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有一种爱,越挣扎越深刻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谈静回到病房后,就找到了值班室。聂宇晟正跟一个医生在说话,她站在值班室门口,好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似乎又快要没有了。幸好聂宇晟一抬头看见了她,她的声音里还带了一丝怯意:“聂医生,我想跟您谈谈。”

    另一位医生知道她是病人家属,于是拿着东西出去了。聂宇晟像是对所有病人家属一样冷淡而礼貌:“请坐。”

    谈静坐下来,她习惯性地绞着手指,每当她犯愁的时候,她就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小动作。现在她的手指肚上有薄茧,指甲坑洼不平,没有光泽,旁边还有倒刺。这是缺乏维生素和营养不良的表现……聂宇晟强迫自己将目光从她的手指上移开,公事公办地问:“有什么事吗?”

    “我想申请CM公司的补贴,我想尽快给孩子动手术。”

    聂宇晟有微微的错愕,他掩饰地打开手边的一份资料,目光却落在某个虚空的点上:“你考虑好了?手术风险你非常清楚。”

    “我考虑好了。”谈静心一横,“我没钱做常规手术,短期内也筹不到做常规手术的钱。就申请项目补贴吧,现在孩子这个样子,我拖不起了。”

    聂宇晟终于看了她一眼,她眼底有盈盈的泪光,瞳仁倒映着他的脸,非常清楚。自从重逢之后,他胸口一直像压着一块大石一般,缓不过气来。起初他只是恨,恨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多年还若无其事,过着完全跟自己无关的生活。后来恨意渐散,余下的只是无力,对自己的一种无力感。

    谈静却似乎不太想和他目光相接,她低下了头,就在她低头的那一瞬间,聂宇晟看到她发顶间银丝一晃,头发里面夹杂着很醒目的一根白发。她竟然有了白头发。

    他怔怔地看着那根白头发,谈静比他还要小三岁,她今年不过二十七岁,竟然有白头发了。

    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或许还在跟男朋友撒娇,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或许还在跟闺蜜逛街忙着买新衣买奢侈品……

    他看着那根白头发,心里一阵阵地难过,可是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他从桌上的一堆资料中找到那份申请表格,他说:“你把表填一下,最后的签名,要按上手印。”

    谈静接过那张表,她的手指在发抖,聂宇晟正要缩回手,突然看到一大颗眼泪,落在表格上,眼泪落在纸上,迅速地洇润开来,像是一朵凄凉的小花。这已经是短短两天内,她第二次哭了。不,第三次,今天下午的时候,她还躲在洗手间里,一个人哭过。

    聂宇晟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有一刹那,他几乎想要伸出手去,抚去她脸上的泪水。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也不能做,他撒开手指放开那份表格,就像是突然被烫到了一样。谈静抬头看着他,她的脸上全是泪痕,她问:“聂医生,我想最后问你一句,如果……如果身为医生,你是否建议,做这个手术?”

    他嘴角微动,最后却强迫自己,以职业的冷静和理智来回答:“根据病情的现状和你们的经济状况,我建议你接受补贴,尽快手术。”

    谈静的头一点一点地低下去,低到不能再低。她声音小小的,像是寒风中火苗的余烬,飘摇得几乎令人听不清楚,她说的是:“谢谢您。”

    谈静拿着那份表格,起身往外走去,她的脚步沉重得近乎蹒跚,她的背微微佝偻着,像是背负着一个无形的、让她无法承受的重负,聂宇晟突然觉得,她可能会一夜之间头发全白,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追上去对谈静说,不要做这个手术,比常规手术风险更大,你还是想办法筹钱去吧。

    可是她是筹不到钱的,他心里也十分清楚,连孙平的住院费都是别人替她付的,刷卡的凭条订在病人的资料卡上,信用卡支付,支付人签名是盛方庭。盛方庭凭什么帮她付钱?孙平住院,难道不应该是孩子的父亲想办法筹款吗?谈静永远比他想像得要复杂,盛方庭,她的上司,凭什么替孙平付几万块的住院押金?

    也许她选择贴补方案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如果她选择传统手术方案,说不定那个盛方庭会慷慨地掏出十万元来,替孙平做手术。她到底有什么魔力,让男人一见了她,就晕头转向?

