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 流水光阴

匪我思存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上次孙志军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之后,谈静就觉得把存折放在家里太不安全了。她把存折藏得很严密,但再严密也总是担心被孙志军找到。那些钱,都是她一点一点从牙缝里攒出来的。她想来想去,打算不把存折放家里了,于是跟王雨玲说,能不能把存折放在她那里。

    王雨玲平常最不喜欢孙志军的为人,听到她这么一说,就猜到了七八分,说:“他又问你要钱了?”

    谈静不出声,只用筷子挑着面条。她和王雨玲都是下午班,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两个人在巷口小店里吃面。每次下午班的时候总来不及在家吃饭,都是这样随意在外面打发一顿,然后再到店里去换衣服交接班。

    王雨玲说:“这种男人你还要来干什么啊?既不往家里拿钱,还管你要钱。”

    结婚之初他们和王雨玲合租一套两居室,所以王雨玲对他们的情形非常了解,也因为那段合租的时间,王雨玲非常同情谈静,可是她的同情,并不能给谈静带来太大的帮助。

    这时候见谈静垂着眼皮不说话,王雨玲又恨铁不成钢了:“你真是心肠软!要是我,早就跟他离婚了。”

    谈静这才说:“他也不是总这样,是这两年才变成这样的。”

    王雨玲不吭声,孙志军刚开始对谈静也还真的不错,尤其谈静坐月子的时候,孙志军一个人忙里忙外,既要上班,又要照顾谈静和孩子。经常回家之后匆匆忙忙洗尿布,然后跑到菜场买菜。那时候谈静不能上班,孙志军的收入也不多,王雨玲曾经在菜场里见孙志军跟鱼贩子软硬兼施地讲价,就为了买条便宜点的活鲫鱼回去炖汤给谈静喝。凭良心说,王雨玲觉得那时候的孙志军还是个不错的丈夫和父亲。但后来他迷上了喝酒和打牌,谈静的日子就渐渐难过起来。

    王雨玲素来心直口快,是个直来直往的脾气,一看到说到孙志军谈静就不做声了,她就直皱眉头:“唉呀,当我没说好了,你要放在我这里就放在我这里吧,反正我不会问你要保管费的。你自己把密码保管好,要是被小偷偷走了,我可不负责。”

    谈静笑了笑,说:“谢谢。”

    王雨玲翻了个白眼,说:“真酸!”

    她们吃完了面条,就直接去店里上班。刚换好制服,就听见值班经理说:“今天大家都打起点精神,待会儿总公司的主管要过来巡视。”

    他们是大型连锁店,管理严格,每个月总公司的各级主管,都会轮流不定期抽查巡视各连锁店面。因为这种巡视很常见,所以店里的员工都没太在意,只是像平常一样工作。下午的时候,店里的客人不多,就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人在挑面包。

    因为店里的柜台都是半开放式,尤其是面包柜台,都是有机玻璃做成的透明隔断,顾客有时候自己拿着盘子挑选。而花式的蛋糕切片,通常因为比较容易弄坏造型,所以特意放在冷柜里头。王雨玲一看到客人走过去,就笑着招呼:“您要什么蛋糕,我帮您拿吧。”

    那中年妇女没有理会王雨玲,径直去开冷柜门,王雨玲眼疾手快,连忙帮她开门,又说:“您要哪个蛋糕,我帮您拿吧!”

    那人还是没理她,径直拿夹子去夹蛋糕,新鲜的蛋糕特别松软,夹的时候非常需要技巧,而那位客人没什么经验,一手拿着夹子,一手拿着托盘,刚刚一夹起来,还没来得及放入托盘里,就“啪”一声掉在了地上。

    王雨玲见状,连忙拿抹布和拖把来收拾,那人似乎也觉得甚是无趣,旁边的店员走上来替她夹了蛋糕,走到收银台结账。王雨玲本来心中有气,看到她走去结账,就放下拖把,走过去对谈静说:“两块黑森林。”

    谈静怔了一下,看盘子里只有一块黑森林,还没有说话,那中年妇女已经嚷起来:“凭什么收我两块的钱!”

    “您开冰柜门的时候,我就问您要哪块蛋糕,我替您拿,您不理我,结果拿的时候又不小心,蛋糕掉在地上……”

    “我又不是故意的,凭什么叫我赔?”

    “您把蛋糕弄掉在地上,您不赔难道叫我赔?”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又不是故意弄掉的,掉地上的蛋糕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捡起来再卖!”中年妇女恼羞成怒,“这蛋糕我不要了!”

    王雨玲拉住她不让她走,一时两个人争执不下,值班经理也过来了,那中年妇女就嚷嚷起来:“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买个蛋糕还强买强卖!我要上工商局投诉你们去!”

