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心灵的囚徒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换了几趟公交才到店里,一路上紧赶慢赶,可是仍旧迟到了。一进店门谈静就看到王雨玲朝她使眼色,她还没有明白过来,值班经理已经看到她了,板着脸说:“谈静,你怎么又迟到了?”

    谈静有点懵,可是迟到确实不应该,于是她低着头说:“对不起。”

    “说对不起就可以违反制度吗?”值班经理一脸冰霜,“这个月你已经迟到三次了,按规定扣所有的奖金。”

    谈静错愕了一下,值班经理又说:“昨天你请了一天事假,公司规定要扣除当天的工资,还有,明天你上连班。”

    谈静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弄得有点懵,值班经理平常对她还算不错,因为她做事挺勤快,从来不想着偷懒。昨天她向值班经理请假的时候,值班经理也还挺客气的。怎么突然一下子态度就有了这样的转变?

    值班经理看她愣在那里,似乎更没好气了:“还不换衣服去工作!”

    她匆匆忙忙去了更衣室,换了工作服出来。上午班的收银员跟她交接完了,她打开收银机开始收银。

    这份工作枯燥而无趣,她已经做了六年了。从一家店换到另一家店,许多相熟的同事已经跳槽,或者结婚。就是她和王雨玲,还仍旧打着这份工。不管怎么样,这份工作不用日晒雨淋,虽然好几个小时站下来,常常站得脚肿,可是每个月的收入很稳定。

    她没有大学文凭,能找到的工作也只有这类的,钱虽然永远也攒不下来,可是总比没饭吃要好,所以她很珍惜这工作。值班经理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下午都板着脸,而且一直站在收银台旁边,连王雨玲都不敢偷空来跟她说话。

    晚上下班之后在更衣室里换回自己的衣服,王雨玲才问她:“你眼睛怎么了?昨天没睡好?还有,你昨天请假干什么去了?派出所找你干吗?”

    谈静知道王雨玲是个暴炭脾气,听说了孙志军的事,一定又要劝她离婚。所以她掩饰地说:“没什么。”

    “出什么事你还要瞒着我啊?”王雨玲有点生气,“你还是不是我朋友?”

    谈静岔开话题,她从医院回店里的路上,担心带着现金不安全,就中途去了趟银行,把钱存起来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最后才迟到了。她把存折给王雨玲,说:“这个还是暂时放在你那里。”

    王雨玲看是活期存折,再一打开看到数字,吓了一跳,问:“你怎么突然存这么多钱?哪里来的?”

    谈静并不吭声,王雨玲知道她的脾气,摇了摇头,把存折收起来,说:“要不是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一定以为你昨天是去做贼了。工资都没发,你存一万多块钱的活期……这是给平平攒的手术费吧?”

    “这是我向别人借的钱,也许没两天就得用掉了。”谈静皱起眉头的时候,眉心已经有了淡淡的皱纹,“平平的手术费还差得远……”她叹了口气,再不说话。

    王雨玲知道只要一提到孙平的病,谈静就会心事重重。她也没办法劝慰,更没有办法帮到谈静,只能拍了拍她的背:“走吧,我和梁元安说好了,一块儿请你吃晚饭,咱们先去接平平。”

    谈静午饭都没吃,听到王雨玲一说,才觉得饿了。她不好意思总占这位朋友的便宜,于是说:“一起吃饭可以,我们还是各付各的吧。不过为什么你要和梁元安一起请客?难道……”她说到这里,终于才笑了笑。

    王雨玲又拍了一下她的背,说:“讨厌!今天我无论如何得请你吃饭,你一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谈静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仍旧没有想到。倒是王雨玲自己忍不住,说:“今天是你生日啊!生日都忘了!你看看你,成天在忙乎什么?”

    谈静倒没有想到这天是自己生日,她也确实忙得忘记了。这两天去派出所去医院还又见到聂宇晟,她觉得生活就像一条激流,每次一个浪头打来,就是灭顶之灾。她苦苦挣扎,只求随波逐流,根本都没有多余的力气注意到其他事物。

    “生日快乐!”王雨玲笑着说,“所以今天请你吃饭。走吧!快去接平平!”

