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两害相权取其轻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聂东远精神还不错,就是放疗化疗一起,让他脸色变得很差,也开始掉头发,吃不进东西。见到儿子他挺高兴,见到儿子带着舒琴,就更高兴了:“小舒,怎么拿着保温桶,带什么好吃的给我?”

    “您不是忌口吗?没敢带吃的给您,怕被医生扔出来。聂宇晟加班,我给他包了点饺子。”

    “姑娘,别对那浑小子太好了,对他太好,他就不识抬举了。下次包了饺子记得分我一半,医生说我可以吃饺子。”

    舒琴笑着答应。聂宇晟出去跟值班的医生说了几句话,又重新进来,翻看聂东远的一些病理数据。聂东远说:“别看了,你老子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再说你又不是这个科室的,你懂什么啊!”

    “大概的东西我还是懂的。”聂宇晟把检查报告放回原来的位置,淡淡地答。

    聂东远住的是贵宾病房,很宽敞,条件也很好。墙上挂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新闻,恰好说到下午摔在工地的那个孩子,送往医院做了七八个小时的手术,现在进了ICU。

    聂东远说:“咦,这不是你们医院吗?这家长怎么带孩子的,怎么把孩子带工地上去了?出这样的事,真危险。我得给房地产那边的总经理打个电话,咱们工地上可绝不能出这种事。”

    聂宇晟说:“农民工的孩子,放假进城无处可去。不过这工地的管理确实有问题,不应该让未成年人进去,又没戴安全帽,摔下来多处脏器受伤,头部还有外伤,整个外科为这孩子忙了一下午,我做的心胸部分,有根钢筋正好戳到心脏,再往前几毫米,估计就没命了。”

    聂东远听得直皱眉,说:“那这伤能好吗?”

    “看运气。熬得过今晚,说不定情况会乐观一些。”

    电视里在播医院里就有人给孩子家长捐款,聂东远想起来:“这孩子医药费要多少?”

    “不知道,ICU那么贵,看他要住多久,算上前期抢救手术费,肯定要过二十万。”

    “你去跟病人家长说,这费用我包了,放心给孩子治。”

    聂宇晟诧异地看了父亲一眼,聂东远也不是不做慈善,东远集团在贫困地区援建过十几所希望小学,还曾经带着记者去黔西南山区搞各种慈善活动。聂东远对慈善的真实态度却是不屑一顾的,他支持慈善的原因很简单,一来是公司形象需要,二来是可以合理抵税。

    “活到今时今日,才明白钱是什么,命是什么。”聂东远挺伤感似的,“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瞧见自己的孙子,救人家孩子一命,积点德。”

    舒琴连忙说:“伯父您别悲观,其实专家不也说了,保守治疗效果好的话,再生存十年八年都是正常的。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国内外的新药都多,治个几年,没准又有什么新药出来,就彻底痊愈了。”

    聂东远说:“我不是催你们结婚。”他叹了口气,说,“只是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以前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哪怕是老了,也不会像那些老糊涂。现在才知道,原来真的老了,想法还是跟别人一模一样。一个人可以活到老,退休了,在家没事带带孙子,真是天大的福分。”

    聂宇晟不能不说话了:“爸,您别胡思乱想了。好好配合治疗,下个星期,还要开董事会呢。”

    “对啊。”聂东远打起精神来,“你把这两件事办一办:一是打电话给房地产的蒋总,让他跟乙方施工单位,把工地管理规范再强调一下;二是打电话给张秘书,让他到医院来,把这孩子的医疗费给交了。”

    自从他病后,他偶尔也支使聂宇晟做点事情,大部分是像这样的小事,聂宇晟于是说:“蒋总的电话我没有。”

    “张秘书那里有,你先打给他。”

    张秘书是多么机灵的人,一接到聂宇晟的电话,连夜到医院来,代表聂东远个人先捐了十万给那受伤的孩子,打到医院账户做住院押金,还说后续费用将由东远集团慈善基金负责,实报实销。孩子的家长只差千恩万谢,聂宇晟见不得那种场面,早就回避到一边,压根就没有露面,至于聂东远,当然更不会露面。

    不过张秘书办完这件事之后,还是去聂东远的病房找到了聂宇晟,将一份通讯录交给他:“这是集团下属所有公司的老总联络方式,还有集团总部的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的通讯录。”

    “给我这个做什么?”