    “您投诉吧!随便您上哪儿投诉!”王雨玲是个火暴脾气,气鼓鼓地说,“反正这蛋糕是你弄掉在地上的,你得赔!”

    “你拉着我干什么?放手!”

    “我不拉着你你就想开溜!你把蛋糕钱付了我就放手!”

    那中年妇女破口大骂,骂得甚是难听。门铃一响,店里进来了几位客人,值班经理怕王雨玲再跟客人争吵,努了一下嘴,示意王雨玲去招呼顾客,自己好声好气地安抚客人:“这样吧,虽然蛋糕掉地上真是您的责任,但我们这次就不要求您赔偿了。可这块黑森林,已经从冷柜取出而且为您打包,您就付这块蛋糕的钱得了。”

    那中年妇女见进来的几位客人都往这边看,益发趾高气扬:“这块蛋糕我就不要了!刚才要不是那个人推我,我也不会把蛋糕掉地上!我今天就不买你们家蛋糕了!你们还能强迫我不成?”

    王雨玲本来已经去招呼那边的客人了,一听到这话,忍不住冲过来,说:“谁推你了?你把话说清楚!我一边帮你开门,一边还说,要哪块蛋糕我帮您拿。结果你压根就不理我,自己把蛋糕弄掉在地上,还诬陷说是我推你!谁推你了?”

    “就是你推我了!你不推我蛋糕怎么会掉在地上?”

    “我根本就没碰过你!”

    “就是你推我了!我要投诉你们!你们自己把蛋糕弄掉在地上,还说是我弄掉的,硬逼着我把蛋糕买回去!”中年妇女洋洋自得地冲着那堆客人嚷嚷,“千万别买他们家蛋糕!这就是一个黑店!”

    王雨玲气得浑身发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谈静素来不会跟人吵架,值班经理看她冲着其他客人大喊大叫,心下也着急,说:“我们已经不要求您赔偿了,您说话要负责任的!我们同事并没有推您,是您自己把蛋糕弄掉在地上。”

    “你亲眼看见了吗?在冷柜那边只有我们两个人,就是她推的我!她推完就说是我自己弄掉的,血口喷人!”

    “这个角度应该有监控器。”在一旁似是看热闹的客人突然指了指冷柜上方的摄像头,插了句话,“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吧。”

    值班经理有些为难:“我们没有调看监控录像的权力,我们只能向总公司安保部门申请,一层层申请上去,通常得好几天时间。”

    “给他们授权。”客人回头跟自己的同伴说。

    拎着笔记本电脑的人立刻答应了一声,打开电脑,输入密码和一连串指令,然后将电脑屏幕转过来对着众人。

    就是刚刚监控器的画面,拍得清清楚楚,只见王雨玲替客人开冷柜门,然后客人夹蛋糕的时候掉在了地上,王雨玲去拿抹布,另一位店员上前来,拿了另一块黑森林,替客人打包。

    中年妇女这才哑口无言,她本来想借机闹一闹赖账,没想到这群客人竟然跟店里是一伙的。悻悻地取了钱出来,一边付账一边骂:“黑店!”

    那人微微笑:“我们打开门做生意,欢迎客人来买蛋糕。顾客就是上帝,可是上帝也不能蛮不讲理。”

    中年妇女拿着蛋糕悻悻地走了。值班经理忐忑不安地向那两位客人自我介绍:“您好,我是本店的值班经理。”

    “您好,我是安保部的同事,我姓孙。”拿着电脑的那人向值班经理介绍,“这位也是同事。”却没有介绍刚才仗义执言的那个人的姓名。

    值班经理早就猜到了这两个人是总公司派来巡查的,所以格外的懊恼,连忙叫过王雨玲,王雨玲也没想到正好撞见总公司派人来巡视,总之是自己倒霉,心里早就把那胡搅蛮缠的客人骂了好几遍。但好在总公司派来的人还替自己说话了,又调了监控录像证明清白,总算不觉得憋屈。所以她低着头,一声不吭。

    那人说:“今天的事情,我需要你们两个人都写一个……”他顿了一下,才说,“一个解释信,最好是英文的,我需要你们解释,为什么同客人争执。还有,我也需要向我的上司解释,为什么越级调用监控录像。这封信请直接交给你们的区域督导,他会转给我。”

    公司管理等级森严,王雨玲素来不跟上层管理人员打交道,值班经理却是知道一点儿的。这位总公司的同事仗义地违规调用监控录像,让无理取闹的客人知难而退,实在是帮了自己和王雨玲的大忙。听他说需要向上司解释,所以连连点头:“您放心,我们会写解释信。”

    “OK,谢谢你们的配合。”那人彬彬有礼,他可能是南方人,说话的时候咬字不准,前后鼻音分得不是特别清楚。谈静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像所有总公司的同事一样,他穿着浅色衬衣,大热天袖口还扣得好好的。并没有一点像聂宇晟,只除了说话的时候,那不标准的普通话。

    她觉得自己一定很失态,因为那个人也注意到她在看他了,所以也看了她一眼,她连忙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

    等总公司的同事走了,快到打烊的时候,王雨玲一边清理架上没有卖完的面包,一边犯愁了:“这个解释信,应该怎么写?”