    聂宇晟控制不住自己,把孙平的病历抽出来,狠狠地扔在了桌上。

    谈静直到下班之前才填完表格,但她不是自己送回来的,而是让王雨玲拿到医生值班室来。王雨玲把表格交给聂宇晟,问:“聂医生,什么时候能动手术?”

    “快的话,下周三或者周四。”

    “哦。”

    聂宇晟把那份表格装进资料盒里,打算下班。这时候电话响起来,是舒琴的声音,她问:“伯父好点没?”

    “今天还没顾得上去看他。”

    “正好,我已经快到医院门口了,跟你一起过去。今天我煲了汤,给伯父送过来,省得他说我对你太好。”

    “好。”

    “聂宇晟,你怎么听上去不太高兴?”

    “没什么。”他掩饰地说,“太累了。”

    “又刚从手术室出来?聂医生啊,这样下去不行,你又不是铁人,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我知道。”

    “不跟你说了,我到医院停车场了,你快过来吧。”

    聂宇晟去停车场接了舒琴,接过她手中的保温桶,闷不做声低头走路。舒琴跟他说话,他也是心不在焉。舒琴说:“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累。”

    “平常累也没看你这么蔫啊?”

    他找到一个借口:“今天被主任骂了,回头在我父亲面前,别提这事,不然他又要说在医院能挣到几个钱,还总是挨骂。”

    “主任为什么骂你?手术台上犯错了?”

    “没有,工作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舒琴笑嘻嘻地说:“看来女朋友就是没有知己待遇好,以前你可是什么都愿意跟我说,现在多问你几句,你就嫌烦。”

    聂宇晟没有搭腔,他只是默默地走路。舒琴心想看来真是被主任骂狠了,平常她跟他开这种玩笑,他一般都会辩解说哪有这回事,可是今天他似乎连话都不想说,无精打采。

    去到聂东远的病房,却扑了一个空。原来那个工地上摔下来的孩子度过了危险期,醒过来了。聂东远去了ICU,说是要去看看那个命大的娃娃,聂宇晟跟舒琴在病房里等了一会儿,聂东远才回来。

    他虽然被张秘书搀着,可是精神极好,脸色也红润了不少:“小舒你来啦?你真应该跟聂宇晟去看看那孩子,真是坚强,还没力气说话,可是已经醒过来了,护士说什么,他都会用眨眼睛来表示,眨一下是要,眨两下就是不要,真是个乖孩子!”

    聂宇晟说:“明天周一大查房,我会过去看看的。”

    聂东远瞥了他一眼,说:“怎么啦,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没什么,太累了。”

    “累就休息,哪有你们医院这样的,没日没夜地上班,做手术!简直是压榨剩余劳动力!”

    “爸,您手下的员工也经常加班,拿张秘书来说,他哪天不是二十四小时待命,到现在还在加班呢。”

    张秘书连忙说:“我其实早已经下班了,我只是来看看聂先生,不算加班。”

    聂东远眯起眼睛,又打量了儿子一眼:“这么大的火气,谁惹你了?”

    “没什么。”

    “放屁!”聂东远眉毛一挑,“你是我生出来的,你那心眼里在琢磨啥我不知道?说,是跟同事吵架了,还是你们领导训人了?”

    舒琴笑着解围:“伯父真是厉害,什么都知道,今天他们主任骂他了。您看,什么都瞒不过您。”走过去打开保温桶,“我给您炖了虫草乌鸡汤,这还热着呢,您趁热喝一碗,凉了不好喝了。”贵宾病房里有厨房,聂东远住进来之后,秦阿姨每天都过来送饭,有些菜就直接在厨房加热,所以锅碗瓢盆,一应厨具都是全的,舒琴进厨房拿了汤碗和勺子,就出来盛汤。

    聂东远当着舒琴的面,也没说什么,接过汤碗尝了尝汤,就夸舒琴手艺好。然后说:“聂宇晟打小挑食,我就犯愁他哪天别把自己给饿死了,结果遇上你,偏偏这么会做饭,真是算他运气好,饿不死了。”

    舒琴只是笑笑,盛一碗汤给聂宇晟:“你也喝一点,我炖得挺多的,这汤不能回锅加热,明天我再炖。”

    “我不饿。”

    舒琴还没说话,聂东远说:“不给他喝,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谁对他好他咬谁。”