    “聂先生病着,又住在这医院里,有时候我不在他身边,他要打个电话什么的,肯定找你比较方便。”

    “好吧。”聂宇晟没当回事,就把那通讯录收下了。

    “还有,聂先生说要给蒋总打电话,您别忘了。”

    “我知道。”

    聂宇晟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看了看时间不算太晚,就给那位东远房地产的蒋总打了个电话,转达了聂东远的意思。蒋总在电话里很客气,答应明天就召开紧急会议,通知全国的分公司会同乙方一起,督促施工单位清查工地,规范制度,搞一个安全月竞争。说完了公事,又照例问了问聂东远的病情,安慰了聂宇晟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聂宇晟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病房的熄灯时间了。在车上,舒琴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聂宇晟觉得莫名其妙,问:“你笑什么?”

    “我笑啊,你是孙悟空,你怎么样都翻不出如来佛的掌心。”

    “你是说我父亲?”

    “是啊。”舒琴笑吟吟地看着他,“他叫你打电话,你就打电话,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在打电话?”

    “还能有什么身份,不就是他儿子。”

    “我猜……那个蒋总肯定对你很客气。”

    “我父亲的下属,一直都对我很客气。”

    “今天晚上可不一样,难道你不觉得他特别客气吗?”

    聂宇晟终于想了一想,说:“特别客气倒没有,不过他说要搞一个什么全国各分公司工地的安全竞争月,问我觉得怎么样,我对他们那行一窍不通,压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我的意见,只说你们看着办吧。”

    “太子爷啊太子爷,人家都把你当下一任的董事长接班人看待了,人家当然会问你对他提出方案的意见。你还叫人家看着办,遇上你这种老板,职业经理人也倒霉。”

    “我只是替我父亲打一个电话给他……”

    “人家都当你太子监国了,你还蒙在鼓里呢。”

    “我父亲说过,他不会勉强我接手他那一摊事。”

    “那你打算把整个东远集团怎么办?他们是上市公司,说句不该说的,伯父若是有个万一,所有股权归你继承,到那一天,你打算怎么办?你对全体股东说,我不懂,我也不打算管,你们看着办吧。”

    “乐观地来讲,起码几年内不会发生这种状况。”

    “所以这几年时间,令尊要未雨绸缪,一步步把你引入管理岗位。聂宇晟,认命吧,谁叫你是独生子。”

    “我不是独生子,我父亲还有一个孩子,所以,我一度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原谅他。”

    舒琴吃了一惊,完全呆若木鸡。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事实上,除了你之外,我只告诉过另一个人。”

    聂宇晟握住方向盘的手,不知不觉加紧了力道,仿佛捏着的并不是方向盘,而是命运的咽喉。十年前那个台风夜,他在滂沱大雨中离开家,去寻找谈静。在那时候他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遗弃了,单亲家庭生长的孩子,对家庭,对父母的爱有一种异常的敏感,这也是起初他为什么下意识亲近谈静的原因。因为她也是单亲家庭。

    谈静打开门见到是他,那种眼神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她把他拉进屋子里,拿毛巾给他擦头发,他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贴在身上冷得他直哆嗦。他问:“谈静,如果我一无所有,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那时候她怎么回答的,她说:“哪怕你是街头的乞丐,我也仍然喜欢你!”