    值班经理也犯愁了:“我打电话问问吧。”他给其他几个店的值班经理打了电话,其他店的值班经理也很少写过什么解释信,就是有一位值班经理某次因为卫生检查的时候不合格,写过一个中文的检讨。

    值班经理和王雨玲都没辙了,还是王雨玲想起来:“谈静,你读书更多,你知道这个解释信应该怎么写?”

    “我也没有写过……”谈静想了想,“不过解释信……英文应该叫做Theletterofexplanation吧?就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王雨玲大喜,说:“我都忘了你英语好,得了,这个解释信,你帮我写吧!”

    值班经理也一脸的诧异:“谈静,你还会英语啊?”

    谈静很快地低下头,她不太愿意提到从前的事,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也就是高中的时候学过。”

    “别扯了,你比高中生的英语好多了,你原来跟我租房的时候,只有一台收音机,你天天听那个什么……BBC!我都不知道叽里呱啦在讲什么,你都听得懂。”

    谈静淡淡地笑了笑,原来为了跟聂宇晟一起出国,她下功夫学过英语,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下班之后值班经理请客,请她和王雨玲吃饭。值班经理一直挺喜欢谈静。因为谈静勤快,对工作从来不挑肥拣瘦。所以他说:“把你儿子接出来,一起吃顿饭吧。”谈静连忙说:“不用麻烦了,他在陈婆婆那里也挺好的。小孩子跟着咱们,一会儿要吃,一会儿要睡,可麻烦了。”

    “就接出来吧。”王雨玲插话,“我也有好一阵子没看到平平了,接出来让我看看。”

    值班经理因为有求于谈静,也顺水推舟:“是啊,把他接出来,咱们去吃点好的。”

    谈静拗不过,只得先去接孙平。孩子看到她特别高兴,听说要带自己去餐馆吃饭,就更高兴了。谈静细心地叮嘱,一定要叫人,一定要有礼貌,吃饭的时候不可以挑食,这才带着孩子到了约好的餐厅里。

    值班经理只听说谈静结婚有孩子,这也是当时肯聘用谈静的原因——未婚女店员流动性太大了,可能公司刚做完上岗培训,就闹着辞职走人。所以有家有孩子的员工,反倒更稳定。值班经理还耐心逗孙平玩,笑呵呵地对谈静说:“你这么点年纪,孩子就这么大了,真是好福气啊。”

    谈静笑了笑,她本来就不爱说话,尤其在值班经理面前。倒是孙平很少到餐厅吃饭,忍不住瞪着一对乌黑的眼睛四处张望。但他一向很乖顺,听大家说话,也不插嘴问东问西,只是老老实实地吃饭。王雨玲说:“哎,每次看到平平,我就想嫁人,好生这么一个乖宝宝,太可人疼了。”

    值班经理笑着说:“也只有谈静这么斯文,才生得出来这样的乖宝宝,你要嫁了人,也只会生个调皮鬼。”

    王雨玲背着值班经理做了个鬼脸。值班经理平常不怎么喜欢王雨玲,王雨玲原本就是个刺头儿似的。不过这次因为那个无理取闹的客人,值班经理跟王雨玲倒是生了一种同仇敌忾的心。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就一人拿一张白纸写那封解释信。

    王雨玲的作文不怎么好,只能勉强达到句子通顺,值班经理写得倒还挺不错,条理清楚。值班经理看王雨玲写了半天才写了几句话,于是把她那张纸拿过去,说:“我替你写得了。”

    一会儿值班经理就帮王雨玲写完了,然后一起交给谈静翻译。谈静看了看两个人写的信,都是平铺直叙从顾客拿蛋糕讲起,于是大着胆子建议,说:“公司的经理们听说有很多都是从国外回来的,他们不了解国内的情况。而且他们理解的角度跟我们不太一样。既然让我们写英文的解释信,那么肯定是给一个更熟悉英文的人看的。从前员工培训的时候,培训老师就说,不管什么原因,跟顾客吵架就是不对的。作为店员,我们跟顾客吵架,管理人员就会觉得我们做错了。所以要不我们把那个客人诬陷王雨玲推她这段放在最前面,表明我们不是跟她吵架,我们是和她据理力争。”

    值班经理说:“对!对!就这么办!”