    吃饭的地方就在他们常常去的小馆子,三个大人一个孩子,点了四个菜一个汤,小馆子分量足,谈静午饭没有吃,这时候早就饿过了劲,只用汤把饭泡了,哄着孙平吃。孙平很懂事,自己拿勺子一口口都吃完了,只是满脸都是饭粒,逗得王雨玲笑不停。拿了餐巾纸擦掉孙平脸上的饭,说:“小帅哥越来越帅了,长大了娶王阿姨好不好?”

    孙平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她,然后摇了摇头:“我长大了不娶你。”

    “那你娶谁呀?”

    “我娶妈妈,妈妈最辛苦,我娶了妈妈,就不让她上班了,然后我天天做饭给她吃。”

    稚气的话逗得三个大人都笑得前俯后仰,王雨玲一本正经地说:“那可不行,你妈妈已经嫁给你爸爸了,你只能娶别人。怎么样,还是娶王阿姨吧,到时候王阿姨也不让你妈妈上班,也天天做饭给她吃。”

    孙平皱着小脸想了半天,说:“我还是娶妈妈,妈妈最辛苦,而且妈妈最漂亮。”

    这下子连梁元安都忍不住喷饭了,捏了捏孙平的小脸蛋,说:“这么一丁点儿,就知道漂亮不漂亮。”

    “王阿姨太伤心了。”王雨玲拿手遮着眼睛,“平平说王阿姨不漂亮,王阿姨嫁不出去了……”

    “王阿姨你也漂亮!”孙平极力安慰着她,“肯定会有漂亮叔叔来娶你的!”他看了看梁元安,说,“梁叔叔,你可以娶王阿姨!”

    梁元安被啤酒呛着了,又咳又笑又喘,王雨玲倒老大不好意思,说:“小鬼头!人小鬼大!”倒是谈静,抿嘴笑着给梁元安倒了杯茶,梁元安好容易止住咳嗽,说:“那好吧!今天你妈妈生日,我们要送一份神秘的礼物!”

    孙平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当当当当!”梁元安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搁在桌子上然后打开,露出里面的蛋糕盒,再打开蛋糕盒,里面竟然是一个裱花精致的蛋糕。

    “哇!”孙平毕竟是小孩子脾气,忍不住叫起来:“好大的生日蛋糕!”

    “是啊,好大的生日蛋糕!”梁元安笑嘻嘻地说,“梁叔叔亲手做的!来,我们先点蜡烛许愿!然后再来尝尝这蛋糕好不好吃!”

    谈静本来是收银员,不由得看了王雨玲一眼,又看了梁元安一眼。下午的时候她并没有收这个蛋糕的钱,虽然他们买蛋糕是有员工折扣价的,但这么大的蛋糕,价格不菲。

    或许是他们昨天买的?

    王雨玲已经在往蛋糕上插蜡烛了,梁元安抱着孙平,告诉他:“这个蜡烛很神奇,因为这个蜡烛会唱歌!来,我们点上,听它唱生日歌!”孙平当然是兴高采烈,再加上从来没有看过音乐蜡烛,所以当蜡烛一边唱着生日歌一边打开成一朵花的时候,孙平高兴得直拍巴掌:“妈妈!妈妈快许愿!”

    王雨玲也拉着谈静许愿,谈静笑着双掌合十闭上眼睛。还有什么愿望呢?只希望孙平的病早点治好,可以平平安安地长大。这是她唯一的心愿。

    其他的,不提也罢。

    她睁开眼睛,和大家一起,吹熄了蜡烛。

    梁元安做的蛋糕很好吃,每个人分了一大块,仍旧没有吃完。于是重新用盒子装起来,让谈静拎回家去。

    在公交车上,孙平就已经睡着了。或许是太累了。因为吃完饭后,他们又带着孙平去街心公园,孙平不能做剧烈运动,可是跟普通孩子一样,可以坐小火车,坐旋转木马。谈静平常很少有时间带着孩子出来玩,没想到孙平很喜欢梁元安,缠着他跟自己一起开小坦克。谈静无限心酸地想,或许是因为孙志军从来没有带孩子出来玩过,在孩子的心里,父亲这个形象,缺失得太久太久了。

    下了公交离家还有一段路,谈静抱着孩子又要拎蛋糕,着实不便,走了没多远,就觉得气喘吁吁。只好坐到马路牙子上,想换一只手。没想到刚一换手,孩子就醒了,睁开眼睛,细声细气地叫了声:“妈妈。”

    谈静“嗯”了一声,说:“妈妈抱不动你了,妈妈背你好吗?”