    十七八岁的少年,对爱的定义,仍旧只是喜欢。谈静比他小,那天却一直抱着他,像抱孩子似地抱着他,哄着他,第二天他就发起高烧,她却不能不回学校去上课。她拿过一只碟子,装上些许清水,捏了几颗豆子放在碟子里,微笑着对他说:“等豆子发芽了,我就回来了。”

    那么多的往事,曾经一起度过的岁月时光,欢乐的记忆,痛苦的记忆,原来都在脑海里,从来不曾有片刻的隐退。

    这么多年,每当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习惯拿一碟清水,放几颗豆子,搁在窗台上,看着它慢慢发芽,渐渐长高。豆苗起初是白胖白胖的,后来会渐渐变成绿色,到最后,会长成又细又长。

    起初的心酸,最后终于变成了一种顿悟。谈静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不管他怎么样等待,不管他怎么样期盼,不管豆苗长到了多长。甚至这种等待的起初,就是一个悲剧的开始。哪一颗豆子可以在清水碟子里长出豆荚呢?它不过会长成豆苗,最后因为没有根基没有营养,慢慢枯萎。就像他和她的恋情,发芽的起初,是那样简单的憧憬,可是注定了,不会有真正的结果。

    舒琴并没有追问还有谁知道这个秘密,她也没有追问聂东远另一个孩子是什么样的人。她知道聂宇晟需要的,并不是安慰或者别的什么,他只是需要一个秘密的出口。在他得知这件事时,他肯定受过深深的伤害,虽然他表面上看去冷漠又清高,但他其实是个内心又敏感又柔弱的人。他把爱情和亲情都看得太重,用情太深,所以根本伤不起,一次伤害,常常会要了他的命。

    从前他得知真相的时候,想必会非常惶恐也会非常痛苦吧,那个时候安慰他的,或许正是那个前女友。他唯一曾经分享过这个秘密的人,他唯一曾经,全心全意信赖过的人。

    也是他唯一这么多年,从来不曾真正放下的人。

    舒琴突然觉得聂宇晟很幸运,有些人一辈子也遇不上那个让自己刻骨铭心的人,有些人遇上令自己刻骨铭心的人,最后却渐行渐远。聂宇晟却不一样,他把心底最深处的一切,都曾经跟那个人分享过,他曾经全心全意地爱过一个人,即使最后受到了伤害,可是他也拥有过,一段最无怨无悔的时光。

    最后聂宇晟下车的时候,她才对沉默了一路的聂宇晟说:“不要责怪你的父亲,他并没有对不起你什么,倒是对不起另一个孩子。”

    “我知道。”聂宇晟无限酸涩地笑了笑,“早就已经过去了,其实,说出来也挺轻松的。这么多年,我终于肯对人说这件事了。”

    他已经忘记了,早在多年前,他其实已经对另一个人说过这件事,但是那是不一样的吧。舒琴心想,他还是将她视作朋友,视作知己更多。而那一个人,却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从不把那个人当成是外人,所以从来不觉得,跟她分享这些会有什么困难。

    “早点睡,别想太多。”

    “晚安。”

    “晚安。”

    舒琴启动车子,重新驶入主干道,两侧楼宇的灯光,也已经渐渐地稀疏下去。城市开始进入梦乡,闹市的霓虹还是闪烁不停,但很多人已经睡了。

    万家灯光一盏盏熄掉,路上的车也比白天少了许多。舒琴把电台打开,电台里正好在播放一首情歌,沙哑的嗓音逸出: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我总是微笑地看着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

    她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盛方庭,说:“你为什么要借钱给谈静?”

    他大约是在病房里,所以背景声音十分安静,他说:“同事之间,理应互相帮助,而且她救过我,你也知道。”

    舒琴咬了咬牙,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当这种心地善良的好人了?难道你早就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也是刚刚才发现,她似乎跟聂宇晟的关系不太一般。”

    “聂宇晟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她一定就是聂宇晟的那个前女友。我刚刚试探了一下,但聂宇晟什么也没有说。”

    “舒琴,”盛方庭的语气非常平静,“你不要太投入。你这样会让我误解。”

    “你不是从来没有担心过我会爱上聂宇晟吗?”舒琴忍不住冷嘲热讽,“比起他来,你真是更像一个魔鬼!”