    舒琴笑了笑,回去的路上,她对聂宇晟说:“哄着老人家一点儿又何妨,毕竟他在生病。”

    “对不起,我今天太累了。”

    舒琴说:“你不像是累了,倒像是有心事。”

    “有件事,我不知道自己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说来听听。”

    聂宇晟不做声了,他如何向外人讲述自己和谈静之间的种种?那些过去的事情,像是一根针,扎在他的心尖上,动一动,痛,不动,仍旧痛。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舒琴不应该算外人,他下过决心结束一切,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是阴差阳错,谈静偏偏总是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如果Mark不爱你,他其实过去都是骗你,你会恨他吗?”

    舒琴想了想,说:“那要看我爱不爱他,很多时候,恨,常常是因为爱。如果我不爱他了,当然就不恨他。”她打量了聂宇晟一眼,“怎么啦?你的前女友?她不是嫁人了么?”

    “是啊她嫁人了。”聂宇晟说,“你放心,基本的道德我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对别的女人有什么想法。”

    “有没有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们的关系,是否有信心保持到将来。”

    聂宇晟嘴角微抿:“我会努力。”

    舒琴笑了笑,岔开话题:“我姨妈说,想让你去吃个饭。自从上次你把我从相亲会上解救下来,她就一直念叨有空让你去家里吃饭,我推了好几次了,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不过现在我们正式交往了,我想去吃个饭,也没什么吧?”

    “下周末吧。”

    “好,行。不过你的排班怎么样,会不会周末有重要的手术走不开?”

    聂宇晟立刻想到谈静的申请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或许周三或者周四就会给孙平做手术,他说:“周末应该没有什么事。”

    “那我跟姨妈说一声,让她提前准备一下。”

    周一上班大查房结束后,照例有个例会。方主任会利用这个时间,短暂地交代下一周的工作安排,顺便听取各人的汇报,调整一周的计划。轮到聂宇晟的时候他说:“三十九床孙平申请CM公司的补贴,您看这个手术排到哪天?”

    因为是第一例,所以特别慎重,方主任说:“周四有部长的心脏搭桥,这个周二做吧。”

    聂宇晟愣了一下,方主任说:“时间是仓促了点,不过那孩子的情况,越早手术越好。通知科室做好术前准备,还有,跟家属的谈话一定要到位,谈话内容一定要求家属签字同意。”

    “好的。”

    “还有,未成年人的手术,一定要坚持监护人即孩子的父母都到场签手术同意书,别跟脑外科一样,弄出事来。”

    脑外科去年出了件事,一个未成年病人因脑瘤做伽马刀手术,病人母亲签了手术同意书,结果术后病人的预后情况不好,病人父亲到医院大闹。本来病人父母离婚了,孩子判给母亲,所以手术同意书也是母亲签的,但那病人的父亲原本是个无赖,愣是说他不知情没有同意,说医院未经同意擅自给孩子手术,要赔偿一切损失。虽然于情于理医院都没有任何责任,不过被闹了整整三四天,那无赖每天带着几十人堵在门口,连救护车都不让进,最后院方没有办法,破财免灾,协商减免了两万块的医药费。院长气得拍桌子大骂,说这种医闹就是赤裸裸的勒索。再三强调儿科手术一定要严格程序,强调所有监护人到场,免得给人钻这种空子。

    方主任百忙中还叮嘱这么一句,聂宇晟也知道他的意思,风险高,当然要防患于未然。所以开完会后,他就到病房,对谈静说:“孙平排期在这周二手术,也就是明天。从今天起不要给孩子进食,护士会来交代手术前的注意事项。还有,叫你丈夫来医院一趟,手术前谈话,还有手术同意书,都需要你们两个人同时在场。”

    谈静愣了一下,嗫嚅着问:“他不来行吗……他工作挺忙的……”

    “什么工作比孩子动手术更重要?”聂宇晟不由得加重了语气,“按程序他必须得到场。”

    谈静习惯性地低着头,聂宇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微微蹙着的眉尖,很多时候,她都是这样一种愁态。他想她的丈夫肯定不怎么体贴,最简单的表现是,孙平已经住院好几天了,她的丈夫从来没来看过孩子,更别提陪床了,连每天来送饭,都是那个王雨玲。