    谈静把两封信的内容稍微修改了一下,然后埋头翻译。谈静虽然下苦功学过英语,可是毕竟丢了这么多年,很多单词一时都想不出来,即使想到了,也拿不准对错。最后终于翻译出个大概内容。三个人又找了个网吧,谈静就用在线词典一个个核对修改,最后弄到半夜,才把这两封解释信翻译完了。这两封信虽然很简单,但谈静好长时间没有做过类似的翻译,不放心又检查了三四遍,才对值班经理和王雨玲说:“应该差不多吧。”

    依着值班经理的想法,就想第二天找个打字复印的小店,把这两封信打印出来寄到总公司去。谈静说:“寄过去虽然是市内,但在邮局里转一圈,得好几天呢,不如直接发个邮件得了。”

    值班经理虽然经常上网聊天,可是从来没有发过邮件,谈静就仍旧一手代办了。她好几年不曾用过电脑,打开免费的邮箱网页,几乎是不假思索输入一个用户名,刚刚输到一半,就怔怔地呆住了。王雨玲看她发呆,就问:“怎么啦?”

    “没事。”她飞快地将那行用户名删掉,重新进首页随便注册了一个邮箱,然后把电邮发往负责他们店的区域督导的邮箱。

    因为这件事办得格外顺当,值班经理也十分感激,对谈静说:“谢谢啦!真没想到咱们店还有你这样的人才。”

    谈静笑了笑,说:“应该的啊,再说今天的事明明是那个客人不对。值班经理你也是为了我们说话,才要写这封信。”

    他们从网吧出来,时间已经很晚了。孙平早就睡着了,谈静翻译信件的时候,王雨玲就替她抱着平平。这时候地铁也已经停了,王雨玲住得近,就跟谈静说:“要不你跟平平去我那里凑合一晚得了,明天还要上上午班。”

    谈静一个人抱着孩子,又累又困。心想自己回家去,若是孙志军上夜班还好,若是他在家,不定又要吵架,她今天实在是觉得累了,不想抱着孩子再转好几趟公交,于是就答应了。

    王雨玲跟老乡合租,屋子里乱糟糟的,谈静看不过去,就随手收拾了一下。王雨玲说:“你这个人,就是太贤惠了。”

    谈静笑了笑,将大堆的衣服挂到简易的衣柜里去,问她:“你跟梁元安,打算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啊?”王雨玲倒是一下子连耳朵都红了,“我跟梁元安有什么关系?”

    “你不挺喜欢他吗?”

    王雨玲立刻从床上爬起来:“谁说我喜欢他了!”

    谈静只是微笑不语,王雨玲瞪了她一会儿,倒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谈静,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谈静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梁元安人不错,心地挺好的,就是太大手大脚了一点儿。”

    “就是啊,他是高级裱花师,每个月工资比我们高多了,可是就存不下钱。好容易去年攒了点钱,一股脑儿寄回老家,给他妹妹办嫁妆去了。谁要是嫁了他,还不跟着他喝西北风啊。”王雨玲似乎挺烦恼的,“再说,他那个人没事还喜欢喝点酒,谈静,我真的有点怕了。”

    谈静当然知道她在怕什么,怕梁元安跟孙志军一样。想想自己过的日子,她嘴角微抿,倒是再也不愿意说什么。王雨玲看她连眉头都皱起来,连忙好声好气地安慰她:“谈静你别生气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唉……我就是不会说话,这张嘴太笨了,老惹人生气。”

    谈静勉强笑了笑:“我没生气。你考虑的也挺对的,结婚是件非常郑重的事情,考虑得多,以后的烦恼就会少。”

    “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嫁给孙志军。”王雨玲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老实讲,他真是配不上你。”

    谈静笑了笑,说:“什么配得上配不上,我自己命不好罢了。”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床上的平平醒了,揉着眼睛叫“妈妈”。谈静连忙过去拍了拍他的背,他却抓了抓肚皮,揉着眼睛,说:“没洗澡……睡不着。”

    刚才在网吧里太闷,母子两个都出了一身汗,陈婆婆将孙平照顾得很好,夏天的时候每天都给他洗澡。这孩子习惯了清清爽爽地睡觉,明明睡着了,这个时候还是醒了。

    王雨玲连忙找了条新毛巾给谈静:“洗澡去吧,这房子有热水器,洗澡可舒服了。”

