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命运,划成一个圈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谈静狠了狠心,一口气把电话号码拨出去,似乎担心只要自己稍微犹豫一下,这个电话她就再没有勇气打出。

    聂宇晟的手机号是已关机,她倒像松了口气,不过手里捏的那张纸上,还记着聂宇晟的办公室电话,反正连手机都打过了,不如连同办公室的电话,也打一次好了。

    是个陌生人接的电话,听她说找聂医生,十分干脆地说:“你等一下。”然后她听到电话里那人在说,“聂医生,是找你的。”

    心跳又怦怦地快起来,她有点像等待宣判的罪犯,只怕听见他的声音。

    “你好,聂宇晟。”

    公用电话上的计时器一直在跳字,她也不能总拖延着一声不吭,只好说:“聂医生,我是病人孙平的家长。”

    这样疏远,这样客气的一个词,才能让他们的交谈,心平气和一些吧。

    她一口气说下去:“您发来的资料我看过了,可是有很多地方我不太懂,我想问一下,是不是方便到医院,咨询一下?”

    他似乎在翻阅什么东西,沙沙作响,回答得心不在焉:“你要到医院来?”

    “是的。”她下意识地挺直了脊梁,为了孩子,刀山火海她也愿意去一趟,何况只是面对一个聂宇晟。

    “我这两天没时间,全部排满了手术,你下周一来吧,下午四点,心外科病房。”

    “谢谢您!”

    他稍微顿了一下,才说:“不客气。”

    把电话挂上,聂宇晟有点急躁地把病历撂在了一旁,坐在他对面的李医生看了他一眼,问:“怎么啦?”

    “没什么。”

    他深深呼了口气,原本打算谈静看到手术风险后就知难而退,不同意这个手术方案,没想到她反而更进了一步,要求和他面谈。作为病人家长,这要求当然是合情合理的,他是医生,有责任有义务向她解释清楚方案的细节。可是谈静,他实在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

    谈静听到聂宇晟答应可以面谈,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比打电话更让她觉得难应付的,就是见到聂宇晟本人。她是真正地怕了,尤其在医院第一次遇到聂宇晟的时候,他那种轻蔑厌憎的语气,至今仍让她记忆犹新。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为了孩子的病,哪怕他再当面羞辱她,她也打算忍过去。

    谈静打完电话就去上班,同事交给她一个纸条,说:“有人找过你。”

    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值班经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总公司报到,反而一直在店里。谈静看到值班经理狠狠盯着自己,心里不由一阵发虚,心想难道自己跟盛经理说的事,真的有了结果?不过值班经理如果去不成总公司,肯定会找各种理由来辞退自己。她一边担心一边接过纸条,就去换衣服,等换了衣服出来,值班经理说:“每天不是派出所打电话来,就是医院打电话来,你把店里的工作电话当成什么?公用电话?这又是谁打电话来找你?”

    谈静老老实实地答:“我不知道。”

    值班经理狠狠盯了她一眼,转身走了。谈静刚跟上午班的收银员办完交接,又有店员叫:“谈静,电话,就是上午找你的那个人。”

    值班经理怒气冲冲地说:“不准接!挂了!”

    店里所有人看他大发雷霆,都不敢吱声,谈静把围裙解下来,说:“经理,今天下午算我请假,你可以扣我的工资,这电话我可以接吗?”

    “扣你工资就可以接电话?”值班经理冷笑,“出去用公用电话!”

    谈静走到街口,掏出那张小纸条,找了个公用电话打回去。总机的声音非常甜美:“欢迎致电圣美食品饮料有限公司,请拨分机号。”

    圣美?谈静怔了一下,这是总公司的名称,她把分机号拨了,电话很快有人接。听说她是谈静,立刻答道:“谈小姐你好,是的,我刚刚给你打过电话。”

    “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负责通知您,明天下午三点,请到人力资源部来面试。”

    “面试?”

    “是的,盛方庭经理推荐您到企划部行政助理这个职位,所以需要面试。”

    谈静简直想不到这样的好运气会降临到自己身上,人力资源部的人却明显不愿意跟她多说什么,只提醒她准时去面试。挂上电话之后,谈静第一个念头是,总公司的职位薪水会高很多,自己可以攒钱给平平治病了。

    她回到店里,查了一下第二天的排班,正好是下午班,于是去跟值班经理要求调班。值班经理本来就没好气,听到她要求调班,更是绷着脸不答应,说:“整个店里就你事多,不是要去医院,就是要去派出所,成天要求换班,谁那么有工夫跟你换?”

