鲜,所以还跟他开了个玩笑:“哟,别人搞出人命,你脸色咋这么难看?”

    聂宇晟完全没心情跟老同学开玩笑,只说:“结果一出来马上打电话给我,不论是什么时候,对方很急。”

    “没问题,我给你加个班,顶多四个小时,十六个位点,怎么样?够对得起你这份人情了吧!”

    聂宇晟不吃不喝不睡地等着,他从来没有觉得时间如此的煎熬,如此的漫长。在日常工作中,他常常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四个小时,只觉得时光飞逝,从打开胸腔到最后的缝合,似乎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但是这四个小时,比四天甚至四个月还要漫长,他数次想要冲动地给谈静打电话,或者直接去找她,可是找她有什么用呢?她是不会对他说实话的,如果她真做出这样的事来。他涔涔地流着冷汗,焦虑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医院看到孙平,他说了什么?他说了极度刻薄的话,他说这就是报应。而谈静,只是用含着泪光的眼睛,看了他一眼。他不敢想像,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谈静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她一定连心都碎掉了。他坐不住了,他觉得应该马上去见谈静,可是见面了跟她说什么呢?万一他猜错了呢?那份该死的DNA检测结果为什么还不出来!

    就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电话终于打来了,那位同学在电话里幸灾乐祸:“你那位伯父惨了,RCP值大于99.99%。你也知道,RCP值大于99.73%就已经可以确认父子血缘关系,也就是说,这两份血样,标准的生物父子关系。”

    聂宇晟只觉得眼前一黑,耳中嗡嗡作响,几乎有几分钟失去了一切知觉。就像整个人都陷进冰窖里,千针万针似的寒冷扎上来,他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自己却能清晰地听到耳后静脉流动的声音,汩汩的。在这一刹那,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任何力气移动一根手指。他不知道那个同学还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他只是本能地,艰难地,把电话挂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