    热水器洗澡确实舒服,孙平站在花洒下,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咕哝说:“妈妈,我们也买个热水器吧。”孩子很少开口向她要什么东西,因为太懂事了。知道自己的病花了不少钱,她的工资永远不够用。谈静心酸地想,真应该买个热水器,每次给孙平洗澡,她都是用煤气灶烧水,尤其是冬天,一烧一大盆。每次洗完澡,母子两个又是一身汗,而且水也省不了。可是她也去商场里看过,有牌子的热水器都得一千多块,太差的热水器,又不敢买,怕用着出事故。

    洗完澡她把孩子抱回床上,王雨玲说:“你们娘儿俩睡这儿,我去隔壁跟老乡挤一挤。”

    谈静还要推辞,王雨玲已经拿了衣服洗澡去了。

    谈静躺在床上的时候,暂时把热水器放到脑后,今天她已经非常累了,尤其在网吧翻译那两封解释信。网吧里人又多,又闷,还有不少人在抽烟,空气实在是污浊。她一个字一个字地核对单词,修改语法,改了又改,像在完成一份困难的作业。

    以前总是聂宇晟替她改英文作文的,他学什么都比她快,比她好。她已经是出了名的好学生,可是对于他,真是望尘莫及。而且他的成绩,通常并不来自于勤奋。

    “那是因为我聪明。”他总是用指头轻轻戳戳她的脑门,“笨丫头。”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自己打开邮箱的首页,还记得那个用户名。或许她真是笨,所以才对过去的一切念念不忘。

    她实在是太困了,有一种身心俱疲的虚弱,平平急促的短暂的呼吸声,就在她的耳畔,跟常人的呼吸不同,孩子经常喘不过气来。每次去医院,医生都对她说,必须得做手术了,可是她上哪里去弄那一笔天文数字的手术费。

    她一定得想出办法来,半梦半醒之间,她模模糊糊地想,她也一定会想出办法来。

    “聂医生。”

    聂宇晟回过头来,见是同事,淡淡地打个招呼:“李医生。”

    “今天你跟方主任争得脸红脖子粗,真是令人大开眼界。”李医生笑嘻嘻地说,“先是用中文吵,吵到一半换英文,最后又换德文,两个人引经据典,把霍普金斯最新的几篇论文都拿出来理论,连基因学都捎带上了,吵架吵得这么有水平,真是太难得了。”

    聂宇晟低着头说:“主任是留德的,德语说的比我好。”

    “这不是德语好不好的问题,敢跟方主任据理力争,你真是头一份!”李医生忍不住伸出手指摇了一摇,说,“全院上下,连院长都不敢说的话,你全都说了。你厉害,我服了。”

    “方主任反对引进这个项目,是因为风险太大。可是对新生儿而言,即使是传统的心脏手术,仍旧有很高风险。”聂宇晟叹了口气,“但是人类医学的进步,无不是以风险和失败为代价,我们只是给病人一个更多的选择。”

    “但是那家医疗公司给予高额的补贴,或许有生活困难的病人,就会不得不选择这种手术方式。”方主任的话似乎又一字一句清楚地响起,“聂宇晟,我知道你不以为然。病人选择这个手术,肯定是因为他们没钱做常规的心脏手术。医者父母心,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是病人的家长,你被迫选择一种高风险不成熟的手术方案,你会承受什么样的心理压力和愧疚?”

    “可是如果他们没钱做常规手术,仍旧是拖延病情甚至不治。”他冷静理智地反驳,“我们给病人机会,总比不给病人机会要好。”

    “你给的是机会吗?你给的是一个荒谬的选择。把病人当成练习不成熟方案的靶子,你是医生,你有没有想过,你每一刀下去都是人命?”方主任最后气得连脸都红了,直接指着会议室的大门,“聂宇晟你给我滚出去!”

    他怔了一下,旋即很平静地从会议室走出来。没过半天时间,这场争执就整个科室都知道了。大家倒也没觉得谁对谁错,在临床的时候太久,有时候看到病人甚至都麻木了,尤其他们心胸外科,生离死别,几乎每天都在病房里头上演。聂宇晟刚到医院的时候,通宵抢救一个病人,结果没救过来。病人家属在手术室外号啕大哭,他冲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眼泪纷纷地往下掉。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逝去,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有那种强烈的震撼与惊恸的。可是又怎么样呢?最后连他都已经习惯了。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救治病人,他会在手术台边聚精会神一站数个小时,但如果最后的结果是不幸的,那么就承认这是命运的安排吧。

    李医生很能体谅他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说:“我知道,你是为了十四床那个病人。”

    那是个很可爱的小宝宝,才六个月大,因为特别复杂的先天性心脏病,辗转送到了他们医院。为了给孩子治病,年轻的父母已经把乡下的房子卖掉,又借遍了亲朋好友,可是仍旧凑不齐手术费。昨天的时候终于要求出院,年轻的父亲握着他的手,嘴角直哆嗦:“聂医生,谢谢你,娃儿没这福气,就当她白来这世上一遭。我们实在没办法了,不治了,回去再生一个。”