    “我前天上了连班,按规定是可以换班休息的。”

    “那也不行。”值班经理冷笑,“你这个月请了三次事假了,要换班,除非你不干了。”

    谈静看他这样蛮不讲理,不由得也生气起来,说:“虽然我只是收银,但公司有规定,你也无权辞退我。你想逼着我辞职,我偏不。”她走过去就给店长打电话,店长倒是很快答应了,她很技巧地没有提值班经理不让自己换班的事,只说,“要不您跟庞经理打个招呼?”

    “好,你叫他来接电话。”

    谈静把听筒搁到一边,叫值班经理听电话,值班经理没想到她会打给店长,无可奈何,听完电话出来,只是狠狠瞪了谈静一眼。谈静没吭声,低头忙着自己的工作。

    下班的时候在更衣室,几个女孩子都七嘴八舌地劝她:“何必要跟庞经理过不去,他是值班经理,给你小鞋穿,就吃不了兜着走。”“是啊,店长毕竟来店里的时候少,一般的事都是值班经理说了算,你把他得罪了,将来怎么办?”“王雨玲走了,梁元安也走了,你一个人哪斗得过庞经理……”

    那些女孩子都是好心,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谈静只是闷不做声,她并不是因为可以调到总公司去才做这样的反击,毕竟还没有面试,哪里来的百分之百把握?她只是忍无可忍,这个庞经理把功劳占为己有倒也罢了,还赶尽杀绝,一再想辞退她,处处都找碴,再好的脾气,她也忍不住了。就算自己聘不上那个行政助理,她也打算辞职了。

    幸好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面试的过程非常顺利,面试她的是人力资源的总监,姓舒。看上去精明能干,人却非常和气,问了她几个问题,让她用电脑打了封英文信,就算合格了。

    “好的,明天你就可以来上班,我会通知行政部给你做胸卡,明天早上九点你直接来人力资源部报到就可以了。门店那边,我希望你简单化处理,直接辞职,这样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谈静没想到这么简单,连声道谢。她笑起来眉眼弯弯,这才有点像是档案上真实的年龄。舒琴不动声色地想,一个已婚二十六岁的女人,丈夫是某公司的仓库叉车工,还有一个六岁的儿子,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普通的打工妹。除了在门店工作了六年没有跳槽,除了英文水准稍好,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盛方庭大费周折非要把这个人弄去企划部当助理,到底是什么目的呢?谈静长得倒还挺漂亮,虽然生活的磨砺让她看上去不像二十六岁,可是仍旧可以看出当年是个美人胚子,只要养尊处优几年,稍微打扮一下,肯定是个赏心悦目的美女——难道盛方庭竟然会看上她?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在心底否决掉了。

    舒琴把谈静的资料交给助理,吩咐她拿去备案,然后自己给盛方庭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谈静的事已经办妥了。

    谈静回去的公交车上,是很兴奋的,在来之前,她一直对自己说,不要报太大的希望,毕竟总公司的职位,要求都非常高。她习惯了失望,所以每次遇上任何事,总是让自己把期望降到最低,这样的话,等到失望的时候就不会太难受。

    可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简单又这么顺利,那个舒经理人非常和气,临走时还问她:“在档案里你怎么没有手机号?”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没有手机,舒经理就说:“还是去买一个吧,助理工作非常忙,手机是必需的通讯工具,而且你的职位,每个月有两百元的通讯补贴。”

    上次她来总公司的时候,就觉得这里华丽神圣得像一个殿堂,出入的男男女女,都是那样衣冠楚楚,彬彬有礼,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要成为其中的一员了,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舒经理告诉她,企划部是非常重要的战略部门,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在给盛方庭写信的时候,她想到的也只是一个据理力争,不愿意让自己受欺负。而争出来这么一个结果,真是让她非常高兴。不过她也没有乐昏头,首先去店里辞职,大家都知道她昨天刚跟值班经理吵了一架,所以也算歪打正着,只有店长听说她不干了,还有点惋惜。告别了同事们,她把活期存折里一千多块钱全都取出来,跑到营业厅去,先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一个手机,这个价位的手机当然不会太好,可是能用就行了。拿到新手机她第一个打给王雨玲,谁知道王雨玲劈头就说:“我们门面已经找着了你们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是我呀,谈静。”

    “哎呀谈静!我还以为又是那些中介。”

    “我买手机了,这是我的手机号。”

    “哎哟,你终于买手机了,你说这世上还有谁连手机都没有啊!你可算是想明白了!”