    “好。”

    她重新把孩子背起来,这样轻松多了,还可以腾出手来拿蛋糕。孙平很喜欢吃蛋糕,有时候她也会买店里减价快过期的蛋糕面包给孙平当零食,但是新鲜蛋糕确实更好吃。

    孙平搂着她的脖子,软软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妈妈,今天你过生日,快乐吗?”

    “快乐,只要有平平在,妈妈就快乐。”

    孙平嘿嘿笑了一声,说:“平平也快乐,因为妈妈快乐……那个会唱歌的蜡烛真好玩,梁叔叔带我坐的小坦克也真好玩,可惜爸爸不在。妈妈,爸爸呢?”

    谈静愣了一下,说:“爸爸在加班。”

    “他怎么老是加班啊……”孙平明显又快睡着了,伏在她的背上,连声音都听得出来睡意蒙眬,“妈妈,爸爸是为了挣钱给我治病,所以才天天加班对吗?陈婆婆说,你每天上班,不能陪我,就是因为要挣钱给我治病。以后我的病好了,我就快点长大,挣很多很多的钱,一定不让你和爸爸上班了……这样你们就有时间陪着我了……”

    谈静忍了一天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聂宇晟接到舒琴电话的时候,心情很阴郁。他取了三万块钱,然后在银行特意换了零钞,因为他只打算给谈静两万九千六百四十一块。他把钱扔在地上的时候,有一种践踏般的快感。可是当他从咖啡店出来并启动车子的时候,才觉得肋骨下某个地方,正在抽搐似地疼痛。所谓的心如刀割,原来也就是这样子。

    他最恨谈静的也就是这一点,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她永远有办法抓住他最软弱的地方,然后狠狠地插上一刀。昨天她向他要钱的时候,他还觉得非常痛快,哪怕这种痛快的背后其实是暴怒。他也巴不得用钱来了结一切,如果钱真的可以了结,真的可以让他忘记她的话。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多么可笑,哪怕这个女人做出更狠的事情来,他也不会忘记她。

    大叠钞票撒手的时候,隔着纷扬的纸币,他看着谈静眼底的泪光,这女人永远这样虚伪,可耻的是,每次看到她泪眼盈盈的样子,他总是觉得,自己才是做错的那个。

    回到医院做完两台手术,累得坐在椅子上站不起来,才可以把谈静的影子,稍稍从脑海中驱除一些。谈静交给他的盒子还被他放在医院更衣室柜子里,他其实还是抱了一丝幻想的,比如谈静有一天会来对他说,聂宇晟我错了,其实我是骗你的。他很卑微地欺骗过自己,在国外最艰难最困苦的时候,他曾经自欺欺人地想过,如果回到国内,谈静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只要说,我是骗你的,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他就什么都肯相信。

    可是她连这样的机会,都不曾给他。

    换衣服的时候,他漠然地把那个纸盒移开一些,里头的东西沙沙作响,是那些信。他想起那些写信的日子,想起自己在假期顶着酷暑替人翻译资料,顶着烈日站在街头卖饮料,就只为给她买一枚胸针。

    那枚胸针镶着碎钻,当时几千块钱,是很昂贵的。她原本不肯收,他说:“这是我自己挣钱买给你的。我希望,将来可以送你另一样东西。”

    后来买戒指给她的时候,特意选的样子,跟这枚胸针是一套。这样的话,她戴着戒指,同时戴着这枚胸针,也不会显得突兀。

    她曾经问过,为什么第一次送胸针给她。

    他说,我希望最靠近你心脏的那样东西,是我送的。那时候她笑得多么甜蜜,而那时候自己,又有多傻。

    现在她早就把胸针卖了,因为还值几千块钱。

    他想到她说那话的情形,就觉得自己真是傻。谁也没想过自己当年还做过那样的傻事说过那样的傻话吧。他微微皱着眉头,把那一盒东西胡乱往里推了推,就像上头有病毒一样,不愿意沾到,也不愿意再碰。

    他刚换完衣服,舒琴就给他打电话了。他因为心情非常不好,所以只问:“什么事?”