    他看着年轻的母亲躬着身子抱着孩子,一路哭,一路去办出院手续。

    医院里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不胜枚举,他仍旧觉得心酸。这种时候,即使是一线希望,也总比绝望要好吧?所以当国外那家医疗公司提出补贴计划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建议方主任接受。结果在开会的时候,两个人就这件事争执起来。

    方主任的话其实有道理,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世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资本主义的跨国医疗器材公司。所有补贴的目的,自然是全力推广新型的人造心血管和人工起搏器以及心脏支架等等器材。

    他只是有一点郁闷,也有一点不甘心。不由得叹了口气。

    李医生听见他叹气,说:“你别烦恼了,主任也是为你好。换作是别人,他才懒得骂呢。”

    他也知道,方主任对他其实一直挺偏爱的,但凡大型会诊都带着他,疑难手术也带着他,虽然他做对了从来不被表扬,做错了一定会挨骂,可是在临床这种经验其实是最难得的。方主任本来就是博导,手底下带着好几个博士,他虽然不是方主任的弟子,却是全科室所有医生尤其年轻医生中,最被重视的一个,而且方主任对他,从来就是无私地倾囊相授。

    晚上下班的时候,他去停车场,正好遇见方主任。医院给各大科室的主任都配了有车,尤其像方主任这样德高望重的权威,不仅配了车,还配有司机。聂宇晟看司机打开车前盖,埋头在鼓捣什么,估计是车坏了。虽然已经是黄昏,可是医院的停车场是露天的水泥地,一阵阵热浪蒸腾,西斜的太阳照在门诊大楼的玻璃幕上再反射回来,更晒得人难受。

    聂宇晟连忙走过去,问司机:“怎么啦?”

    “又坏了。”司机无可奈何地说,“好像是电瓶没电了。”

    “要不,主任就坐我的车吧。”聂宇晟说,“太热了。”

    方主任看了他一眼,似乎未置可否。聂宇晟说:“正好我还有两个问题,想请教您,是关于三十五床的病人。”方主任虽然气还没消,可是他从来不当着行政人员或者病人的面给聂宇晟难堪。这大约也是一种护短。有时候当着一屋子医生的面把聂宇晟骂得狗血淋头,可是只要有护士或其他行政人员进来,他就立刻收声。

    所以方主任带的几个博士生总开玩笑说聂宇晟其实才像是方主任的关门弟子,因为他挨骂最多。方主任曾经对自己的学生说过:“骂你们是为了你们好,当着专业人士骂你们,更是为了你们好。有外人在,就不说了,外行人不懂行,你们当医生的,在病人面前应该有自己的威严。”

    现在当着司机的面,方主任当然不会驳他的面子。

    聂宇晟开的是一部别克,在年轻医生里头,不算好也不算坏。方主任最开始挺不待见他,说年纪轻轻刚参加工作就买车,是公子哥脾气。后来时间久了,才知道聂宇晟根本不用家里的钱,他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就开始炒股票做期货,而且收益还不错。

    聂宇晟把冷气开到最大,方主任这才跟他说了一句话:“我家的地址你知道吗?”

    “知道。”聂宇晟过年的时候还被方主任叫到家里去吃饭,因为排值班的时候,聂宇晟主动要求值大年三十的夜班。方主任虽然嘴上不说,点滴事情却都看在眼里,第二天就叫他去自己家吃饭。方主任以身作则,每次值班都是排大年初一。方主任的太太在市图书馆工作,知书达理又非常贤惠,老早就在家听方主任夸过聂宇晟无数次,所以也把他当成自己子侄一样,烧了一桌子菜款待他。方主任很少在自己家招待同事,所以科室的同事们都老讲笑话,说方主任真心疼聂宇晟,可惜主任没有女儿,不然一定会把女儿嫁给聂宇晟的。

    聂宇晟一边开车,一边向方主任请教三十五床的病人的治疗方案,有两处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方主任在专业上一直非常严谨,很仔细地讲给他听。说到最后,方主任才说:“下午骂你,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

    “国外的那些公司,哪有那么好心,拿出那么多钱来贴补病人,还不是想我们用他们的器材。”

    “我明白。”

    “你年纪轻,如果这个项目你力主赞成,将来出了任何问题,责任都是你的。医院里头人事关系复杂,我是不想你犯错误。”

    这次聂宇晟停顿了片刻,才说:“谢谢主任。”

    “我在医院几十年了,教过无数学生,带出来一堆徒弟。如今年纪大了,胆子却越来越小了。”方主任有点唏嘘,“我也知道,有时候,明明是想救人,可是反倒会害了人。”