    盛方庭轻轻笑了一声,说:“魔鬼跟魔鬼才会永远在一起,你我是一样的人,我永远也不会担心,你会爱上天使一样的聂宇晟。所以,也请你放心,我对聂宇晟的前女友,不会有任何别的想法。”

    谈静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病房里陪床的家属都各显神通,一位老婆婆好心地告诉她可以租躺椅睡觉,不过一晚上要八十块钱,她没舍得花那钱,用两把椅子拼起来,半坐半躺,迷糊了大半夜。护士每隔两小时会来看一次监护仪器,检查氧气和点滴,她更睡不着了,到天亮的时候刚刚迷糊了一会儿,外面的走廊就热闹起来。早晨交接班查房,所有的医生都来了。

    今天是周日,并不是大查房的时间,但是方主任昨天恰巧做了一台特级手术,今天早上照例过来看病人术后的情况,既然他带队,查房的队伍当然是浩浩荡荡。

    病房里本来就地方不大,一拥进来那么多医生,顿时显得到处都是白大褂。方主任一个个病人看过去,轮到孙平的时候他很仔细地询问了一些问题,所有人的心都提着,人人都知道聂宇晟今天肯定要倒霉,昨天方主任在手术台上大发雷霆的事,差不多整个科室都知道了。今天早上查房,凡是聂宇晟的病人,方主任都是一个个亲自问的。果然方主任连医嘱里一个拉丁文药名写得稍微潦草了一点都没有放过。从处方是否书写规范一直讲到了医疗用药安全性,虽然他提都没提聂宇晟的名字,也没拿正眼看聂宇晟,所有人都低着头听训话,谁都不敢打断方主任滔滔不绝的批评,最末了还是一位科室副主任解围:“七床的病人凌晨四点上了呼吸机,您要不要先过去看看医嘱,九点您还有个会……”

    方主任就算不给别人面子,也得给副主任面子,所以他没再说什么,搁下单板夹转身就走,浩浩荡荡的大部队一拥而出。聂宇晟走在最后面,他本来已经走出病房了,突然又折返回来,拿起单板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钢笔,仔细将那个拉丁文单词又一笔一画重新描了一遍。

    他受了委屈的时候还是会孩子气地抿着嘴,唇形好看得像两角微微翘起的小元宝,谈静站在很远的地方看他改医嘱,刚刚一大堆人里头,她刻意没有看他,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她避也避不开。他拇指上沾了一点碳素墨水的污渍,写完到处找纸想擦一擦手,最后没找着,还是急急地进了洗手间,把手洗干净。水哗哗地响着,他走出来时甩过双手了,可是手指上还是湿的,所以拿胳膊夹着笔记本。

    走廊里有人问:“聂宇晟呢?快,主任找他!”

    他飞快地走出去了,三十岁的人了,最后那一个箭步还像是十七八的小伙子般敏捷,不显得毛躁,只显得稚气。谈静有些心酸。分别再重逢,从来没有一次见面的印象像今天早上,今天早上的聂宇晟就像是十年前的聂宇晟,还是那个在学校里表面沉默骨子里反叛的少年。

    病房里重新安静下来,谈静心里很乱,她坐下来,看着病床上孙平的脸,孩子呼吸很吃力,胸膛起伏着,嘴唇仍旧是紫的。谈静觉得自己像台风中的一棵树,被命运的风雨摧打得太久太久,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即使九点钟就要去开会,查完房后,方主任仍旧在办公室花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宝贵时间痛骂聂宇晟。所有人路过主任办公室时都轻手轻脚,唯恐弄出任何动静让方主任迁怒。几个博士在外头连大气都不敢出,埋头写病程,连平常话最多的护士长都像在自己嘴上贴了个创可贴似的,一声也不吭。

    “知道我为什么骂你吗?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跟个浮头鱼似的,晕头转向的!别以为还没出什么大错,我看照你这样子下去,迟早要出大事。你自己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成天满腔心事的在想什么?我们做医生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要冷静理智地考虑问题。你昨天怎么回事?那个孙平跟你什么特殊关系?你连医保之外的药一分钱也不开,有些药是必须用的,必须你懂么?你是替病人省钱呢,还是在要病人的命?!”

    聂宇晟终于小声地说:“我跟他……没什么特别关系……就是他们家条件不好……”

    “没什么特别关系你打电话进特级手术室?”方主任又忍不住咆哮起来,“我还以为天塌了呢,你打电话来叫我救命!”