    “聂医生,你答应来救我的啊!今天晚上九点,一定要准时出现啊!你不会忘了吧?”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答应过舒琴,如果她们公司周年庆的时候自己不上夜班,就会去接她,让她免于唱K出丑。原来就是今天,他还真的忘了。

    这两天发生太多事情了,先是谈静突然昏倒在他面前,然后是她向他要钱——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难过,这个时候倒是宁可跟舒琴在一起,免得他独自在家又胡思乱想。何况今天并没有夜班。他说:“我会去的。”

    他下班之后先去吃晚饭,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医院的教工食堂混一下,有时候也去外面点两个菜,今天情绪低落,原本打算去食堂草草吃一顿,但是一想晚上九点才去接舒琴,自己这么早吃完了饭,更加无所事事。所以就开车跑到很远的一间餐厅,去吃淮扬菜。

    一个人点菜当然很为难,就点了餐馆的两样特别推荐,再加了一份汤。等上菜的时候,无聊地玩弄着餐厅点菜用的IPAD,刷着网页看新闻。

    有聂东远大幅的照片,最近聂东远投资的几个公司接连在美国上市,所以他的投资基金非常受到关注,财经记者用了很夸张的词汇来形容聂东远,说他雄心勃勃。聂宇晟有点冷漠地看着网页上聂东远的照片,雄心勃勃,当然是的。

    他和聂东远的关系已经疏远到不能再疏远,尤其他对聂东远的公事,从来都不关注,偶尔新闻里看到,只当做没看到。至于私事,他心里想,聂东远哪还有什么私事,在公司他是董事长,在家里他仍旧是董事长,说一不二,把所有人都只当成是下属。

    财经记者写到,聂东远已经快要六十岁,但是老骥伏枥,因为聂东远说:“我太太很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一直没有续弦,因为很多女人都并不喜欢我这种人。我除了工作,再没有别的乐趣。”记者还写,聂东远接受采访的地点是在他的办公室里,所以记者注意到在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亡妻年轻时候的照片,还有独生儿子拿到博士学位时的照片,可以看出聂东远铁汉柔情的一面。看到这里,聂宇晟几乎要冷笑出声,拿到学位那段时间,几乎是聂东远和自己关系最僵的时候。聂东远断绝他的经济来源数年,看他仍旧不屈服,于是放言说要脱离父子关系,剥夺他的继承权。而自己在越洋长途里淡淡地答:“当然可以,您找律师,我签字,反正我对你的钱也没有兴趣。”聂东远当然被他气得够呛,而他那张戴着博士帽的照片,还是聂东远的秘书为了当和事老,偷偷在学校网站上下载打印的。他几乎都想像得出来当时聂东远的心态,既然自己学医已成定局,连最后的杀手锏都使出来仍旧不管用,那么有个博士儿子又不算丢人,照片就镶起来摆在桌上好了,正好让外人看看他到底有多疼这个儿子。聂宇晟把IPAD关掉,握住那杯冰凉的柠檬水,冷漠地想,记者若是知道当年他聂宇晟博士毕业的时候,聂东远根本都没有去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还扬言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不知道作何想。

    吃完饭差不多八点多,正好开车去舒琴指定的地方,路上交通并不顺畅,到的时候稍微晚了几分钟,刚把车停下,正好看见一群人从餐厅走出来,舒琴远远看到他的车,立刻向他飞了个眼风。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很干脆地下车来,做了一个等人的姿势。

    舒琴立时一脸甜蜜地跟同事们打招呼:“哎呀,我朋友来接我了,我不和大家去唱歌了。”

    “男朋友吗?介绍一下啊!”有人起哄。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舒琴一边说,一边急匆匆地挥了挥手,就想溜之大吉。本来他们晚上聚餐,气氛不错,所有人都喝了不少酒,连董事长也有点半醺微醉的样子,听到她这样说,于是点名叫住她,说道:“舒经理,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得给我们介绍介绍,没准哪天就不普通了呢!”