    聂宇晟有点不安,他很少看到方主任的这一面,在科室里,尤其在专业问题上,他总是强悍甚至霸道的。年轻的医生都怕他,连院长都让着他三分。

    等红灯的时候,方主任说:“这样,你把那个公司的项目,做个风险评估。到时候,我交给业务副院长看看。”

    聂宇晟非常意外,回过头来:“主任……”

    “其实你的话也有道理。”方主任似乎有一丝疲惫,“医者父母心,身为父母,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肯定会去尝试。我们给病人机会,总比不给病人机会要好。”

    下车的时候,方主任说:“我两个儿子,都不肯学医。所以……”他拍了拍聂宇晟的肩膀,却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方主任同意考虑引进这个项目,聂宇晟却总觉得高兴不起来。对他而言,这个项目只是一个备选的方案。国内医疗保障并不完善,虽然国外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论在哪里,永远都有人看不起病,何况涉及到他们心胸外科的,一般都是复杂的大手术。那些医药费,足以拖垮一个不富裕的家庭。

    成熟的手术方案永远是首选,而像这种新式的器材,在临床案例不多的情况下,自然是越少用越好。他埋头几天翻译资料,整理齐全了才交给方主任。资料交上去了,却又似乎有点后悔,只是欲语又止。

    方主任倒似乎很了解他,说:“放心吧,医院真要决定引进,肯定有整个专家组论证,不会轻率决定的。”

    聂宇晟从主任的办公室出来,想了想去病房转一圈,这也是他的工作习惯。如果是上白班,除了早上查房之外,每天差不多固定的时候,他会去病房看看。早上查房的时候人多嘴杂,有些细节不见得能留意到。等大查房结束后再抽时间去病房,可以更仔细地跟病人交流。

    今天他到病房的时间比较早,正好撞上探视时间。所以各个病房里头都比平时热闹,差不多都有访客。聂宇晟走到七号病房门口,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回头一看,原来是舒琴。

    她手里捧着一束花,笑吟吟地看着他。

    聂宇晟以为她是来探视病人的,于是说:“你那位同事转到十六号病房去了,那里条件更好一点儿。”

    因为刚开始为了住院,他曾经跟方主任撒谎说那病人是自己的亲戚,没想到方主任还真的特别关照,不仅打招呼让提前入院,而且等双人病房一空出来,立刻让人把那病人给转进去了。舒琴说:“我知道,我去看过他了。”把手里的花递给他,“送你的,白衣天使。”

    聂宇晟怔了一下,才接过去:“谢谢。”

    “谢谢你才是真的,听说你亲自主刀,手术结果让人非常满意。”

    “心脏搭桥只是小手术,也没什么。”

    舒琴笑出声来:“好了,聂大医生,知道你技术精湛,心脏搭桥对你而言都只是个小手术。可是我是受人之托,我们副总的家人,还有我们董事长,一定要请你吃饭。”

    “不用了。”聂宇晟说,“我完成我的工作而已,而且我们医院有规定,不准接受病人宴请。”

    “他们之前还打算送你红包,被我给阻止了,我说千万别给,不然他会扔出来的。”舒琴扮个鬼脸,“我真是了解你,对吧?”

    聂宇晟不由得淡淡地笑了笑,正巧有护士经过,看到他手捧鲜花站在那里正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说话,而且破天荒地看到聂医生的嘴角竟然有一抹浅浅的笑意,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小护士几乎被吓了一跳,目不转睛,打量完他又打量舒琴。聂宇晟觉察他们俩站在走廊里很引人注目,于是说:“我还在上班呢,没别的事,我就去病房了。”

    “我也算病人家属吧?我了解了解我们副总的病情不行啊?”

    “他术后恢复得很好,明后天就可以出院了。”

    “无论如何,这个饭局你一定要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当救我吧。”舒琴双掌合十,“拜托!拜托!”

    “我已经救了你们副总,不用再救你了,你也没有心脏病。”聂宇晟丝毫不为之所动,“谢谢你的花,也替我谢谢你们副总的盛情,吃饭就免了。”

    舒琴知道他不爱应酬,所以今天来也只是勉力一试,听见他说不去,亦是意料之中。她笑了笑,也不再多说。

    聂宇晟拿着这束花,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走回办公室去,放在桌子上。坐在他对面的就是李医生,看他拿着花进来,打趣他:“哟,暗恋者送的?”