    谈静笑嘻嘻地问:“你们门面已经找着了?在哪儿呢?”

    “还没有呢,别提了,你今天上上午班?”

    “不是,我辞职了。”

    “啊?”

    “我找了份好工作!”

    “什么工作啊?”

    “行政助理,试用期都四千五呢!”

    “哎哟,谈静你可算是熬出头了!快点来,咱们去庆祝庆祝!”

    谈静因为平常总是受她的接济照顾,所以一口就答应了:“这次我请客!请你和梁元安!”

    谁知王雨玲叹了口气:“别提那姓梁的了,扫兴!”

    “怎么啦?”

    “来了我再跟你说。你快去接平平,咱们一块儿出去吃点好吃的。”

    谈静去接了孙平,这次她特意买了一大包零食,给陈婆婆的孙女玫玫。陈婆婆死活不肯收:“又花钱!太破费了!”

    “没事,婆婆,我换了个工作,都是上白班,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五点,以后只怕得天天麻烦您,不过以后有双休了,双休我可以把平平接回去,您也可以歇一歇。”

    “哎呀,朝九晚五!”玫玫在一边插嘴,“谈阿姨你是上班族呀!”

    “是啊,朝九晚五,这小机灵鬼!”谈静忍不住捏了捏玫玫的脸蛋,“啥都知道。”

    “我是看电视里说的,说白领都是朝九晚五,谈阿姨你是白领了呀!”

    “我妈妈的领子是紫色的。”孙平指着谈静的连衣裙,忽闪着大眼睛,不解地问,“玫玫姐,你为什么说是白色的呀?”

    一时大家都笑起来,孙婆婆说:“听你这么一说,肯定是份好工作。”

    “嗯!”谈静在路上就盘算好了,“也说不定得加班,要是我来不及接平平,还得麻烦您照顾他。我每个月给您八百……”

    “不要不要!”陈婆婆头摇得像拨浪鼓,“比以前时间少,怎么还能要你加钱?再说平平这孩子太乖了,最让人省心不过,天天在这里,也是给我解闷。收你的钱,我已经挺不好意思了,再加我可翻脸了!”

    谈静再三解释,仍旧没能说服陈婆婆,最后老人气鼓鼓的,谈静也只好不提加钱的事了。好说歹说让老人收下给玫玫的零食,把自己的新手机号也写给陈婆婆,然后才抱着平平告辞。

    在路上,平平忍不住问:“妈妈,你真的换工作了?”

    “嗯!”

    “那真的可以都只白天上班?”

    “对!”

    “那晚上都可以把我接回家?”

    “是啊!”

    平平欢呼了一声,然后问:“妈妈你买手机了?能不能把手机给我看看?”

    “好。”谈静从包里拿出新手机,孙平小心地捧在手里,仔细地看了半晌,然后咧嘴笑了:“妈妈,以后我有事,可以给你打电话了?”

    “对!以后有事,可以给妈妈打电话了!”谈静搂着他,说,“妈妈涨工资了,等妈妈攒够了钱,就可以给平平治病了!”

    “病好了我就可以去上学了。”

    “病好了平平就可以去上学了!”谈静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日子,终于快熬出头了。

    王雨玲站在楼下等他们,看到他们娘儿俩,就笑嘻嘻地走上来,先把孙平接过去抱着,问谈静:“咱们上哪儿吃去?”

    “梁元安呢?”谈静问,“你跟他吵架了?”