    “我忘了您在做手术……”

    “忘了?”方主任的声音又高了一个音阶,“还说你不是昏头!你自己站在手术台上也忘?我告诉你,你要再是这样成天不知道在想什么,总有一天会把止血钳忘在病人胸腔里!别以为自己忘了自己在干什么是小事,你这是没有医德!”

    门外的一个进修医生推着仪器来,本来想举手敲门,隔着门听到最后一句话,又吓得缩回手来,看了看旁边一本正经写病程的博士们,那几位都朝他做了一个杀鸡抹脖子的动作,那进修医生吓得把仪器又悄悄推走了。

    最后方主任开会时间到了,才悻悻地走了,临走出办公室的门,还甩下一句话:“你好好反省反省。”

    聂宇晟低头走出主任办公室,方主任带的博士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姓董,平常最会照顾人。聂宇晟年纪小,又因为方主任格外偏疼的缘故,老董也就一直拿聂宇晟当编外的同门小师弟看待,从来都忘了他有双学位而且不是方主任的学生。此刻就安慰他:“爱之深责之切,换了别人他才不费这种力气呢。”

    “就是就是。”另一位博士小闵推了推眼镜,说,“聂师兄你别气馁,老妖最疼的就是你。他是风清扬你是令狐冲,他这是恨铁不成钢!”老妖是方主任的绰号,也只有几个弟子敢这样太岁头上动土,公然给他起绰号。方主任是那种技术好一切都好的主儿,只要工作技术好成绩好,他能把学生宠上天去。

    “小闵你这比方就不对了,老妖若是风清扬,令狐冲也应该是大师兄老董啊!你看看老董那种腔调,多像令狐冲。就聂宇晟这副招女人喜欢的模样,怎么着也是杨过,不应该是令狐冲!”

    “令狐冲难道不招女人喜欢吗?怎么任盈盈就死活看上他了呢?再说聂宇晟怎么可以是杨过呢?他要是杨过,你我岂不成了全真门下?我才不要跟那些牛鼻子臭道士是一路货色……”

    “杨过怎么是全真门下?杨过应该是古墓派!不过古墓派也不怎么好……全是些心理变态的女人……”

    几个人七嘴八舌地开着玩笑,临床医学博士苦,方主任手下的临床医学博士,就更苦了。别的导师那里或许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送礼走关系找门路,方主任手下你若是不够优秀,就甭想毕业。功课又紧手术又多,所以博士们成天苦中作乐。平常只要听他们胡说八道一会儿,聂宇晟都能觉得重新放松起来,可是今天他真的觉得沮丧。因为方主任说得对,最近他不知道自己成天在想什么,频频犯小错,再这样下去,真的可能会酿成大祸。

    看到他走神,小闵同情地说:“聂师兄,你真是被老妖骂傻了……”

    “小聂是为家里的事烦心吧。”老董打断小闵的话,还朝他递了个眼色,“你也别着急了,肝胆跟肿瘤的两个主任那天一起来找老妖,我都听到了。伯父的病情其实还是挺乐观的,保守治疗的话,几年时间没有问题。”

    “谢谢,”聂宇晟终于苦笑了一下,“谢谢大家,我最近确实是昏头了。”

    “谁遇上这种事不着急啊。”老董拍了拍他的肩,“明天晚上的夜班我跟你换了,你上我的白班,你最近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谢谢。”

    “谢什么,上礼拜那手术,我差点切错了血管,幸好你眼疾手快及时阻止,不然老妖知道了非把我大卸八块不可。大恩大德,我就拿一个白班来跟你换,太划算了。”

    今天聂宇晟还有排期手术,中午他独自在食堂吃饭,结果遇上来买饭的王雨玲。她找错了食堂,这里不对外营业,是医生食堂,排队买饭都要刷医院内部的饭卡,王雨玲排了半天的队才知道搞错了,正打算走,聂宇晟已经站起来,替她买了两份饭。

    “一份西红柿炒蛋。”他对橱窗后的大师傅说,然后转过脸来问王雨玲,“你吃什么?”