    谈静几天夜里都没有睡好,此时已经筋疲力尽,她温顺地说:“好的,我会通知他来。”

    聂宇晟没再说什么,径直走出了病房,他已经不太愿意在谈静面前多待,更不愿意和她说话。他似乎把自己逼近了一个死胡同里,举头都是高墙,怎么样都碰得自己生疼生疼。

    周一特别忙碌,因为周二排了孙平的手术,所以科室把他调到了白班。为这台手术,方主任还专门开了个会,最后决定方主任亲自主刀,聂宇晟一助。毕竟是新技术革新的第一例手术,成败都很关键。CM公司也非常重视此事,专门派了一个人来负责协调,很尽责地跟手术的班底讨论了所有的技术问题。

    到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方主任还惦记着这事,问聂宇晟:“术前谈话谈了吗?手术同意书怎么还没签?”

    “我通知家属了,但孙平父亲还没来……”

    聂宇晟话音未落,突然一个护士慌慌张张闯进来,叫:“主任!您快去看看吧!三十九床的病人家属打起来了?”

    聂宇晟吓了一跳,方主任问:“怎么回事?”

    “不知道,两口子吵架呢,越吵越厉害,护士长都过去劝架了,结果两口子打起来了……”护士话还没有说完,聂宇晟已经冲出了办公室。他冲到楼下病房,远远就看到走廊里围着一堆人,有病人有家属,只听护士长尖着嗓子,正在说:“你怎么打人呢?”

    “我就打,你管得着吗?”远远就听见一把沙哑的喉咙,透着蛮横不讲理。

    “医生来了!”

    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几个病人认识聂宇晟,连忙让开一条路,聂宇晟就看到一个男人,看上去虎背熊腰的,一张脸通红通红,老远都闻得到酒气汗臭。而谈静站在一旁,护士长像母鸡护雏似地挡在谈静面前。聂宇晟目光一扫,已经看到谈静半边脸颊肿得老高,他心中又急又怒,问:“你是谁?凭什么打人?”

    “我是她老公!你他妈的哪根葱?我打我老婆,你管得着么?”

    聂宇晟想也没想,已经一拳头砸了出去,那人酒喝多了,反应迟钝,连躲闪都没有躲闪,就被他这一拳狠狠砸在了脸上,顿时鼻血长流。周围的人都一片惊呼,护士长也吓着了,赶来的另几个医生连忙去拉聂宇晟:“聂医生!有话好说!”

    聂宇晟被人拉住,还是一脚踹出,踹得孙志军整个人都一个踉跄,孙志军哇哇大叫,扑上来就要还手:“你他妈的敢打我?老子揍死你!”

    大家一拥而上,拉的拉劝的劝,聂宇晟是硬被几位同事拖开的,三四个人都拉不住他,最后是董医生抱着他的腰,小闵还有另几个男同事一起拉的拉抬的抬,才把他给硬生生抬到了一边。孙志军被一堆人拉着,使不上劲,只能骂骂咧咧:“你他妈的竟然打人!我要投诉你!你们这是什么医院?竟然敢打人!老子要投诉你!”

    聂宇晟暴怒,董医生看他额头青筋暴起,只怕他又冲上去,所以一边死死抱着他的腰不放手,一边大叫:“别冲动!小聂你别冲动!那是个醉鬼,你犯不着跟他拼命!保安!保安呢!保安……”

    正闹得不可开交,保安终于赶到了,方主任也到了,看着这一锅粥似的场面,不由得怒道:“怎么回事?”

    “你们医院敢打人!我要投诉你们!我要上卫生局告你们!”

    “谁打人了?”方主任提高了嗓门,又问了一遍,“谁打人了?”

    没人敢说话,聂宇晟脸还涨得通红,是刚刚用劲太大,使脱了力气。老董说:“主任,这个家属喝醉了,在病房闹事……”

    “我知道他喝醉了闹事。”方主任目光严厉,“他说我们医院打人,谁打人了?”

    “我!”聂宇晟怒极了,甩开老董的手,挺直身子站起来,“我打他了!”

    “聂宇晟!老子跟你没完!”孙志军突然挣脱了其他人的手,像头发怒的狮子一样,一头撞上来,正好撞在聂宇晟的胸口,头顶撞着他的下巴,顿时鲜血长流。围观的人一片惊呼,保安一拥而上才按住了孙志军,方主任更怒了:“都是干什么吃的?报警!报警!”

