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塌地陷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谈静学过心肺复苏,一边数脉搏一边做心肺复苏,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突然,她原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仍旧是一种天塌地陷般的感觉。救护车来得很快,跟车的医生迅速接手,谈静不知道自己怎么上的车,怎么进的急救中心,偌大的急诊室嘈杂的声音,到处都是病人和医生。她跟着推床一路飞跑,连鞋子掉了都不知道,还是王雨玲替她拾起来,追在她后面。孙平被推进了急救室,医生和护士都围上来,她听见跟车的医生在大声地交代病人情况:“孙平,男孩,六岁,先天性心脏病,法洛四联症,曾经在我们医院看过门诊,没钱所以还没动手术……”

    接诊的医生似乎回头看了她一眼,谈静失魂落魄,根本什么都已经不知道了。

    聂宇晟是在手术台上被叫走的,本来按照他的习惯,一般都会在一旁看着缝合才下台走人,但是今天刚看着助手缝了两针,护士进来告诉他,急诊那边有急事找他,他就提前下台,洗手脱了手术服去急救中心。急诊部永远是那样人声嘈杂,各种仪器的声音,病人的呻吟,医生的忙乱……满头大汗的李医生一见着他,就把他往病床边一拖:“你的病人,交给你了。”

    “什么?”

    “孙平,你那个CM项目的病人。”

    聂宇晟愣了一下,看着床上那个脸色灰败的孩子,因为心脏供氧不足,整张脸都是紫的,在氧气面罩下,更加显得孱弱不堪。

    李医生飞快地向他交代了用药情况和病人的心跳脉搏,然后就忙着抢救另一个心梗病人去了。

    李医生的处理都是正确的,聂宇晟看了看仪器上的心电图,觉得不必再用别的药了,径直问护士:“病人家属呢?”

    “那边。”

    他看到谈静低着头坐在那里,大约是没有力气站起来,还有个女人陪着她,似乎在不停地安慰她。她脚上划了个大口子,流着血,没有穿鞋,赤脚就那样踏在鞋上,血把凉鞋浸湿了一半,伤口还在不停地往外渗血,看那样子,似乎是什么东西割的。她就像没有什么知觉,只是很茫然地,盯着她自己的手指。

    聂宇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平静一些:“孙平家属。”

    谈静抬起头来,看着他。

    “病人现在情况不太好,待会儿护士会给你们病危通知单。你们考虑考虑手术的事吧,不过这种情况下上手术台,风险也挺大的。请务必有思想准备。”

    谈静身子晃了一晃,大约是被这几句话打击到了,聂宇晟不愿意看到她惨白的脸庞,转身就打算走人。没想到她突然扑出来,拉住了他的衣服:“救救他!我求求你救救他!”

    “谈静!”旁边的女孩子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就来扶她,周围的医生护士都被吓了一跳,急诊的护士长见多了这种场面,马上过来解围:“哎,你别急!咱们都会尽力的,你快放开医生,医生才好去救病人啊。”

    谈静却说什么都不放手,将他的白袍攥得紧紧的,她的眼中满是凄楚,她的声音嘶哑:“我求求你救救他,我求求你了!”她反反复复只有这两句话,聂宇晟从来没见过这样疯狂的谈静,她真的像疯了一样,抓着他的衣服就是不放。她的手指深深地嵌进他的手臂里,抓得他生疼生疼,可是更疼的一个地方,却是心里。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沮丧和挫败,因为看到她苦苦哀求,看到她像疯了一样歇斯底里,他唯一的知觉,却是心疼。

    他曾爱过的女人,他曾视作珠玉的女人,他曾为之痛哭的女人,他曾一千次一万次觉得自己应该痛恨的女人,他曾一千次一万次觉得自己终于不爱了的女人。直到今天,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知道,原来只要看到她痛苦,他仍旧会觉得心疼。

    更多的人上来帮忙,所有人都七手八脚地去拖谈静,想要掰开她的手指,却只是徒劳。她就像是一株菟丝草,虽然瘦弱,却有一种拼命似的蛮力,紧紧地依附着唯一的乔木,就是不肯松手。最后是护士长急中生智,说:“快!你孩子醒了!你快去看看!”