    “芹菜肉丝。”

    “还有份芹菜肉丝。”

    王雨玲拿着一个崭新的饭盒把西红柿炒蛋装好了,另一份芹菜肉丝她就在食堂吃,她看到聂宇晟旁边就有空位,于是就坐下来了,引得周围小护士一片窃窃私语。很多人都喜欢看聂宇晟吃饭,可是很少有小护士敢坐到他对面去。他气场太强大,往那儿一坐,从来都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仿佛手里拿的不是吃饭的筷子,而是柳叶刀,面对的也不是什么饭菜,而是手术台上的病人,一脸的严肃冷漠。所以护士们花痴归花痴,却很少走过来跟他坐同一张桌子。王雨玲倒没觉得,她就觉得聂宇晟是个好人,帮自己刷卡买饭,所以掏了一把零钱出来给他:“谢谢你啊,聂医生。”

    “不用客气。”

    王雨玲见他没有接那叠钱,于是就放到了桌上。医生们都讲究,钱多脏啊,王雨玲心想,他当然不愿意吃饭的时候用手去接。她一边吃一边问聂宇晟:“您怎么知道我要买西红柿炒蛋?”

    “昨天看你买盒饭了。”

    “哦,对哦!”王雨玲恍然大悟。

    聂宇晟低头吃饭,心中只在暗暗痛恨自己,早上被方主任骂了个狗血淋头,他也下定决心好好反省,可是一见了王雨玲受窘地站在那里,他就马上走过去帮忙刷卡。昏头啊,昏头!现在不仅见了谈静就昏头,见了跟她有关的人,他也昏头,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王雨玲却鼓足了勇气,开口问他:“聂医生,我是三十九床病人孙平……孙平妈妈的朋友,孙平的病……到底怎么样……”

    “最好尽快做手术。”

    “那手术费到底要多少钱呢?”

    “十来万吧。”聂宇晟仔细地把丸子汤中间的葱姜都挑出来,说,“现在病人情况不稳定,风险大,没准术后就要进ICU,费用比较高。”

    王雨玲说:“今天我看新闻,说是昨天送到医院来的那个孩子,有位聂先生捐了十万,还说后期费用都负责了……护士们说,这位聂先生就是您的父亲,东远集团的董事长。孙平家的情况我都知道,他们绝对拿不出来十几万手术费……”

    聂宇晟搁下筷子,淡淡地问:“你想说什么?”

    “聂医生,你人这么好,能不能跟医院说说,帮孙平也找个好人来捐款,救救他……或者,跟聂先生说说……”

    “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捐款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心外科里住了两百多号病人,儿科里还有十几个心脏病儿童,除了一个慈善机构提供对农村户籍孩子的先心手术资助,没有其他任何社会组织有捐赠计划。对不起,王小姐,我帮不到你。”

    王雨玲说:“可是昨天那个孩子……”

    “昨天那个孩子有人肯捐款是因为有社会新闻有影响力,而我父亲正好看到了新闻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愿意捐,像孙平这种情况,医院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我不会为了我的病人,去要求我父亲捐款,他是他,我是我。”停了一停,他说,“何况我跟孙平的家长谈过,有个CM公司的贴补手术计划,不过需要采用CM的人工血管,但病人家长至今没有同意,所以这个方案也就搁浅了。”

    王雨玲不明白谈静为什么不同意那个贴补手术方案,所以她去病房送饭给谈静,就问起这件事,谈静说:“风险太大,超过五成了。”

    王雨玲这才明白,她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看着谈静用筷子拨拉着饭盒里的饭。王雨玲叹了口气,说:“那个聂医生,倒真是好人。这饭还是他替我买的呢,有个那么有钱的爸爸,他自己倒是一点架子也没有。不过一提到聂董事长捐款的事,他的脸就板起来了,好像十分不高兴似的。哎,谈静,咱们孙平怎么没有人家孩子那运气,人家孩子出事,聂医生的爸爸一捐就是十万,还说全力救治,所有医药费他都包了。这样的事,怎么我们就遇不上呢……”