    老板发话,舒琴为难起来,本来只是叫聂宇晟来救场,可没想到把自己陷到这种进退不得的地步,她知道聂宇晟的脾气,不敢胡乱说什么,只好求助似地望着他。

    聂宇晟看到这种情形,不能不替舒琴解围,所以也就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是舒琴的朋友,在医院工作,我姓聂。”

    “聂医生啊!”董事长笑容满面,握着他的手,“我们王副总的病就是你替他做的手术吧,你好你好,太感谢了!”

    聂宇晟说:“不客气。”

    “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去玩玩,我们正打算去唱歌!”

    “不用了,我们还有别的事。”

    在一堆人笑眯眯的目送之下,两个人上车离开。舒琴松了口气:“真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董事长还会来那么一句。”

    “没关系,你想上哪儿去?”

    “晚上光顾着应酬老板们了,没吃饱,你吃了没?”

    “吃了。”

    “那送我回家吧,我去吃点宵夜。”舒琴将头靠在车窗上,她开车的时候和坐车的时候,都不怎么喜欢用空调,总是愿意把车窗降下来,让夜风吹动自己的长发。她吹了一会儿风,突然问聂宇晟,“你今天为什么心情不好?”

    他正专注开车,随口反问一句:“有吗?”

    “都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何苦骗我。你但凡心情稍好一点,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今天还肯跟我们老板搭话,说明你心情糟透了。”

    聂宇晟这才瞥了她一眼:“我又不是变态,难道我心情不好才会应酬人?我替你解围,还被你这样说。”

    “那么要不要去喝点酒?庆祝下你生日。”

    聂宇晟淡淡地说:“我不过生日。”

    舒琴知道他的习惯,因为他生日正好同前女友生日同一天,所以自从跟前女友分手之后,他就不过生日了。她说:“我在往你伤口上撒盐呢,你为什么还这么淡定。”

    聂宇晟说:“什么伤口,早就好了。不过生日是因为太累了,今天做了两台手术,明天还有大夜班。”

    舒琴笑了笑,她说:“对不起,我喝醉了胡说八道,你别跟我计较。”

    她确实喝了不少酒,车子里都是她身上的酒香,聂宇晟说:“你还是直接回家去吧,一个女孩子孤身去吃宵夜,你又喝过了酒,不太好。”

    舒琴说:“没事,我就是不愿意一个人回去对着空屋子。”她有点伤感地说,“静得像坟墓似的,觉得自己像个未亡人。”

    把舒琴送到了地方,聂宇晟开车回家,想起她说的,自己何尝不是有点不愿意回家去,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一段几乎耗尽生命中全部热情的恋情,把他和舒琴一样,变成了外表正常,内心灰烬的未亡人。在生活中,他们仍旧像所有人一样正常地活着,为了工作为了事业忙碌,可是一旦回家孤独地待着,就像是一个囚徒,心灵的囚徒。

    不知不觉,车子停了下来,他这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这条路并不是回家的那条路,可是他为什么开车到这里来?

    他又想起那个晚上,自己开着车,一路跟在公交的后面,看着谈静下了车,他又开着车,跟着她慢慢地走。

    这么多年过去,隔着山重水远的往事,也许爱情早就稀薄得像是清晨的一颗露水,在太阳升起之后,慢慢地蒸发。可是他的心却是一个封闭的容器,不管这颗露水如何蒸发,始终都会重新凝结,然后汇聚,滚动在心的容器里,无处可去。

    他把车开到了那条小街上,然后停下来。他对自己说,这样的事情,是最后一次了。早上当他把钱撒掉的时候,他就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在向往事告别之前,他忍不住想要来看她最后一眼。

    从此后,就当成是陌路人吧。

    他把车灯熄掉,也许谈静早就下班回家了,也许她还没有下班,怎么说得准呢。就像一场爱情的结局,他曾经那样千辛万苦地爱过,最后,却是一场惘然。他坐在那里静静地悼念,是的,悼念过去的一切。

    谈静终于回来了,虽然天色已晚,虽然路灯并不亮,可是在很远的地方,他已经一眼认出了她。她背着孩子,一手拎着一个盒子,走近了才看出来,那是个蛋糕盒。

    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母子两个很高兴的样子,一路走,一路说着话,就从他的车边走过去了。他听到孩子软软嫩嫩的声音在问:“妈妈,爸爸呢?”