    谈静听到这话,猛然一撒手,聂宇晟几乎栽了个趔趄,旁边的人拉了他一把,他才站稳。旁边的人趁机把谈静推开了,聂宇晟就看到她惨白的脸色,眼神像绝望一样空洞。谈静的指甲划破了他的手臂,旁边的护士看见了,直叫“哎哟”,护士长把聂宇晟推进值班室,一边亲自拿碘酒往聂宇晟胳膊上擦,一边甩着棉签嘀咕:“真是什么人都有!聂医生,你吓着了吧?”

    聂宇晟没有说话,他的脸色比谈静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样的失魂落魄。护士长只当他是真的被吓着了,于是安慰他:“急诊里头什么人都能遇上,昨天一个喝药自杀的,送来早就没救了,家属那个闹啊……差点没把急救室给拆了……这年头的病人家属,都跟医院欠他们似的……医生又不是神仙,能救不能救,都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护士长已经利索地处理完伤口,对他说:“行了,天太热,就不给你包扎,免得发炎。洗澡的时候拿保鲜膜扎上,洗完记得自己擦点碘酒。”

    聂宇晟抬起头,对护士长说:“您把病人家属叫进来吧,我跟她谈谈。”

    “还有什么好谈的啊,先心都不做手术,都拖到这分上了,生生把孩子给耽搁成这样,还好意思闹呢!”

    “您把她请进来吧,我有话跟她说。”

    护士长嘀咕着出去了,没一会儿谈静被人搀进来,她倒没有哭,就是整个人像傻了一样,搀着她的那个女孩子替她拿着鞋,她脚上还在流血。

    聂宇晟看那女孩子还算镇定,于是问:“你是?”

    “我是谈静的朋友。我叫王雨玲。”

    聂宇晟从她手里把鞋接过去,说:“王小姐,麻烦你回避一下,我有话跟病人家属说。”

    王雨玲好奇地打量了聂宇晟一眼,这个医生看上去似乎很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他一脸的严肃,虽然不像是生气,但是看上去也挺冷淡,拒人千里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伸手从自己手里,把谈静的鞋拿过去。她以为是有什么医疗方案要跟谈静说,所以虽然满脑子疑惑,但很听话地退出去,还随手带上了门。

    聂宇晟回身拿了碘酒和棉签,蹲下来,替谈静处理伤口。那道伤口很深,碘酒触上去很疼,她终于本能地畏缩了一下,有点茫然地看着他。

    “谈静,你心里也清楚,你孩子的病拖到今天,手术风险越来越大。你认清一下事实,所有急救措施都是正确的,但目前如果不手术,就只能保守地延缓病情的发展。他现在必须住院,每天的医疗费用,可能要超过三千,你有多少钱,够他住多久的医院?”

    她的眼泪掉下来,正好落在他的头顶上,隔着头发慢慢渗入他头顶的皮肤。他手中的动作不由得顿了一顿,她的眼泪是温热的,暖暖的,像是心的一角碎片。他知道心碎的那种感觉,他也知道,此刻的她,根本不是在流泪,而是把已经碎成一片片的心,慢慢地,撕裂开来。原来她也会心碎,为了另一个人。

    她伤口里有细碎的砂粒,他用镊子一点点挑出来,当然很疼,但她一声也没有吭,她说:“我有三万。”

    是上次自己给的那三万块钱?他本能地抿起嘴,压抑着胸中的怒意,冷淡地说:“不够手术费。”

    “聂宇晟,我求求你……”

    他冷冷地打断她的话:“我不会再给你钱。”