    聂宇晟的牙齿咬着了舌头,嘴里流着血,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老董搀着他去护士站做消毒处理,拿生理盐水漱口,仔细检查过舌头伤口不大,不需要缝合,这才埋怨:“小聂你跟那种人计较什么?一看就知道是个无赖,这下好,生生挨了一下子,幸好没把舌尖咬掉,不然你不终身残废了?”

    科室里都知道出了事,好几个人过来安慰聂宇晟,没一会儿警察也来了,他们是来录口供的,孙志军已经被带走了,安保科报警说有人喝醉了闹事,所以警察来得很快。方主任到底是护短,不等聂宇晟说什么,就皱着眉对警察说:“你们看,我们的医生被打成这样,连话都说不了,等他舌头的伤好一点儿,再叫他配合调查吧。”

    孙志军本来上次就有打架的案底,警察没说什么就走了,等人都走了,方主任才瞪了聂宇晟一眼,说:“怎么能打人?”

    “是他先动手打病人家属。”聂宇晟口齿不清,“他在病房闹事。”

    “那你叫保安啊!”方主任说,“你打得赢人家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多管闲事,结果挨一老拳。”又瞪了聂宇晟一眼,说,“不管怎么样你不应该动手,今天警察一问,旁边的人都说是你自卫,你那叫自卫吗?明明是你先打那姓孙的一拳。”

    聂宇晟不做声,看到谈静肿起的半边脸颊,他只觉得热血上涌,想也没想,就挥出了拳头。本来他是最讨厌打架闹事的人,他觉得那是一种野蛮而愚蠢的行为,可是谈静挨打,他怒不可遏,什么理智都没有了,只余了愤恨。

    “别上班了,回家休息去,看着你这副样子,真碍我的眼。”方主任怒气未歇,“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在病房跟病人家属打架,聂宇晟,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

    聂宇晟不敢分辩,只能含糊地说:“今天下午我还有个排期手术……”

    方主任大怒,把桌子一拍:“手术我替你做,你给我滚!看着就生气!滚回家去睡一觉,好好想想你最近的行为!把你那满脑子不知道什么心事给我理清楚了,再来上班!我告诉你,明天手术台上你要是再是这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就把你交到院办去!随便他们怎么处置你!”

    聂宇晟垂头丧气地被赶出了办公室,老董安慰他:“主任这是心疼你呢,看你都受伤了,所以让你回去休息一天。”

    他也知道,可是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想去病房看看谈静,却没有了勇气。在人群中那一瞥,看到她红肿的脸颊,就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她怎么嫁了这样一个人?在重逢的最初,他巴不得她过得不幸福,可是真正看到她在生活的困苦中挣扎,他又觉得有一种矛盾的无力感。

    他戴着口罩离开办公室,一路下楼,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满医院的医生都戴着口罩。他走到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车被晒得很热,驾驶室里热烘烘的,他把车窗都打开,然后把冷气开到最大,空调出风口的风扑在脸上,稍微让他觉得有一丝凉意,他突然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砸得喇叭“嘀”地一声巨响,惊得停车场的保安回头向这边张望。他用双手捂住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关上车窗,开车回家。

    回家后发现下巴肿起来了,他开冰箱拿了个冰袋敷了半个小时,然后又去洗了个澡,把自己扔进床里。

    他睡得很沉,这几年在临床上班,白班夜班地倒来倒去,让他养成了往床上一倒就能睡着的好习惯,今天他睡得格外沉,也不知道为什么,连梦都没有做一个。电话响了好久他才听见,迷迷糊糊地抓起来“喂”了一声。

    谈静的声音就像是在梦里一样,遥远而不真切。她问:“聂医生,我们能见面聊一会儿吗?”