    他听到谈静的声音,说:“爸爸在加班。”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车内,原本曾是他的爱情,可是早就与他无关。现在她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庭,有人替她过生日,而自己,只是一个纯粹的傻瓜。不过一切早就已经结束了,他庆幸地想,终于都结束了。

    在昨天晚上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刹那,在今天早上他抓住纸币撒手的那一刹那,在刚刚听到她温言细语跟她儿子说话的那一刹那。

    曾经有许多时候,觉得生不如死地痛苦,熬过来却发现,也不过如此。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当爱已成往事,而是你以为刻骨铭心的往事,在对方的眼里,不过是早已遗忘的一粒砂。对方甚至会停下来,轻松地倒倒鞋子,把这粒硌脚的砂粒磕出来,不屑一顾。

    聂宇晟,这么多年你终于死心了吧。

    他对自己说着,除了去买一个新手机,更下决心换一个新的手机号码。

    第二天谈静上班,值班经理突然把她叫过去,问她:“昨天的流水呢?”

    谈静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昨天下班之前,她已经打印了一份收银机的流水交给值班经理了。

    “我交给您了……”

    “店长还要一份,去打吧。”

    有时候收银流水有问题,也会重新打印一份,谈静于是去重新打印了一份昨天下午的收银流水,交给值班经理。值班经理翻看了一下,问:“一共卖掉四个生日蛋糕?”

    谈静答:“是的。”

    生日蛋糕这种东西不像店里的其他西点,生日蛋糕虽然利润高,但不见得每天都有人买。

    “三个外送,一个当场做当场带走。”

    梁元安记得很清楚,因为昨天他是值班的裱花师傅。店长问到他,他马上就回答了。

    “那为什么盒子少了一个?”

    店长表情严肃,指了指操作间架子上放的生日蛋糕盒。店里大的蛋糕盒都有清点盘存,但有时候有损耗,也是正常。

    “我昨天替客人裱完蛋糕,装盒的时候不小心压破了一个,就丢了。”梁元安答得很轻松,“小李他们也看到了。”

    “你昨天裱了四个蛋糕?”

    “是啊。”

    “你没有记错?”店长轻描淡写地问,“是不是裱了五个蛋糕?”

    “就是四个。”梁元安一口咬定,“我记得很清楚。”

    店长似乎是冷笑了一声,说:“监控录像里拍到你裱了五个蛋糕,还有个蛋糕呢?又少了一个盒子,是不是你私自拿出去卖了?”

    谈静睁大了眼睛,他们这间店并不大,一共有两个监控探头,一个对着收银台,一个在冷柜上方,冷柜上方那个基本可以看清楚全店的情况,收银台那个和银行柜台的一样,可以清楚地看到收银员所收的每一笔钱。可是操作间里是没有监控的,第一是因为操作间不大,各种架子放得满满当当,还有烤箱也在里面,并没有合适的地方装监控探头。第二是因为本来操作间和店堂就是透明的玻璃隔断,一举一动外边都看得到,顾客也看得到。

    她昨天只顾着埋头收钱,人少的时候也在发愣,完全没有注意操作间里的事。她抬头看王雨玲,只见王雨玲脸色煞白,朝着她直使眼色。

    到这种地步,梁元安反倒很轻松似的:“裱坏了一个,就当损耗了。”

    裱花师每个月都有损耗指标,梁元安因为技术好,所以很少有损耗。他这样说,店长也无可奈何。只能追问:“那裱坏的蛋糕呢?”

    “都快下班了,就吃了。”

    店长说:“按规定,过期的面包和蛋糕可以扔掉,但刚做的生日蛋糕可以在冷藏柜里放三天。你一个人吃了?”

    梁元安脾气本来就不好,这个时候也硬倔起来:“就是我一个人吃了,要怎么样你说吧!裱坏的蛋糕不都是吃掉的,放三天吃掉跟昨天吃掉有什么区别?难道就因为我们吃的时候没叫你?”