    她不再说任何话,只是低着头,像是一朵被风雨打残的蒲公英。

    他已经处理完那道狰狞的伤口,如果这伤口再长再深一点点,或许就需要缝针了。他折好消毒纱布盖上,撕下胶带粘紧,最后,替她穿上鞋。这些动作做完,他才觉得自己有些傻,蹲在地上替她穿鞋,过去也做过,可是现在再做,是真的傻了。在给她穿鞋的时候,到底触到她的伤口,她疼得全身都一哆嗦。在那一瞬间,他几乎脱口想说,谈静,你怎么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可是话到嘴边,他忍住了。他有什么立场说这句话,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怕比路人还不如。凉鞋上全是她的血,他随手用纱布擦了一下,也擦不干净。这种塑料凉鞋穿起来,一定会磨到伤口的,即使没有受伤,她也不应该穿这种鞋。

    她曾经是他的公主,应该住在城堡里,穿水晶鞋,等着他去请她跳舞。

    珊瑚的宫殿早就崩塌,过往的曾经是一段难堪的回忆。只是他管不住自己,只要他稍微不留神,同情心就会溜出来,他总是下意识地心疼她,哪怕,她早已经不必他去心疼。

    他直起腰来,用公事公办的口吻,对她说:“你筹钱去吧,要么手术,要么住院,都要钱。”

    “我想不出来办法了。”谈静麻木地,认命地,像是待宰的羔羊,“我连你的胸针都卖了……家里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我也没有朋友可以借钱……”

    “那么就先住院吧,你去交押金。不过钱用完,医院就会停药,你要想清楚。”

    她突然抬起眼睛来看他,在那么几秒钟,他几乎想要下意识别过头去,不愿意和她目光相接。她的眼中有太多哀求,有太多他不愿意见到的悲伤,还有一种深深的、绝望般的痛楚。她像是被逼到绝路上的野兽,连最后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话,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起来了。

    他几乎是本能地很快地接听,正好借这机会,避开谈静那令人刺痛的目光。

    是舒琴打给他:“晚上吃什么?”

    “我有个急诊,也许要做手术。”

    “那也得吃饭啊,聂医生,我可以到医院送饭的,包邮哦亲!”

    他有点尴尬,舒琴有时候挺喜欢开玩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特别不想接到舒琴的电话,尤其是这个时候。他下意识看了眼谈静,说:“等下,我过会儿给你打回去。”

    “不方便说话?那我说你听也行,芹菜饺子行不行?我自己买点肉回来剁馅,比外边好吃,而且饺子送到医院,凉了你用微波炉叮一下就能吃。”

    “都可以。”他打开门走出去,对舒琴说,“我这里正跟病人家属谈话,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好吧,那我去超市买菜了。再见!”

    “再见。”

    他挂断电话,定了定神,转过身却看到谈静已经走出来了,她的脸色仍旧很苍白,但她的声音已经不再发抖了,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用一种很平静的声音对他说:“谢谢您,聂医生,我马上去筹钱,麻烦您先办住院手续吧。”

    然后不等他再说什么,她已经转身朝走廊外走去了,走廊里不分昼夜都亮着的白炽灯,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他只看到她的背影,萧索得像是秋风中的野草一般,脆弱得似乎用手指轻轻触一触,就会粉身碎骨。

    谈静走出来的时候,其实心里是没有任何想法的,关于钱。她在医院中心的小花园里坐了一会儿,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她没法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她把自己所有的亲戚和朋友都想了一遍,亲戚……自从母亲去世,她已经和亲戚们都断了往来。朋友,她最好的朋友是王雨玲,而那个即将开业的蛋糕店,已经花尽了她和梁元安的积蓄。在刚刚的一刹那,她差点就说出一句可怕的话来,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如果聂宇晟的手机没有正好响起来。他接电话的时候,她很庆幸,生活的苦把她整个人都磨钝了,磨透了,可是她仍旧能猜到是谁打电话来,是聂宇晟的女朋友,护士口中挺漂亮的那个女人,面试自己进公司的,舒经理。聂宇晟接那个电话的时候,整个人神色都不一样,她想,是因为聂宇晟很在乎舒经理吧。

    她跟聂宇晟才是真正地般配,举手投足,都像是一路人。不像她和聂宇晟,已经隔着山重水远的距离。也许今生今世,她都不该和他再有任何交集。

    尘归尘,土归土,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任。她撑住自己滚烫的额头,连叹息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她该怎么办呢?