    全医院的小护士几乎都暗恋聂宇晟,以前还有人专门在食堂守候,就为了看聂宇晟一眼。聂宇晟每次在外头吃饭都是敷衍,医院食堂的大锅菜,当然更难对他的胃口。所以每次去食堂吃饭,都是匆匆忙忙拨拉完。那些小护士常常在食堂里头等一个小时,聂宇晟就出现十分钟,已经吃完走人了。

    “不是,朋友送的。”聂宇晟把住院记录找出来,虽然现在已经电脑建档了,可是医院仍旧要求医生亲笔手写一份。每天写住院记录也是个体力活,尤其聂宇晟管的病人多,经常一写就是几个小时。

    刚写了几行字,电话就响起来,他一看是舒琴,以为她忘了问自己什么事,于是就接了。

    谁知道她只是问:“没把我的花丢在垃圾桶吧?”

    “当然没有,好好供在桌子上呢。”

    “谅你也不会把我送的花丢垃圾桶,毕竟咱们是患难之交。”舒琴朗声笑着,“副总请你吃饭你不去,我请你吃饭你肯吗?”

    “为什么?难道你又要相亲?”

    “倒不是相亲,这次为了搞定住院的事,全公司上下都传说,我的男朋友在医院当医生,所以公司周年庆,一定要我携男友参加。”

    “我欠你的人情好像已经还清了。”

    “是,是。我不敢劳动大驾陪我去周年庆,可是一般周年庆吃完饭之后还要去唱K,我就想请你在我吃完饭之后,开车去接一下我。你知道我五音不全,就让我免于出丑,吃完饭有个理由走人好不好?”

    “我也许那天上夜班。”

    “聂医生,求你了!看在在美国的时候,我天天烧土豆牛肉给你吃的分上,搭救兄弟一把!”

    “好吧,如果那天不上夜班,我可以去接你。”

    “谢谢谢谢,聂医生你真是白衣天使!”

    舒琴一边开车一边讲电话,听到聂宇晟答应,不由得松了口气。挂断电话取下蓝牙,开车直奔公司。刚刚走进电梯,忽然看到一个人,不由得笑容微敛,却点头打了个招呼:“盛经理。”

    盛方庭也点点头:“舒经理,你好。”

    盛方庭是空降到公司的,年纪不大,资历尚浅,但他所主管的企划部却是很重要的部门。他跟公司里的两派人马似乎都不太合得来,素来独来独往。正因为如此,两派反倒似乎都挺忌惮他,怕把他推到另一方的阵营里去了。

    进办公室之后舒琴坐下来喝了杯水,助理抱着一堆资料进来给她,问:“您和盛经理一起上来?”

    “电梯里头遇上了。”舒琴头也没抬,“对了,盛方庭点名要求一个门店的值班经理调到总公司来当他的助理,我让你去打听打听是什么来头,打听清楚没有?”

    “打听清楚了。”助理笑着说,“说起来可笑,据说是盛方庭去巡店,正好遇见这个值班经理跟顾客有争执,盛方庭就让他写了封解释信,结果那封信写得声情并茂,有理有据。最最重要的是,这是Theletterofexplanation,你知道下面那些值班经理的英文水平,恨不得二十六个字母都认不全。没想到这位值班经理竟然文理通顺,一个单词都没有拼错。据说当时区域督导都惊讶了,立刻把信转给盛方庭。盛方庭看完之后,就向我们要求,调用这个值班经理去当他的助理。”

    盛方庭有海外留学的背景,所以一贯作风很洋派,上一个助理就是因为英文不好被他打发的。舒琴耸了耸肩,说道:“这封信能让盛方庭点名要人,那么把这封信找来给我看看。”

    “好的。”助理乖巧地说,“回头我就发到您邮箱。”

    “原文就是电邮?”

    “是的,是电邮。”

    “是直接发给区域督导,并没有CC盛方庭?”

    助理点点头。

    舒琴说:“这个人还真是……先把邮件给我看吧。”

    助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马上就把邮件抄送给舒琴,舒琴一目十行地看过,觉得这封信确实写得不错,逻辑上滴水不漏,情感上不卑不亢,作为一个值班经理而言,难能可贵,甚至比有些店长还要强。怪不得盛方庭一眼相中。

    既然盛方庭执意要这么一个人,那么就让他称心如意吧。舒琴想,这都是小事,反倒可以让盛方庭觉得,欠自己一个人情。

    谈静是在上班的时候接到派出所电话的,本来店里的电话工作时间不借给私人用,但接电话的店员听对方说是派出所,要找谈静,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连忙叫谈静去接。

    谈静也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多想,已经听见电话那头问:“你是孙志军的妻子?”

    “是的。”谈静有点慌神,“孙志军出事了吗?他怎么了?”

    “他好得很,你来一趟派出所办手续吧!”

    谈静更觉得心慌意乱,可是电话那头没容她多问,三下五除二告诉她姓名地址,就把电话给挂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