    王雨玲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气,忍不住叽里呱啦,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倒出来给谈静听。原来这阵子她和梁元安都忙着找合适的门店,不过看来看去,好一点的门店都贵,而便宜的门店,都太偏僻。

    “你说蛋糕店,当然要开在人流量大的地方,不然谁来买你的蛋糕啊!可是梁元安那个人,总是嫌租金太贵,你说不贵的地方,冷清得鸟不生蛋,哪有人来买?我就说,咱们先借点钱,把门店的租金给付了,其他的再慢慢想办法。他就翻脸说没处借钱,怕我让他问家里要钱。”

    说来说去,原来是为了这事闹翻的。王雨玲一肚子委屈:“我出来打工这么多年,就攒了四万多块钱,我都全拿出来了,他倒好,手头一共才一万多块钱,去年他回家的时候,给了三万给家里,前年据说也给了两万,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他还不肯问家里要。如果再找不到门店,一拖这夏天就过去了,还要装修,等这蛋糕店开起来,早就过了春节那旺季了。谈静,他这个人真不是能同甘共苦的,一点责任也不肯担。”

    谈静温言细语地安慰她:“事情也没你想得那么坏,再说去年他妹妹刚刚结婚,或许钱都花完了也不一定,你逼着他借钱,也不是回事。这样,我们先把他叫出来吃饭,大家吃饭的时候,想想办法。”

    “我才不给他打电话,要打你打。”

    “好,我打。”

    王雨玲又白了她一眼:“买了新手机,显摆!”

    谈静知道她恼羞成怒,也不跟她计较,只是笑着给梁元安打电话,叫他出来吃饭。

    梁元安本来也在出租屋里生闷气,接到谈静的电话,就赶过来了。王雨玲见了他仍旧是气鼓鼓的,倒是谈静笑着跟他打招呼,梁元安讪讪地,去抱孙平,王雨玲却抱着孩子一侧身,说:“平平要王阿姨抱,不要别人抱。”

    孙平黑溜溜的眼睛打量了垂头丧气的梁元安一眼,却说:“梁叔叔抱!”

    “小叛徒!”王雨玲喃喃地说,可是孙平朝着梁元安伸出双手,她也只好把孩子交给梁元安。梁元安很高兴地将孙平举起来顶在头上,孙平高兴得咯咯笑。王雨玲说:“你疯了,平平心脏不好,快放他下来!”

    梁元安连声答应着,把孙平重新抱在怀里,可是这样一来,两个人因为孩子又重新搭上话了,王雨玲也不好意思再板着脸了,只是拉着谈静走在前头。

    到了餐厅里,听说是谈静请客,梁元安死活不让,硬是说这顿他请。谈静说:“我换了工作涨了工资,这顿就我来吧。你要负荆请罪,等下次吧。”

    “什么负荆请罪?”王雨玲忍不住又瞪了谈静一眼,“谁要他负荆请罪了?”

    “负荆请罪我知道!那天玫玫姐的妈妈给她讲故事,我也听到了!就是春秋战国时期,有个大将军叫廉颇,他总是不服气蔺相如官比他大,所以总找蔺相如的麻烦,但蔺相如从来不跟他计较,还对别人说,敌人不敢来攻打我们国家,是因为有我和廉颇将军在,如果我跟廉颇将军闹矛盾,那么敌人就会趁机来打我们,所以我处处让着廉颇将军。廉颇将军听到蔺相如这样说,觉得很惭愧,所以就光着膀子,背着荆条,去向蔺相如赔礼道歉,这就是负荆请罪。”孙平口齿清楚,一口气把整个故事讲完,语气起伏,朗朗动听,倒把三个大人都给听怔在了那里。孙平看三个大人都看着自己,不由胆怯,扯了扯谈静的衣角,怯生生问:“妈妈,我讲错了吗?”

    “没有没有!”谈静十分高兴,连忙搂着他,“你讲得太对了!妈妈是听得入了迷!平平真厉害!”

    “是啊!”王雨玲也笑着说,“我都听入神了,这么拗口的名字,难为他记得下来,我反正是不知道负荆请罪是谁向谁请,就只知道有这个词儿。哎,平平,你将来肯定要考个状元!”

    孙平非常开心,笑得眼睛弯弯像月牙儿:“妈妈说她涨工资了,马上就有钱给我治病了,等我病好了,就可以去上学了。”

    “对了,”王雨玲想起来,“还没问你呢,你到底换了一个什么工作?”

    谈静一五一十,就将自己去面试的事讲给王雨玲听了,王雨玲听得简直要跳起来:“哇!谈静你真厉害!”听到值班经理为难谈静,不给她调班,王雨玲又气得没有办法,“这种小人,亏你还帮他写英文信!真是恩将仇报!”