    最后她把手机拿出来,打给盛方庭。这个时候他应该输完液了,一般来说,他会趁这时机,上网收发一下邮件,顺便看看新闻。

    果然,接到她的电话,他说:“我有时间,你过来吧。”

    她说有事情想和他谈,盛方庭有点意外,本来她请了假,说今天要带孩子出去玩。但是现在她突然又打电话来说有事情想到病房来跟他谈,语气中除了焦虑,只有疲惫,他想昨天她走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让她变成这样。

    见到谈静的时候,他也微微吃了一惊。电话里她的声音只是疲惫,而现在看起来她整个人,都像是已经换了个人似的。她走路的样子不太对劲,他这才留意到她脚受伤了,从包扎的纱布来看,那伤口应该还挺大。他把目光从她脚上的伤口,重新移回她的脸上,她一定是哭过了,因为她眼角微微红肿。他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谈静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是盛方庭耐心地一句句问,再从她凌乱的回答里,总结出来她遇上的困难:她的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现在送到这家医院来了,但是目前她没办法筹到医药费,希望可以预支一部分薪水。

    她还在试用期,如此艰难的开口,想必真的是被逼到了绝境。

    他想了一想,对她说:“对不起,公司没有这样的先例。我想即使我替你向上申请,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也非常渺茫。”

    她低垂着头,轻轻地说:“我知道,我只是来试一试。”

    其实她也根本不抱希望,只是所有能抱了万一的机会,她都得试一试。

    盛方庭突然觉得余心不忍。在职场中,他杀伐决断,从来不给对手留下任何反击的余地。在生活中,他冷静理智,把自己的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厌烦自己的这种理性。

    偶尔冲动一下又何妨?

    “这样吧,我私人借给你一笔款子,三万够不够?”

    “不,不用了,盛经理。”谈静很仓皇地看了他一眼,“对不起,打扰您了,我本来就不该来。”

    “你可以当成按揭,发工资后每月还一部分给我。”他说,“小孩子生病最着急,尤其现在急着住院。我借给你,是救人一命。就好比你在电梯里,救我一命。”

    “我怕我还不了。”这是句实话,试用期过后能不能留在公司还是一个问号,以她现在的薪水,三万块也要不吃不喝将近一年,才能把这钱还上。何况孙平的病就是一个无底洞,她到底怎么才能攒下钱来?

    欠孙志军,那已经是百般的不得已,是她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再欠盛方庭,她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以你的勤奋,我相信你还得了。”盛方庭习惯了做决定,“就这样。都火烧眉毛了,你还犹豫什么?先让小孩子住院。你再犹豫,孩子可受苦了。”

    最后一句话,几乎让谈静的眼泪都快掉下来。她再犹豫,不是孩子受苦,而是快要没命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实在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盛方庭对她说:“走吧,我陪你去交押金,我知道这里可以刷信用卡。”

    聂宇晟重新去看了孙平,他说服自己,作为一个医生,自己尽责就好。但是谈静临走时那个背影,真正让他觉得很难受。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方主任打了个电话。今天方主任有一台特级手术,还没有下手术台,听说是聂宇晟的电话,知道他不是十万火急,也不会打电话给自己。他手上还拿着镊子,所以让护士拿着电话贴到自己耳边,问:“什么事?”

    “方主任,CM项目首先确认的那个病人今天病发入院了,家长还没有决定是否接受项目补贴。我看这病人状态不太好,可能等不了了,慈善机构有一个针对我们医院试点的先心补助,但是是针对农村户口的……”

    “聂宇晟我惯得你!”方主任气得在手术台上就咆哮起来,“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明明不符合申请条件你跟火烧屁股似的打电话给我!我平常就是把你给惯的!这病人跟你什么关系?值得你芝麻绿豆大点事,打电话进手术室!我告诉你,聂宇晟,出来我再跟你算账!”