    舌头上的伤处还在隐隐作痛,提醒他这不是在梦里,他坐起来,定了定神,说:“我明天上班,有什么事明天到我办公室说。”

    “我有很急的事情……”她语气里带着哀求,“不会耽搁很长时间……”

    他挣扎了片刻,终于说:“我现在在家里,不想出去。”

    “我上您家里去,可以吗?我一说完就走,不会耽搁您很长时间的。”

    谈静虽然柔弱,可是当她坚持的时候,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不屈不挠。聂宇晟知道她的脾气,更因为舌头疼得厉害,懒得多说话,于是冷淡地丢下两个字:“随便。”

    谈静问清楚了地址,很快就过来了。聂宇晟起床重新洗了个澡,又换了件衣服,就听到门铃响。

    他打开门,谈静有点手足无措地看着他,睡了一觉之后他的下巴肿得更厉害了,所以他又拿了一袋冰敷着。不过聂宇晟完全没有正眼看她,他就一手按着冰袋,另一只手随便拿了双拖鞋给她,谈静很轻地说了声“谢谢”,看着那双女式拖鞋,愣了几秒钟。

    聂宇晟才反应过来自己拿的是舒琴的拖鞋,她常来,所以搁了双拖鞋在这里。不过他不愿意向谈静解释,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毕竟现在舒琴是他的女朋友。

    谈静换上了拖鞋,低着头走到客厅,聂宇晟自顾自坐在沙发上,问:“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是来向您赔礼道歉的……”谈静站在那里,低着头,真是一副赔礼道歉的模样,“孙志军喝醉了,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他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下巴似乎更疼了,他说:“我不需要你赔礼道歉。”

    “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谈静没见过这样子的聂宇晟,他像个暴躁的狮子似的,一手按着冰袋,一手搁在沙发上,握成了拳头,就像是下一秒钟,他又会跳起来打人似的。他目光阴郁,让她有一种莫名的惊惶,可是他马上移开了目光,说:“如果你就是为这事来的,你可以走了。”

    谈静沉默了片刻,有点吃力地说:“请你——帮个忙……我知道孙志军不对,可是现在他被警察带走了,之前他因为打架被治安拘留过,这次如果他再被拘留……”

    聂宇晟觉得冰袋外头的水珠沿着下巴滑到了脖子里,然后顺着脖子滑到衣领内,那颗冰冷的水珠一直滚落到了他的胸口上,他想扔掉冰袋站起来,他想咆哮,他想质问,他想摔东西。可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冷笑了一声,问:“谈静,你就是为这事来的?”

    她的头又一点一点地低下去,她的声音微不可闻,可是他听清楚了,她说的是“对不起”,似乎在他面前,除了这三个字,她再无旁的话可说。

    他突然站起来抓着她的胳膊,将她往屋子里拖,谈静起初挣扎了一会儿,可是很快很顺从地,任由他拖着自己,进了洗手间。他狠狠将她甩在洗脸台前:“你看看,你自己照镜子看看,你看看你的脸!你被他打成这样,你还跑来替他求情,你到底在想什么?谈静,你怎么……你怎么能……”

    他实在不愿意用语言去伤害她,今天一天她也够受的了,现在她就像一只受惊的鸽子,惊惶却温驯,她自欺欺人地扭过头去,不肯看镜中自己红肿的脸,他伸手硬把她的脸扳过来,触到她的肿痛之处,她疼得皱起眉头来。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唇已经落在她紧紧蹙起的眉峰上,那样温暖,那样缱绻,那样带着迟疑的惊宠和爱怜。她的身子猛然一颤,像是被这个吻给吓着了,她转身要跑,聂宇晟已经抓住了她,狠狠吻住了她的唇。

    要有多久的思念,要有多久的渴望,隔了七年之久,时光已经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河,他们隔着命运湍急的河水,眼睁睁地看着对岸的对方,越走越远。是无法戒掉的毒,是不能割舍的痛,隔了七年重新拥抱这个女人,聂宇晟才真正知道,有一种爱它不会因为时间改变,有一种爱它反而会越挣扎越深刻。

    谈静在哭,她伸手摸索着他颈后那根红绳,在一起的最后一年是他的本命年,她编了一根红绳系在他的脖子上,不许他摘下来。他说我一辈子也不会摘下来,除非等到三十六岁,你再编一根给我换。现在这根红绳褪色了,原来艳丽的朱砂色,褪成了淡淡的褐粉,可是心里的那根绳索,却一直牢牢地在那里,系着她的心,系着她所有的牵挂。她曾经用整个青春爱过的男人啊,隔了这么多年,当他重新用力抱紧她,当他重新深深吻着她的时候,她知道,原来心底的爱,一点也没有褪色。