    “我这工作,也多亏了那两封英文信,也多亏了你。”谈静将菜单递给王雨玲,笑吟吟地说,“来,点菜,咱们好好吃一顿。”

    吃完饭之后,孙平拉了拉谈静的衣角,小声说:“妈妈,我还想去小公园玩。”谈静还没说什么,梁元安已经爽快地答应了:“走,梁叔叔带你去!”

    孙平欢呼了一声,谈静看着梁元安抱着他快步走到街角的小公园去,不由得一阵心酸。王雨玲笑着说:“这两个人,倒挺有缘的。”

    谈静说:“喜欢孩子的人,心坏不到哪里去。梁元安其实人挺好的,你就别总是跟他吵架了。”

    小公园里有免费的健身器材什么的,孙平不能做剧烈的运动,梁元安把他放在长椅上,自己去爬器材给他看,逗得孩子咯咯笑,拍巴掌叫好。谈静跟王雨玲也坐下来说话,王雨玲似乎有很多烦恼,一股脑儿地讲给谈静听。主要还是愁钱,她看中了一个店面,就在很大一个居民小区的外头,人流量什么的都没问题,而且整个小区都还没有蛋糕店,按理说在那里开店再合适不过了,可是他们手头的钱付完租金,就没钱买烤箱了,没有烤箱,怎么开得了店?好的店面租不到,开店的事情就是遥遥无期。她和梁元安都已经辞职了,每天的房租水电吃饭,都是坐吃山空。凭他们各自的那一点积蓄,耽搁不起太长时间。

    谈静问:“那还差多少钱?”

    “差一万多呢。”王雨玲苦笑,“老话说一文钱难死英雄汉,我可算明白了。”

    “要不我那个活期存折上有一万多块,先借给你们用吧。”

    王雨玲一听,头摇得像拨浪鼓:“那可不行,那是留给平平治病的。”

    “那钱是别人借给我的,我用了一半,还有这一半,到时候再还给他。平平治病我有钱,这钱你先拿去用。”

    “别说了,我才不会要你的钱。”

    “我又不是借给你,我是入股。等你们挣到钱了,给我按比例分红不就得了。这是投资。我现在工资虽然涨了点,可是要攒到平平的手术费,还早着呢。现在利息这么低,不如把这一万多块钱放在你们店里投资,说不定两年时间,连本带利你们就替我挣回来了。”

    王雨玲听见这话,犹豫了一会儿,说:“那要是亏了呢?”

    “你看梁元安那手艺,能亏么?”

    王雨玲说:“做生意的事情,怎么说得准呢?”

    谈静知道她已经动摇了,于是说:“我就算不相信他,也会相信你啊!有你在,生意亏不了!”

    王雨玲还在犹豫不决,谈静又说:“其实这钱,是个挺讨厌的人借我的,我不想把它花在平平身上,你就先拿去用吧。”

    刚到店里打工的时候,谈静年轻,长得又好看,总有人借着买蛋糕来店里看她,还给她起了个绰号叫“蛋糕西施”。有个人就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在店里买了几千块钱的蛋糕,然后点名让谈静去送货,当时闹得谈静差点被迫辞职,后来店长帮忙,想办法给她调到了另一家店上班,事情才平息下去。所以王雨玲一听到她这样说,立刻紧张起来:“啊?那个混蛋又找上你了?”

    “没有没有,好几年前的事了,人家早把我忘了,怎么会还找上我。”谈静说,“钱是一个熟人借我的,这熟人原来欠我一个人情,可是我不想用他的钱,就先投资在你们店里吧。”

    王雨玲还是犹豫:“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么说定了。蛋糕店算我入股,你们给我分红就行了。亏了我也不找你们,反正这钱我压根就不想要。”

    “那好吧。”王雨玲暗暗下了决心,挣着钱了一定给谈静大大一笔分红,万一真的亏了,自己就算把压箱底的嫁妆钱拿出来,也会将这一万多还给谈静的。因为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着实太难太难了。

    “我明天要上班,反正存折在你那里,我把密码告诉你,你直接去银行取出来,快点把店面的事定下来,快点开业,快点挣钱。”

    王雨玲感激得不知说什么才好:“谈静,我该怎么谢你?”

    “你们赶紧把店开了,好好挣钱给我分红,不就谢谢我了?”

    王雨玲豪气地说:“放心吧,我一定在年内就替你挣到大大的分红!”