    拿电话的小护士吓得眼睛连眨,还没见过方主任发这么大的脾气,尤其还是对聂医生。方主任把头一偏,示意她挂断电话,然后专心致志地继续低头做手术。

    聂宇晟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才想起来今天方主任有特级手术,自己这个电话,确实打得太不合适。旁边正忙着的李医生都听到方主任在电话中的咆哮,他给了聂宇晟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说:“你也真是,忙昏头了吧?”聂宇晟苦笑了一下,他不是忙昏头了,永远就是这样,只要一遇上谈静,他就昏头。

    但马上,他就忙昏头了。救护车送来一个放暑假的孩子,才十岁,在父亲的工地上失足,摔到了现浇未凝固的钢筋混凝土上,体内插进去四根钢筋,伤及多个内脏,大外科会诊,打开一看,一根钢筋正好顶到心脏下方。心外科一个主任在做特级手术,一个主任外地开会去了,一个主任国外进修,还有一个主任也在手术室。大外科的主任想也没想,说聂宇晟呢,刚才不看到他正好在急诊,叫上来做心脏。

    公认心外科除了几位德高望重的权威,年轻一辈里技术最好的也就是聂宇晟了,手术室里光各科室负责人就有四五个,聂宇晟临时被叫上来,顿时全神贯注,想办法取钢筋。那根钢筋的位置特别不好,稍微动一下,就会伤到心脏更深。他跟胸外的医生搭档,耗尽心力费了不少功夫,才把钢筋小心翼翼给抽出来,等心脏下方的伤口处理完,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余下的人都还忙着,他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肝胆外科的韩主任也做完了肝小部切除,因为另一根钢筋也穿透了肝脏。韩主任跟他一起走出来摘手套洗手,问他:“今天怎么没去看你爸爸?”

    “下午急诊总有事,忙昏头了。”

    他这才觉得饿,前胸贴后背,抬头看下钟,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外面有记者,咱们从后边走。”

    好几家媒体守在外边,孩子在工地上被救的时候,媒体就赶到了,一路跟到医院。这么严重的伤势,所有人的心都揪着。院办的行政人员出来应对媒体,说目前还在进行手术,情况不是特别乐观。受伤孩子的家长连嗓子都哭哑了,媒体马上现场呼吁捐款,因为这台大手术做下来,家长根本没钱付医药费。

    韩主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聂宇晟也叹了口气,成天在医院,这种事情已经太多了,多到所有人都觉得麻木了,所以他为了孙平打电话给方主任,方主任才说芝麻绿豆大点事。急诊里躺着的哪个病人不是性命攸关?急诊里躺着的哪个病人不是命悬一线?最多的时候聂宇晟一天做五台手术,活了三个,死了两个,救活的病人家属痛哭流涕,没抢救过来的病人家属亦是痛哭流涕,他能怎么办?他又不是神,他只能尽力。

    他搭电梯下楼,接到住院医生的电话,告诉他孙平收到病房了,因为是他的病人,所以特意来问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医嘱。聂宇晟愣了一下,谈静还是找到钱了,这个女人比他想像的有办法。他说:“我去看看病人情况吧。”

    “三十九床。”

    凡是尾数为九的病床都是加床,医院常年人满为患,排期手术永远安排不过来,走廊里都加床给病人住院。去年医院又新建了一幢大楼,仍旧是不够用。

    聂宇晟觉得很累,手术台上站了三个小时,晚饭也没吃,还要见谈静。

    他已经觉得,见谈静比做最复杂的手术还要耗费心力。每次见到她,他都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她。

    让他意外的是,病房里除了谈静和王雨玲,还有盛方庭。聂宇晟记得这个人是舒琴的同事,胃出血还是自己找人安排的入院。盛方庭还穿着病号服,一见了他,很是客气:“聂医生,还没有谢谢你!”