    话说得很难听,店长面子也下不来,直接转过脸去看值班经理:“裱坏的蛋糕你看过才可以报成损耗,他叫你看了吗?”

    值班经理说:“没有。”

    “那就是盗窃,而且盒子也少了一个,谁知道你是不是拿出去卖了。”

    谈静不能不出声了,因为在店里,这种事处理得特别严重。梁元安如果被定为盗窃,就会马上被辞退,而且从此被列进黑名单。所有西点店都不会再聘用他作裱花师。谈静并不傻,她知道昨天那个蛋糕肯定是梁元安做了私下里拿出来的。因为裱花师如果故意把花裱坏,这蛋糕肯定算损耗,最后分给店里人吃掉。梁元安可能是想占这么一点小便宜,可是做事不周到,没有给值班经理看过,以为侥幸可以过关。

    “店长,这事不怪梁师傅。”谈静脸已经涨红,“是我请梁师傅帮我做了个蛋糕,因为是员工折扣要申请权限,我就想今天跟值班经理说,把钱补进去,还没来得及补。”

    王雨玲站在她后面,直拉她的衣角,她只装作不知道。梁元安说:“不是谈静……”

    “昨天我生日,所以请梁师傅做了个蛋糕。”谈静大声打断梁元安的话,“梁师傅你别说了,是我的错。你仗义我谢谢你,可是你要被开除了,就没有蛋糕店再请你,你学了这么多年裱花,为我的事太不值得了。”这话让梁元安震动了一下,西点这行其实圈子很小,如果他因为盗窃被开除,基本就上了全行业的黑名单。他家里条件并不好,好容易现在因为裱花技术能拿一份不错的工资,乡下的父母还指着他寄钱回去盖房子。他嘴角动了动,终于忍住了。

    “昨天是我生日,所以才请梁师傅做蛋糕。”谈静对店长说,“不信您可以看我的身份证,店里也有登记。”

    店长也没想到她会出来说话,他并不常到店里来,对谈静的印象就是挺老实挺内向的一个员工,收银上几乎从来没有出过岔子,在店里做了很多年,印象中挺可靠一个人。

    可是这事情做得太不可靠了,店长有点不相信,追问了一句:“谈静,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不是开玩笑的。”

    谈静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了店长一眼,他的表情很严肃,似乎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她轻轻点了点头,说:“是我错了,我真的打算今天把钱补上的,正要跟经理说,您就来了。”

    “你都做了这么多年的收银员,你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店长对谈静印象挺好,所以语气很重,“这是要开除的!”

    “我知道,是我错了。梁师傅也是拗不过情面,您别怪他,他挺仗义地把这事揽到自己身上,就是同情我,怕我丢饭碗。”谈静越说声音越低,最后低得几乎听不见了。

    店长表情很难看,最后说:“那你把钱补上,自己辞职吧。”

    这已经算是很轻的处分,一般这种情况会视同收银员贪污,直接开除不说,甚至会报案。虽然金额很少,但因为收银跟大量现金打交道,所以公司在这方面,管理制度都是十分严厉的。

    “谢谢店长。”

    店长十分失望,说:“你是老员工了,唉……”他转过脸去问值班经理,“下午谁当班,叫她先来接谈静的班。”

    谈静把账目清理了一下,早上还没有开始收银,所以非常简单,只把昨天的钱补上。当月工资当然不能算给她,因为算她自己辞职。王雨玲一边帮她收拾,一边都快要哭出来了。谈静只抽空跟她说了一句话:“叫梁元安千万别犯傻。”

    梁元安这个人爱面子讲义气,说不定就会冲出来把事一五一十全说了。梁元安跟谈静不一样,他是凭手艺吃饭的,要是当不成裱花师,就什么工作都不能干了。王雨玲一直很担心,所以一直在操作间那边走来走去,直到店长走了。

    谈静跟接班的收银员交接完账目,就直接走人了。店里其他人都在上班,没有人送她,她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太阳明晃晃照着,才觉得难受。

    生活就是这样,刚刚给你一点点甜,就会让你吃更多的苦。

    纵然她已经习惯了,可是这两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让她觉得没有力气再挣扎。孙志军还在派出所里没消息,她又丢了工作,柴米油盐,房租水电,还有平平的医药费……

    她坐在滚烫的马路牙子上,捧着下巴发愣。

    沥青路面在骄阳下蒸腾起一层热浪,旁边的槐树无精打采低垂着枝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连清洁工人都在斗笠下围着毛巾,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怕被阳光晒伤。

    她到哪里再去找一份工作呢?