    第一天到总公司上班,谈静心情是很激动的。她早就留意到总公司的人都不穿制服,所以第一天上班的时候,特意把平时不舍得穿的一套套裙换上,又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才赶公交车去上班。到人力资源部报到之后,同事就领着她去行政部取了胸卡,还有一些办公用品,然后带她去企划部。穿过大片的开放式办公区,跟上次谈静来的时候不一样,现在这些空位上已经坐满了人,每个格子间的电脑后边,都有人忙碌着。

    盛方庭正在忙着讲电话,见到人力资源的同事领着谈静进来,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人力资源的同事就先走了,谈静一个人留在盛方庭的办公室里,还是有点心慌的。盛方庭接完电话,才笑着对她说:“不好意思,刚才是个很重要的电话,不方便挂断再跟你打招呼。”

    谈静很拘谨:“没关系,盛经理。”

    “来,我们出去,我向同事介绍一下你。”

    谈静又跟着盛方庭走到外边的开放式办公区,盛方庭拍了拍手掌,所有人都抬起头来,于是盛方庭介绍了谈静的名字和职位,大家都鼓掌表示欢迎。谈静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于是鞠躬说:“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盛方庭又指了指一个格子间,对谈静说:“这是你的位置。”

    谈静心里是非常忐忑的,虽然同事们都看上去很和气,可是马上就开始做自己手头的事情,再没人抬头多看她一眼,这样忙碌的气氛让她有点紧张,而那个格子间里干干净净,除了一台电脑,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因为整洁,所以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盛方庭是很细心的人,知道她不太熟悉这种环境,于是说:“明天你可以带一些个人用品到这里来,比如杯子什么的……”谈静发现前后左右的格子间里,桌子上都零散放着一些东西。除了水杯,还有小盆的盆栽、文件夹、笔筒、即时贴……看来这一个格子,就是每个人的独立空间。

    盛方庭叫过一位同事:“Lily,你过来一下。”

    那个Lily就像电视中的白领精英,穿着合身的套裙,化着精致的淡妆,长发披肩,一丝不乱,笑容和蔼:“盛经理。”

    “新来的行政助理谈静,这是我们部门的秘书Lily,她会带你熟悉工作。”

    谈静连忙伸出手去:“你好!”

    “你好。”Lily只握了握她的指尖,可是笑容看不出任何怠慢痕迹。

    盛方庭非常忙,将她交给Lily后就回自己办公室去了,Lily让谈静打开电脑,注册一个内部邮箱,告诉她说:“大部分工作都会通过内部邮件来沟通,你给自己取一个英文名字吧,然后直接用作邮箱的前缀。”谈静没有英文名字,Lily直接替她取了个叫Helen,说这样方便好记。

    谈静于是成为了企划部的Helen,在整个圣美中国公司,就有六个Helen。圣美公司在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国家还有分部,加起来的Helen就更多了。谈静上班的第一天是在混乱中过去的,公司有一套独立的办公系统,而且谈静上学那会儿还是office97,现在都已经是office2010了。好在谈静是个很刻苦的人,Lily似乎很忙的样子,她不敢经常去打扰,就把所有问题记在一张纸上。中午吃过饭,又拿去请教Lily。Lily见她很多常识都不懂,心中除了好笑又是吃惊,心想眼高于顶的盛经理怎么允许人力资源部弄来这样一个宝贝,不过碍于面子,她还是牺牲咖啡时间耐心地教了谈静。

    到了下午的时候,整个公司抄送的邮件里面,就已经有了企划部Helen的邮件。谈静收到邮件还是挺兴奋的,打开来见是市场部最后确认的大中华区促销计划,光附件中的电子表格就是二十多个,谈静看得头晕眼花,也没看懂那些表格是什么意思。好在也没有人来问她关于这封邮件的事情,谈静觉得自己还没有做什么工作,就已经到下班时间了。

    同事们纷纷离开办公室,她还有几个软件上的问题没弄明白,于是坐在那里苦苦地钻研,不知什么时候,办公室里的人早就已经走光了,也没有人开灯,就是面前显示器的白光,照在她脸上。

    盛方庭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黑暗的开放式办公区里,一点白光映着谈静的脸庞,她的表情虔诚而认真,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的液晶显示器,而是一尊佛龛似的。一天下来,她被橡皮筋绑住的头发有点蓬松了,在那白光里显得毛茸茸的,倒显得模样比平常要稚气一些。她全神贯注地盯着显示器,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其他人早就走光了。盛方庭不知不觉走过去,问:“怎么还不下班?”