    她的聂宇晟,在这一刹那,就像十余年前那个踏着落花而来的少年,重新劈开时空的阻隔,再次亲吻着她,就像所有的往事重新来过,就像他们从来不曾分离,就像生命中最契合自己的一部分,就像最初失去的那一半灵魂,重新找了回来。

    那样令她难过,她哭得抬不起头,他抱着她在狭小的空间里,像哄一个小孩子,不知要怎么样抱着她才好。她抓着他脖子后面红绳的那个结,只是号啕大哭。这么多年来,她受过那样多的委屈,这么多年来,她吃过那样多的苦,一切的一切,她都没有想过,再重新遇上聂宇晟。

    很多次她都骗自己,聂宇晟不会再回来了,就算他回来,他也早就将自己恨之入骨。斩断了心里最后一丝侥幸,她反而会觉得好过一些。可是命运偏偏不放过她,不论她怎么挣扎,就像落入蛛网的虫蚁,只会越陷越深,只会把自己束缚得越来越紧。

    够了吧,到现在也够了吧?她受过的一切,就算当年的事真的有报应,那么就报应到她身上好了。她苦苦熬了这么久,够了吧!她哭着仰起脸来吻着聂宇晟,吻着他青肿的下巴,吻着他的嘴角,吻着他的眼睛……她曾经多么想念他,多么想念这个脸庞,哪怕就是在梦里,他也不曾这样清晰过。

    就让她纵容自己这么一会儿吧,就让她沉溺这么一会儿吧,就算是饮鸩止渴,她也在所不惜。

    在最意乱情迷的那一刹那,风吹起百叶帘,打在窗台的边缘,正好磕在那碟清水养的豆苗的碟子上,“啪”地一声,聂宇晟突然清醒过来,谈静也抬起头来,看到了那碟豆芽,还有他眼底抹不去的悲伤。什么时候他也习惯了在窗台上放一碟豆子?等着豆子慢慢地发芽,而曾经守候的那个人,却永远也不会回来了。聂宇晟的目光从那碟豆芽上,重新移回谈静的脸上,她还怔怔地看着他,他下巴的伤处隐隐作痛,那是孙志军撞的,谈静已经结婚了,她嫁给别人了。即使豆子发了芽,即使豆苗一寸一寸地长出来,她也永远不会回来了。

    他冲进自己的卧室,“砰”一声锁上门,就像屋子外面不是谈静而是什么洪水猛兽。他靠在门上,难过地闭上眼睛,七年时间,改变了一切。他早就已经失去了她,如今,他再也找不回来。刚刚那个吻,让一切往事排山倒海般朝他袭来,挟裹着他,吞没着他,他近乎绝望了。

    黄昏的时候下雨了,电闪雷鸣,聂宇晟坐在那里,看着窗外,窗帘没有拉上,风吹得外头竹子摇曳不定,雨点沿着半开的窗子溅进来,地板上已经湿了一小片。

    他没有起身关窗,外面静悄悄的,谈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他打开门,走出去,四周似乎还有她身上的香气,聂宇晟觉得可耻,这样可耻的事情,竟然就这样发生了。

    在洗手间当他抱住谈静的时候,七年苦苦压抑的相思之苦,就像是洪水一般冲垮了理智的堤岸,谈静并没有拒绝他,她甚至主动地回吻他,旖旎的记忆此刻都成了一种折磨,他做了件错事,谈静现在嫁人了,有丈夫有孩子,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打开冰箱,找到一罐冰啤酒,一口气喝下大半瓶,然后坐在沙发上,发愣。

    谈静就像是不曾来过一样,屋子里没有任何痕迹,他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但梦境太真实。外面雨声刷刷轻响,敲打着空中花园的防腐木地板,客厅的落地纱被风吹得斜飞起来,那轻薄的纱像是梦里她的亲吻一般,迷惘而不真实。

    聂宇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乱了,他用手撑住了发烫的额头,现在该怎么办呢?

    明天他还要上班,明天他还要做手术,明天他甚至还会在病房里见到谈静。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就这样无声无息,若无其事地离开,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她来做什么的?哦对,她来请求自己不要追究孙志军打人的事情。但是现在,聂宇晟觉得事情更加复杂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