    谈静低着头,扶着筷子的手指都在微微发抖,过了许久,她才听到自己艰涩的声音,她说:“我是自作孽,不可活。”

    “说什么啊,谈静。”王雨玲压根没听清楚,她说,“跟蚊子哼哼似的。”

    “没什么。”谈静打起精神来,“我得过去盛经理那里看看,明天是周一,公司肯定会有很多邮件,我先看他那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帮我看着一下平平。”

    “好。”

    “要是平平醒了,就打我手机。”

    “知道了知道了。”

    谈静走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个公共的洗手间,很少有人用,因为现在病房条件好,每间病房都有独立的洗手间了,走廊里这个洗手间,除了偶尔有医护人员用,很少有人进来。谈静进去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她躲在洗手间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要有多少眼泪,才可以减轻心中那压抑的痛楚?要有多少眼泪,才能洗清对往事的追悔?她真的觉得自己是做错了,她根本就没有能力给孩子好的生活,却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让他刚生下来就吃苦,一直到现在,还在病房里昏迷不醒。疾病没有击垮她,最困难的时候她也咬牙忍过去了,可是现在命运快要击垮她了。

    她再也撑不住了。

    聂宇晟进洗手间的时候,就隐约听到隔壁有人哭,是个女人的声音,哭得很压抑也很痛苦。在医院里常常有人哭,尤其是半夜,当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从急诊手术室出来,听到家属的啜泣,常常让他在恍惚里有一种错觉,仿佛正在哭的那个女人,是他的谈静。

    因为谈静哭起来就是那样压抑的声音,她连大声哭都不会,只会小声地啜泣。过了很久他才强迫自己改掉这种错误的判断,因为每次路过哭泣的家属他都会强迫自己看一眼,看清楚,那不是谈静。这一招非常狠也非常管用,让他可以立时清醒过来,遇上任何人哭,他都会强迫症似地想要看一眼。聂宇晟觉得自己又昏头了,谈静的儿子成了他的病人,就住在心外的病房里,所以他成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大步走出洗手间,回到值班室,找到护士长,把她拉到一边,说:“你找个人去洗手间,有个女人在里面哭,我怕出事。”

    护士长也怕出事,以前出过病人在病房跳楼的事,闹得全医院鸡飞狗跳,不是医疗事故也上下不宁好几个月,所以医院防这种事防得最严,行政部门把住院病房楼道所有的窗子都加固成只能开一条小缝,病房的窗子外头也都有铁栅栏,对外说是防盗网,其实都这么高了小偷爬不上来,防的是有人跳楼。

    所以护士长听聂宇晟这么一说,亲自去了洗手间。过了好半晌才回来,坐在聂宇晟的桌子对面,只是摇头叹气。聂宇晟问:“怎么样了?”

    “你的病人,三十九床那孩子的家长,一个人躲洗手间哭呢。看我进去,连忙擦眼泪,装成没事一样。看着真是作孽,我怕她想不开,劝了半天才回来。”

    三十九床的家长……聂宇晟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护士长说的是谁,不由得愣住了。

    很多次当别人哭泣的时候,他总担心是谈静。可是真正谈静就在一墙之隔哭泣的时候,他却没有能听出来。时光到底偷走了什么……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如此遥远,如此陌生……他过了好半晌,才说:“那现在她人呢?”

    “说是要去看一个也在我们医院住院的同事,走了,我看着她进的电梯。”护士长说,“应该没事。”

    聂宇晟知道她应该是去看盛方庭,原本的情绪又变得复杂起来,他走到窗前,心外科的病房在三十楼,这里太高了,从这么高望下去,底下行人都是一个个小黑点,哪里还认得出来哪个是谈静?