    谈静被吓了一大跳,待看清楚是盛方庭,才讷讷地说:“有几个邮件没看懂,我就忘了。”

    盛方庭看了看邮件后面一长串CC名单,说道:“这个看看就行了,这一封你要回复一下,这一封不用。”他飞快地指点着谈静,不一会儿就把邮箱里的邮件全都清理了。谈静对办公系统不熟悉,他又解答了几个谈静记在纸上的问题,然后对她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谢谢盛经理。”谈静心中十分感激,一天的相处,她早就看出来Lily对自己只是表面客气,她不好意思总去麻烦她,而其他同事,都更加不熟了。虽然盛方庭没有回答完她的全部问题,但工作中她主要的不懂的几点已经指点明白了。

    “你住哪里,我可以顺便捎你回家。”

    谈静犹豫了半秒钟,盛方庭说:“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知道。所以我捎你一段,顺便替你解答。”

    谈静于是请他把自己带到五号线的地铁站,早上来的时候她就发现,坐公交没有坐地铁划算,因为公交要换好几趟车。她跟着盛方庭到地下车库的时候,正巧遇到舒琴。她高跟鞋嘚嘚的声音在地下车库里回荡着,十分响亮。她的车就停在盛方庭车边,当看到盛方庭和谈静的时候,舒琴很自然地打了个招呼:“盛经理!”

    “舒经理,下班了?”

    “是啊,明天见。”

    “明天见。”

    舒琴开一部红色的车子,她把包包扔进副驾驶座,就直接启动车子,发动机发出轰鸣声,她倒出车位,扬长而去。谈静只觉得她这一系列动作流利帅气,真是像电视里的女主角一样,却没有想太多。盛方庭却在想着,刚刚舒琴笑容中的那一抹意味深长。本来自己把谈静调到公司来,可能就已经引起了她的误会,现在又让她看到自己和谈静一起下班,她这次肯定会想多了。不过,他决定暂时把这事抛在脑后。

    在车上,盛方庭向谈静简略地描述了一下企划部助理的工作内容,告诉她哪些事情首先要保证完成,哪些邮件不必回复,哪些工作可以延后处理。谈静非常感激,说:“我什么也不懂,给您添了很多麻烦。”

    “其实所有应届生都是这样的,我想Lily一定以为你是应届生,她应该能理解。”

    谈静没有做声,这个工作环境是全新的,每个人都彬彬有礼,她不仅是换了一个工作,而且是换了一个阶层,而这个阶层的人,虽然很有礼貌很客气,但其实都挺疏远的。她想起刚刚遇见的那个舒经理,她才像是真正应该待在这里的人,一眼看上去就精明能干。

    不过,自己会努力的,因为她需要这份薪水更高的工作,她要给平平治病。想到平平的病,她又想起下周一约了聂宇晟。那正是上班时间,原来自己可以调班,现在自己朝九晚五,没办法调班了,难道刚上几天班就得请假?自己还在试用期,同事们会怎么样看呢?而且去见聂宇晟,对她而言,真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任务。

    不过只一会儿她就不让自己想了,所有的困难都会过去的,现在她要去接平平回家,然后做饭给孩子吃。不管怎么样,生活刚刚有了一线曙光,她乐观地想,比原来总是好多了。

    接完孩子之后她带着孩子去买菜,在路上孩子就饿了,她在菜场里买了两块钱的鸡蛋饼给孩子吃,她知道孙平吃完鸡蛋饼就差不多饱了,所以只买了两样小菜。这个时间菜场里卖的小菜都蔫了,所以也便宜。反正大人吃的菜,粗糙点也没有关系。

    孙平不能爬楼,她背着孩子拎着东西上楼,气喘吁吁刚刚站稳,就听到背上的孙平说:“爸爸在家!”