    他只好与盛方庭握手,盛方庭听说他是孙平的主治医生,顿时转过脸对谈静说:“聂医生人很好,你就放心吧。”

    谈静没有吭声,聂宇晟俯身看了看仪器上的心电图,又问了护士几句话,还没有写医嘱,就听到外面有高跟鞋嘚嘚的声音。跟着有人推开门,声音甜美:“聂医生,你女朋友给你送饭来啦!”

    舒琴拎着一保温桶的饺子,微笑着站在推门而入的护士后头,看清楚屋子里的人之后,她不由愣了一下。倒是盛方庭先跟她打招呼:“舒经理!”

    “盛经理!”她看着穿病号服的盛方庭,再看看一脸憔悴的谈静,完全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谈静的孩子住院了,我过来看看。”盛方庭轻描淡写地说。

    “噢!”舒琴挺关心地问,“怎么了?要不要紧?”

    “咱们别挤在这儿了。”聂宇晟对舒琴说,“你去我的办公室等我。”

    他并不喜欢舒琴跟谈静站在同一间屋子里,尤其都站在他面前,总让他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背叛了什么似的。明明他早就已经跟谈静结束了,明明舒琴也不是小气的人。但他总觉得自己不应该,让这两个女人待在一起,尤其是待在自己面前。

    “盛经理,也去我办公室坐会儿吧。”

    “不了,我该回病房去了,过会儿护士要量体温测血压了。”

    舒琴跟他去了办公室,盛方庭也走了,聂宇晟临走之前,眼角的余光看到谈静镇定了许多,也不像下午那般绝望似的,她静静地坐在儿子的病床前,全神贯注地抚摸着输液的那只手,好让冰凉的液体能暖和一些。他想,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为什么把早已经结束的事,把早已经清楚明了的事,还弄得一团糟?

    舒琴没意识到他情绪有什么不对头,在她看来,聂宇晟永远都是这样子,太累,懒得说话。而且她来了之后,听说他刚做完一台外科会诊的大手术。记者们都还没走呢,那个摔在工地里的孩子,也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保温桶里的饺子还是热的,她坐下来看聂宇晟吃饺子,他明显没什么胃口,但仍皱着眉头,跟吃药似的,一口口咽下去。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纵然不合胃口,他就是这样强迫自己进食的。他需要食物,下午的手术让他几乎耗尽了体力。

    “我们给那孩子捐点钱吧。”舒琴突然说,聂宇晟差点被饺子噎着,抬头看了她一眼,问:“怎么突然想捐钱?”

    “那孩子看上去多可怜啊,才那么点儿年纪,就吃这么大的苦。”舒琴动了恻隐之心,“你成天在医院里,都变冷血了。”

    他并不是变冷血了,他只是……嫉妒。

    他突然觉得再也咽不下那饺子了,哪怕是勉强自己,也咽不下去了。他说:“你愿意捐你捐,反正我是不会再给钱给她的。”

    “再给钱?”舒琴莫名其妙,“你已经捐过了?”

    聂宇晟闭上嘴,他说错了话,他太累了,精神都恍惚了,管不住自己的嘴,还有,也管不住自己的情绪。看到盛方庭的时候,他敏感地觉察到一点什么。盛方庭是谈静的上司,上次就是谈静送盛方庭来的医院,现在孙平住院,盛方庭从病房过来探视,他总觉得谈静跟盛方庭的关系,已经超越一般的上级和下属。他们之间一定有点什么,他不愿意将谈静想得太难堪,但他就是嫉妒。

    嫉妒那个人,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那里,公开地,坦然地,关心着她。

    “四根钢筋,我听见就一哆嗦。现在留守儿童太可怜了,好容易暑假能到父母身边来,不是溺水就是出这种事。刚才护士还跟我说,除了心脏,还有肝脏、脾脏、肺都受伤了,肋骨骨折……一个孩子遭这么大的罪,真是可怜。我不管你捐不捐,反正我打算待会儿给两千块钱给那孩子的妈妈,看着哭得真可怜啊。”

    聂宇晟这才知道自己完全想岔了,他问:“你是说捐钱给工地上摔下来那孩子?”