    他苦涩地想,也许自己永远就只能这样,站在一个遥远的距离,无法靠近,也不能靠近,朝着一个方向,期待着她的出现,而真正当她出现的时候,他却或许已经认不出来是她,因为他和她的距离,已经太远太远了。

    盛方庭正在回复邮件的时候,听到走廊上响起熟悉的脚步声。他已经可以把谈静的脚步声跟医生护士的区分开来,因为她落脚很轻。跟他同住一间病房的病人出院了,现在他独自住在这里,在处理公事的时候,他就打发护工小冯去楼下的花园休息,这样病房里更安静。他点击了发送邮件,然后合上笔记本电脑,谈静果然出现在病房门口,她的精神不太好,眼睛底下还有黑圈,但是她很努力地笑了笑:“盛经理,今天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医生说我下周可以出院。”盛方庭问,“平平怎么样?你好好照顾他,就不用过来了,这里有小冯,他做事挺细心的。”

    提到孙平,谈静脸上那一抹强笑也没有了,她深深地皱起眉心:“平平还没有醒,医生说他太虚弱了,所以在昏睡。”她说,“其实我是想来跟您讨个主意,您的眼光见识都远高于我,我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可以商量,所以想来问一问您。”

    “尽管说,我可以帮忙的一定帮忙。”

    谈静迟疑了一会儿,问:“您有没有遇上过特别为难的事情?”

    “当然有,人生不会永远都是彩虹,所以人人都会遇上困难。”

    “那您有没有恨过一个人?特别特别地恨……因此做了一件,本来不应该去做的事情。”

    “我是一个普通人,有时候也会有恨,也做过不该做的事情。”盛方庭说,“其实每个人都会犯错,每个人也都有可能做本来不该做的事情,我们是凡人又不是圣人,做错了也没什么。”

    谈静轻轻地叹了口气,低下头:“可是后果很严重。”

    “任何事情都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严重。”盛方庭说,“我刚刚到上海工作的时候,在工作上犯过一个特别特别严重的错误,导致整个亚太区的供货商,接到一份错误的报价单。我心想完蛋了,我一定会被公司开除,但事实上我立刻向我的上司汇报我的错误,一直层层向上甚至惊动了亚太区副总裁。最后公司决定给我一个机会,我在半个月内飞了十六个国家,去向所有供货商当面道歉并且签定新的供货合同。回到上海后,我还被扣掉了三个月的薪水,但是后来我拿到的价格非常的优秀,公司决定让我留下来。不久后我升职,因为我见过所有的供货商,而且后期的合作关系一直良好。所以天无绝人之路,你不要把错误想得太严重,也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谈静怔怔地出神,其实盛方庭也没想到自己会把这件事讲给她听,也许今天的谈静太无助了,无助得让他觉得,自己一定要说点什么来鼓励她,也许她是真的被孩子的病压垮了。

    谈静终于抬起头来,问:“如果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会伤害到很多人,而另一个选择,也会伤害到很多人……”

    “中国有一句话,叫两害相权取其轻,职场上也是这样,哪个选择造成的损失少,就选择哪个。”

    他刻意强调了职场,谈静又怔了一会儿,最后终于下定决心,说:“盛经理,谢谢您,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盛方庭想了想,又说:“在做出重大决定之前,要郑重,争取考虑到所有可能发生的问题。而做出决定之后,哪怕结果并不理想,也不要后悔,因为已经尽力了。”

    “谢谢您,盛经理。”

    “不客气。”

    “还有……从下周一开始,我想请一个礼拜的假……”

    盛方庭知道她要在医院照顾孙平,于是说:“没关系,下周我还在医院,公司一定会安排你继续在医院照顾我,不用算请假,如果公司打电话来,我会协调。”

    谈静十分感激:“谢谢您。”

    谈静走后,盛方庭重新打开笔记本电脑,这个女人到底想问什么呢?他知道她已经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可是这个决定到底是什么呢?盛方庭看着窗外的斜阳出神,他对谈静的一切都开始好奇,尤其当他发现她与聂宇晟有关之后。其实她看上去很柔弱,可是骨子里却很执著,也很坚强。生活也许给她带来的是更多的磨难,但她似乎从来没有被打倒。只是这两天她看上去格外憔悴,似乎命运的重击已经让她摇摇欲坠。

    盛方庭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一个有孩子的女人,有孩子的女人从来是打不倒的,除非她们的孩子出了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