    果然家里是有人,因为防盗门没关,木门也虚掩着。谈静心里怦怦跳,一半是因为刚刚才爬完楼梯,一半则是因为上次孙志军走的时候,说的那番话。她很担心他当着孩子的面跟自己吵起来,而且又口无遮拦。现在只希望孙志军喝醉了,这样倒还好点,起码不会跟她吵架。

    她推开虚掩的门,然后弯下腰,孙平从她背上溜下来,说:“爸爸喝醉了。”

    果然,孙志军睡在沙发上,人事不省,还好没有吐。谈静对孩子摇了摇手,孩子就乖顺地回到卧室里去了,她打开窗子通风,才发现窗台上搁的那碟豆芽,已经蔫了。这几天太忙,没有顾得上浇水,所以豆芽也枯死了。她把那碟豆芽倒进垃圾桶里,把盘子洗出来,走出来看到孙志军酒气熏天的样子,知道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所以自顾自又进厨房做饭去了。

    淘米的时候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放了两盒米,就算孙志军不吃,明天她热热也可以吃。把饭炖上,然后开始洗菜炒菜,等吃上晚饭已经是八点多钟,再给平平洗澡,又把碗洗出来,平平已经睡着了。

    她实在是困倦了,洗完澡也睡了,迷糊了没多大一会儿,突然听到客厅里有动静。上次孙志军喝醉了,从沙发上摔下来,所以她担心地爬起来,打开门一看,孙志军正坐在桌边吃饭,他用汤泡了一碗饭,正吃得稀里呼噜的,谈静正打算回去睡觉,突然听到他头也没抬,说:“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谈静怕吵醒孩子,想了想掩上了房门,走到桌边,问:“什么事?”

    “这回进派出所,我把工作也丢了,赌债也没还上,说不定过两天人家就会找到家里来,你带孙平躲躲。”

    谈静没想到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愣了一下才问:“你到底欠人家多少钱?为什么人家要找到家里来?”

    “不是跟你说了吗?两万!”孙志军咧了咧嘴,“那帮孙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没准会往咱家门上泼红油漆,反正你到时候别吓着就行。”

    谈静忍气吞声:“你到底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不赌钱不行吗?万一人家真找到家里来,左邻右舍会怎么说?房东会怎么说?这房子又便宜又好,房东要是怕惹事不租给我们了,你让我上哪儿找房子去?”

    孙志军哼了一声,把碗一放:“那你给钱我还债!”

    “我没有两万块钱。”

    “那不就结了,你带孩子躲两天,那些人找不着我,自然就消停了。”

    谈静一时气结,坐在桌边,一语不发。

    “后悔啦?你老公就是这德性,谁叫你嫁了我!”孙志军又盛了一碗饭,把剩菜一股脑儿倒进碗里,搅了搅又吃起来,“你现在去找那姓聂的,也还不晚。”

    “我跟聂宇晟没什么了,你为什么要天天提他?”

    “你那不是天天想着他,却不准我提他?”

    “谁天天想着他了?”

    “哟,不承认?不承认我也知道你天天想着他。要不你找他要两万块钱,替我把账了了,我保证以后在你面前不提他了。”

    谈静说:“我不会去找聂宇晟要钱的。”

    “你当然不会去,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德性,姓聂的还看得上你?”

    谈静站起来,疲惫而沉默地朝着卧室走去,孙志军还在她身后冷笑:“你不去,我去。”

    谈静蓦然转过身来,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也不干什么,姓聂的那么有钱,找他要两万花花,应该挺容易吧?”

    “你凭什么去找聂宇晟要钱?”

    “那你管不着。”

    谈静终于低下了头:“求你了。”

    “求我啊?我考虑考虑。不过这赌债我还不上,也没办法啊!”

    谈静忍气吞声:“赌债的事,我再想想办法。”

    “行,那我等着你的信。不管你找不找姓聂的,只要你给我两万块还债,我保证不干让你不高兴的事。”

    谈静回到卧室之后,看着沉沉熟睡的孙平,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她不知道孙志军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可是他在外头欠人家钱,也不是第一次了。最开始她还替他还过几次赌债,后来她知道那是一个无底洞,就再也不肯给他钱了。可是现在他似乎越来越得寸进尺,甚至开始拿聂宇晟来要挟她。

    无论如何,她不肯再向聂宇晟开口要钱了。她也没有任何资格,再问他要钱。

    两万……她上哪里去弄两万块钱……虽然存折上有这么多,但是那是替孙平攒下的手术费,她怎么能拿这钱去填赌债那个无底洞?

    她在矛盾和焦虑中睡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