    “当然啊。”舒琴莫名其妙,“你以为我说捐钱给谁?”

    “没什么。”他掩饰地又夹起来一个饺子,闷闷地咬了一口,明明是鲜美的食物,但他只是觉得咽喉刺痛,艰难地咽了下去。

    吃完了饺子,聂宇晟跟夜班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就跟舒琴一起去肝胆病房看聂东远。肝胆的病房跟心外的不在同一幢楼里,他们下楼的时候,正好遇见王雨玲上楼。王雨玲还认得聂宇晟,跟他打招呼:“聂医生。”

    聂宇晟点点头,看王雨玲手里拎着盒饭,估计是出去给谈静买饭了,怪不得刚才在病房没有看到她。医院外面小贩卖的盒饭又贵又不好吃,他说:“门诊后面有食堂,西红柿炒蛋八块钱一份。”

    王雨玲完全没想到他会主动告诉自己这些,连忙道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走进病房看到谈静,突然悟过来是哪里不对劲了。她一边拿盒饭给谈静,一边说:“哎,我刚才碰到聂医生了,有件事好奇怪。”

    谈静根本没有胃口,接过盒饭拿着筷子,也不过拨弄了一下饭粒。王雨玲自顾自地说:“他竟然跟我说,门诊后面有食堂,这倒也罢了,他还告诉我说,西红柿炒蛋八块钱一份。哎,谈静,他怎么知道我要买西红柿炒蛋?你胃口不好的时候,就只吃得下西红柿炒蛋,你说这个人是不是神了啊?他连我要买西红柿炒蛋都知道……”

    谈静恍若未闻,只是夹了一筷子白饭送进嘴里,食不知味。王雨玲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他还记得她一遇上事,就吃不下别的东西。这样细小的习惯,其实是被谈静妈妈养成的。小时候她一病,妈妈就给她做西红柿炒蛋拌饭吃,酸酸的,开胃。后来胃口不好吃不下东西的时候,她就只能吃西红柿炒蛋。她怀孕的时候害喜害得厉害,后面几个月都是吐过去的,吐了吃吃了吐,顿顿西红柿炒蛋。

    “想什么呢?”王雨玲终于觉察她的走神。

    “没什么,想怀着平平那会儿,什么都吃不进去。”

    “你别担心了,现在都住在医院里了,你的经理又借了钱给你……”

    “手术费还是没着落……”谈静的眉头深深地皱着,她心酸地叹了一口气,“有时候我在想,把他带到这个世上来,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呸呸!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平平的病又不是你害他的,谁不盼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啊……”

    所以她才给孩子取名叫平,平安的平。在刚生下来就被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的时候,她只想孩子可以平平安安地长大,这是她最大的心愿,也是她唯一的心愿。

    舒琴也觉得聂宇晟挺奇怪的,他话少,很少主动跟陌生人搭讪。连跟她这个老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她说的话永远比他多。她不认识王雨玲,以为是哪个病人的家属。聂宇晟跟王雨玲说话她并不奇怪,遇见病人家属对他客气打招呼,他一般也会挺客气地答话,但说到西红柿炒蛋,这简直太不像他的风格了。

    走出楼里,她忍不住说:“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从来不吃西红柿炒蛋,还对番茄酱那种东西深恶痛绝。”

    聂宇晟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就说吧。”

    “你怎么知道刚才那病人家属要买西红柿炒蛋?”

    “她拎的盒饭,透过盒盖看得到,有红有黄的,当然是西红柿炒蛋。”

    舒琴一时语塞,说:“真没想到你观察能力这么敏锐啊!”

    “我们做外科医生的,常常要在分离组织的几秒钟内找到血管,这不是敏锐,这是专业本能。”

    舒琴没再说什么,聂宇晟觉得自己挺可耻的,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旧还记得谈静那点习惯。他从来没有在食堂买过西红柿炒蛋,却脱口对王雨玲说出了它的价格。也许每次看到这样菜,他并不是视而不见,而是太不愿意记得,却偏偏没能忘记它的价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