    没有大学文凭,没有一技之长。连卖苦力,她只怕都不够格。

    她怕自己中暑,只坐了一小会儿,就站起来,去不远处的报刊亭买了份报纸,不论如何,她得先找到一份工作。天无绝人之路,她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她买了报纸就去接孙平,孩子不论何时看到她,都非常高兴:“妈妈你今天这么早下班?”

    “嗯。”

    “今天玫玫姐吃冰淇淋了,可是陈婆婆说,我不能吃冰的,吃了会不舒服,所以婆婆专门切了西瓜给我吃。”

    天气太热,从陈婆婆楼上走出来,她已经一身汗,何况孩子看到别人吃东西,总是嘴馋,那是天性。她柔声说:“平平是不能吃冰淇淋,婆婆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孩子点点头,“感冒就又要去医院打针,我不吃冰淇淋。”

    “回家妈妈打豆浆你喝。”

    “好。”

    本来生活再困难的时候,她也给孩子买奶粉喝,可是后来国产牛奶出了事,进口奶粉买不起,她就咬咬牙买了台豆浆机。

    家里也是闷热的,她把窗帘全放下来,又往地上泼了凉水,然后打开电扇,这才显得凉快一点。孩子看她操作豆浆机,问她:“妈妈,豆渣好吃吗?”

    每次打完豆浆她都舍不得把豆渣扔掉,放点盐炒炒也是一盘菜。她笑着说:“豆渣好吃,晚上我们炒豆渣吃好不好?”

    “爸爸喝酒的时候,最喜欢吃豆渣。”孩子忽闪着大眼睛看她,“妈妈,爸爸呢?他还在加班吗?”

    她的手顿了顿,孙志军还在派出所里,没有任何消息。她总是下意识从难题前逃开,可是也有逃不开的时候。不管怎么样,孙志军仍旧是她合法的丈夫,孙平的父亲。

    她拣出几颗豆子放在碟子里,倒上一点清水,说:“平平,我们来看豆子发芽,等豆子发芽了,爸爸就回来了。”

    “好!”孙平拍起小手,“等豆子发芽喽!”

    晚上的时候,她临时把孩子托给开电梯的王大姐,自己去了医院。医院里人多传染源多,孙平本来免疫力就不好,如果不是看病,她尽量避免带孩子去那种地方。

    这次她又拿了一千块钱,事到如今,只能花钱免灾了。

    这次冯竞辉的妻子也在,看到她之后仍旧没什么好气,不过她递上一千块钱,冯竞辉的妻子也收了,说:“把自己男人管紧一点儿,别让他在外头横行霸道的。这次打了我们,我们算是好说话的,下次打到别人,别人能轻饶你吗?”

    谈静低声说:“谢谢您,我会好好劝他。”

    “都是女人,你也不容易。”冯竞辉的妻子说,“我们老冯也是无心的一句话,你别往心里去。这次我们不会告,派出所那边,我们就认调解了。”

    谈静心里疙疙瘩瘩的,也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只是千恩万谢。回去的路上,心里就跟落了一块大石头似的轻松。

    她回到家时,孙平已经在王大姐那里睡着了,她抱着孩子上楼,摸黑进了屋子,把孩子放在床上。窗户里漏进来一点点光,正好照着窗台上那个搁着豆子的碟子,浅浅的一点水,映出细微明亮。豆子还没有发芽,可是已经鼓鼓地膨大了许多,等天亮的时候,就会长出豆苗来。

    明天,明天孙志军就能出来了吧?

    对孩子的愿望,她总是尽量满足,因为在这个世上,让自己失望的事情已经有很多很多了,所以每次答应孩子的事,她总是尽量做到,不让孩子失望。明天豆子会发芽,明天孙志军应该能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